相关快讯
更多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2 日,Coinbase Wallet 发文表示,由于 Apple 阻止了其新版本的发布,导致目前用户无法使用 Coinbase Wallet iOS 发送 NFT。被 Apple 阻止的原因是,Apple 要求 Coinbase Wallet iOS 必须通过其应用内购买系统来支付发送 NFT 所需的 Gas 费,以收取 30% 的费用,但目前 Apple 专有的应用内购买系统并不支持加密应用,因此该问题无法解决。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2 日,Avalanche 上的 AMM Trader Joe 发布推文称将会把 Liquidity Book AMM 和 Joe V1 部署在 Arbitrum One 网络上,以带来零滑点交易和去中心化的流动性供应。目前,Trader Joe 正与 Offchain Labs 团队密切合作,以在未来几天内启动 Arbitrum 测试网。预计主网将在 1 月初部署到 Arbitrum One 网络上。
8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1 日,DeFi 风险管理器 Gauntlet 的协议项目经理 Paul J. Lei 在 Compound 社区提交提案,提议将 Compound III(Comet)市场上 WETH 的供应上限提高 100%。 Compound III 在 Comet USDC 第三版市场推出时,供应上限为 7.5 万 WETH(9700 万美元)。来自 Comet 仪表板的数据显示供应距离达到上限仅 14 WETH(18000 美元)。如果 Lei 的提议获得通过,上限将增加到 15 万枚 WETH(1.94 亿美元)。
8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1 日,比特币矿企 Bitfarms 报告显示,公司 11 月份共挖出 453 枚比特币,同比增加了 34%,环比下降了 7%。11 月的哈希率增加了 5%,达到 4.4 EH/s。11 月份月平均每天挖 15.1 枚 BTC,低于 2022 年 10 月的平均每天挖 15.7 个 BTC,Bitfarms 表示 11 月的产量降低主要受到网络难度增加和月份较短的影响。
《黑客帝国》NFT获利500万美元,为什么电影公司都要来发NFT?
为何NFT如此受到电影公司亲睐?即使很多NFT的销售情况并不理想,但是大部分项目方仍然不想错过这趟列车

撰文:0x21,律动 BlockBeats


电影《黑客帝国》所构建的世界,总会被人们拿来与近期火热元宇宙的概念做比对,影片所描述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两极化差异,也成为了人们对未来元宇宙发展的担忧。12 月 1 日,为了即将上映的《黑客帝国 4:重生》做前期宣传,制作方华纳兄弟与 NFT 平台 Nifty's 合作推出了《黑客帝国》系列的 NFT 头像盲盒。



该系列 NFT 由 10 万个不同特征的全身 3D 人物形象组成,以 50 美元的售价发行。发售当天采取网站排队,先到先得的方式。该系列一经上架,网站排队人数曾一度达到 30 万人以上。



尽管,《黑客帝国》此次发售的 NFT 头像的制作水平确实差强人意,但是凭借着超强 IP 的再次回归,仍然带来了 500 万美元的收益。而作为 NFT 的制作方华纳兄弟几乎是「零成本」,获得收益的同时也达到了为电影宣传的目的。


《黑客帝国》当前不是首个将衍生 IP 带入到 NFT 领域的电影。此前,电影《沙丘》在上映之际,传奇影业公司也对外公开拍卖了电影《沙丘》的概念 NFT,电影《罪恶之城》在 OpenSea 发行了电影原版的数字故事板,漫威与合作平台 VeVe 发售了漫画 NFT,还有国产动画《灵笼》、电影《教父》等等。


为何 NFT 如此受到电影公司亲睐?即使很多电影衍生的销售情况并不理想,但是大部分项目方仍然不想错过这趟列车。


流媒体平台对线下衍生品的冲击


根据 licenseglobal 的统计,在北美电影市场,主流系列电影的衍生品和衍生品授权的销售额,占据约电影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左右,《星球大战》系列的衍生品更是占比影片总收入的百分之七十之多。并且大多数以线下销售渠道为主。


但是随着 2020 年新冠疫情对电影院线的冲击,北美的大部分影视机构将主战场转移至流媒体,其中包括华特迪士尼旗下的 Disney+,华纳兄弟旗下的 HBOMax 等等,流媒体平台的优缺点暂不讨论,但是对于对于衍生品的收入却影响巨大。


下图分别为 2019 年和 2020 年,全球范围内前 10 名电影公司的衍生品售卖情况。(数据来源于 licenseglobal)




从数据上看,受全球疫情影响,掌握着全球最大衍生品市场的华特迪士尼, 相较上一年收入减少了 7 亿美元。其他各大公司也均有不同程度的缩水。因此伴随着流媒体平台的诞生,数字化的衍生品的道路或将成为各大影视公司所瞄准的新方向。


2021 年 NFT 市场的火爆,为数字衍生品的开发带了契机,因此各大影视公司也开始了试水阶段。NFT 自带的话题性和传播性,仿佛是在为影视行业量身定制。


天生优势


与加密原生的 NFT 项目不同,几乎所有的影视公司所发行的 NFT 不会成为其主要业务。而是借着 NFT 的概念,对即将上映的影片进行宣传。或是对经典 IP 增加变现渠道,与此同时能够增加一小部分电影衍生品的收入。但无论是哪种形式,影视公司在对 NFT 市场探索的初期都拥有巨大的优势。


首先,当下主流的 NFT 除去加密原生的形式,如质押挖矿,或是发放 Token 以外,基本上以出色的设计或是迷因文化为主。作为专业的影视公司,对于影像艺术的生产和硬件或软件的资源,自然比大多数 NFT 的项目方更为专业。正如很多非专业加密艺术家的自嘲:「专业的来了,就没我们什么事儿了」


其次,影视或动漫在制作结束后,往往会有大量的素材弃用剩余,一些功能性的媒体资产例如:故事板、3D 模型、场景道具等等,这些资产大部分情况只会储存下来,以备续集的制作作为参考,并没有直接的经济价值。但是 NFT 的出现,给这些有价值的资产找到了新的输出渠道。例如,在电影《罪恶之城》上映 30 周年的纪念日,导演 Frank Miller 将电影原本的故事板进行加工,并登陆 OpenSea 销售;王家卫的《花样年华-一刹那》NFT 作为 1999 年影片开机当天的拍摄片段,在苏富比秋季拍卖会以 428 万港元成交等等。媒体资产的再利用,成为了目前电影公司发售 NFT 的主要原因。



最后,就当前 NFT 市场而言,社区的形成是主要的驱动力。而影视衍生的 NFT 则得益于已有的影迷粉丝群体,不需要因为 NFT 的转移而有明显的社区成员波动,这样更有利于发展一个良性健康的社区氛围。另一方面社交媒体宣传与运营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大部分的 NFT 项目仍以社交媒体为宣传的主战场。娱乐明星、体育明星对 NFT 市场的效应丝毫不弱于对传统行业的影响。恰巧,这些都是好莱坞所擅长的。


困局与未来


从当下来看,好莱坞的「巨头们」纷纷开始 试水 NFT 市场,并在初期斩获了不错的成绩。但是置于偌大的衍生品市场来讲,NFT 的销售额仍然是冰山一角。并且能激起水花的的无一不是有着知名的 IP 和庞大的粉丝基础。另外相比于加密原生的 NFT 项目,电影衍生品 NFT 缺少了加密世界的「玩法」,其更注重的是纪念和收藏价值,从而缺少投资价值,这就造就了影视作品的 NFT 仍然不能突破当前实体衍生品市场的禁锢,价值往往掌握在有知名度 IP 的手中。


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热,或许为电影衍生的 NFT 带来新的风向。无论是 VR、AR 应用,还是动作捕捉让人们置身于虚拟世界的数字化身,影视技术永远是科技发展最好的实验对象。企业级硬件与软件的应用,让电影行业和游戏行业成为最接近「元宇宙」的行业。而电影本身所具有的故事性和传播性,又能够支撑其在元宇宙中建设一个又一个的「主题乐园」,影片中的场景、人物、道具均能通过 NFT 形式呈现。就像 Matthew Ball 在元宇宙系列文章中提到的一样,「未来当你去迪斯尼乐园,你也许能够看到你的朋友在家中操纵虚拟角色(甚至机器人)和你一起游玩,你们将在乐园中一起击败奥创,一起收集无限宝石。」


那时,或许才是电影衍生的 NFT 对于传统衍生品行业的真正突破。


欢迎加入律动 BlockBeats 官方社群


Telegram 订阅群:https://t.me/theblockbeats

Telegram 交流群:https://t.me/theblockbeatsApp

Discord:https://discord.gg/Q8wuCmzKNk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NFT
栏目
以太坊上的「二次元」,独一无二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