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8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9 月 29 日,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余伟文表示,金管局将与银行和科技公司启动一系列试点计划,从第四季度开始测试数字港元(e-HKD)。这些试验旨在寻找 CBDC 在香港的最佳用途。 余伟文在接受采访时说:「香港的电子零售支付系统已经非常多样化,非常方便,非常便宜。如果我们想让公众采用 e-HKD,我们需要有一个合适的使用案例,能够显示出 CBDC 的优势或更方便,或更便宜。」
31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9 月 29 日,在相关立法倡议下,哈萨克斯坦马吉利斯 (议会下院) 制定了哈国首部关于数字法领域的行业法案。 该法案对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数字采矿进行了法律规范。议员指出,数字采矿的合法化以及对加密货币生产商缺乏进一步监管,直接导致了哈萨克斯坦境内能源消费行业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失控。议员强调,「灰色」数字矿企在不受监管的情况下对能源的使用,直接导致了国内电力资源的短缺,并严重的影响到了国家能源安全。 议员同时指出,合法的加密货币采矿业被认为是哈萨克斯坦的大型投资行业,能够提供稳定的税收并为国内 IT 产业的发展做出贡献。据议员介绍,根据现行立法,哈萨克斯坦禁止流通无担保数字资产,即加密货币。所有涉及加密货币的操作,包括初始项目框架内的采矿和加密交换操作,均仅在国际金融中心进行。
44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9 月 29 日,V 神在 Converge22 会议上与 Circle 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 交谈时表示,以太坊合并后面临的重大挑战是可拓展性,因为可拓展性是阻碍许多加密应用程序走向主流的核心问题。 Vitalik 希望通过提高可拓展性,使用户更倾向于直接与以太坊上的 DEX 交互,而非选择通过 Binance 等 CEX 来降低成本。他还补充表示:「提升可拓展性并利用好 Layer 2,以太坊生态系统容纳和处理交易的能力或将增长 100 到 1000 倍,这不容小觑。」
1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9 月 29 日,区块链基础设施服务商 Reddio 宣布上线由 StarkWare 扩容引擎 StarkEx 提供支持的 zkRollup API 主网。Reddio 表示,开发人员可以使用 Reddio 在 zkRollup 上构建应用内和游戏内 NFT 市场、扩展应用和游戏资产交易、使用 Javascript SDK 和 Unity SDK 以 0 Gas 费铸造 NFT 等,具有低 Gas 费用和即时确认等特点。 Reddio 旨在使开发人员能够使用简单的 Layer 2 zkRollups API 来构建具有低 gas 费用和高可扩展性的跨平台 Token 应用程序。
CryptoPunks这样的像素艺术为什么能依然流行?
25年前索尼和任天堂企图扼杀的像素艺术,如何重新回归到大众的视野


原文标题:《The Pixel Art Revolution Will Be Televised》
原文来源:Aidan Moher,作家,雨果奖获得者
原文编译:律动 0x21


NFT 市场经过一年的洗礼,几个起伏之下变得愈发成熟。细心的藏家不难发现,越来越多的专业的艺术家、创作团队开始参与其中,他们带来了「好莱坞级别」的 NFT 作品。例如,由来自 BMPC 的艺术家所创作的 Prime Ape Planet、NFT Bored Bunny,还有万众期待的 HAPE、C-01 等等。与此前被视作加密原生的像素艺术形成了剧烈的反差。


有人认为像素艺术来源于社区,像 CryptoPunks 、Worldwide Webb 、CyberKongz 代表代表的不仅是像素艺术的创作更是加密原创的精神。也有人认为像 3D 技术已经达到了肉眼难辨的程度了,像素风格的 NFT 更多的是因为元宇宙发展初期,在技术方面的妥协。3D 化的 NFT 是我们迎接技术发展的表现。


那么像素艺术究竟是因技术发展而受到的禁锢,还是人们对于「怀旧」情绪的延展?Aidan Moher 在《The Pixel Art Revolution Will Be Televised》一文中通过对于 Extremely OK Games 的像素艺术家的采访,深入探索了像素艺术能够发展至今的缘由。


律动 BlockBeats 将原文翻译如下:


由 PLAYING CHUCKLEFISH 所开发的《风来之国》,给我带来了一种回归故里的感觉,对我来说这种体验是前所未有的。在 2018 首次揭示之后,我立刻被这种塞尔达式的冒险元素,丰富多彩的叙事以及复杂多样的人物关系所吸引。但最重要的是,他由像素艺术所构建的华丽场景和高精度的环境让我赞叹不已。


2019 年游戏正式发行之后,我的哥哥这样形容《风来之国》:「它所创造的世界就像我们从小就在里面长大一样」。 《风来之国》 同时入驻了 Extremely OK Games 的游戏平台。此前《蔚蓝》和 Eric Barone's 的大型农场模拟器《星露谷》(同样也是出自 CHUCKLEFISH)也加入了这个平台。它们巧妙利用像素游戏中复古美学来迎合怀旧情绪。这让 Extremely OK Games 成为了一个专注于像素艺术的快速发展的游戏聚集地。虽然其中很多游戏看起来在任天堂和世嘉的游戏系统同样能够做到,事实上 Extremely OK Games 能够提供更加复杂的图形优化和游戏性。


但是在人们追求现实主义和超强 3D 引擎的当下,《风来之国》这样的奇怪的像素游戏是如何给人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呢?这些游戏的开发商认为像素艺术不仅仅是过时的产物,也不再是技术上的妥协和局限。而是一个蒸蒸日上的艺术形式,同时与电子游戏密不可分。25 年前索尼与任天堂试图扼杀他之后,像素艺术再一次复兴,主要归功于像《蔚蓝》和《风来之国》这样的独立开发的游戏的流行。像素艺术的流行不只是因为怀旧的魅力,同时它也成为了承接现代游戏的桥梁。


四个像素点的创意


「像素艺术与印象派画作有很多相似之处」来自加拿大 Extremely OK Games 的像素艺术家 Pedros Medeiros 这样说道。Pedros 也是游戏《蔚蓝》的视觉艺术家。他的作品以像素方块和印象派的画风而出名,他所创造的艺术作品往往比许多拥有天价预算和世界尖端科技的 3A 大作更有吸引力,也能够传递出更多的情感冲击。


就像莫奈的印象派绘画一样,像素艺术要求玩家用自己的经历填补空白,与创作者形成一种独特的个人关系。像素艺术本质上受到画布的限制。不像其他类型的视觉艺术创造的画笔,水彩铅笔,或 3d 多边形,像素艺术创造一个颜色块 (像素) 的时间。通常像素艺术的画布是低分辨率的。《蔚蓝》的主角,Madeline,甚至没有真正在游戏中的脸。「它只有四个像素」Medeiros 说。「但是玩家看到的是一张脸,对吧?他们看到的脸和我看到的不一样。」


我成长于上世纪 90 年代,当时任天堂对其马里奥和塞尔达系列进行 3D 改编,令人大开眼界。而索尼则在其全新的 PlayStation 上积极压制 2 d 像素艺术游戏。尽管像《恶魔城 X: 夜之交响曲》和《幻想水浒 2》这样的例外,像素艺术与玩家之间的联系都被那些追逐新技术的企业所扼杀。


拥有数十年经验的像素艺术家 Christina-Antoinette Neofotistou 表示:「过去十年独立游戏的繁荣让像素艺术开始崛起。许多预算较少的小团队也可以开发出相当于 90 年代的『3A』大作。」


Neofotistou 是一个插画家,动画师和游戏开发者。他因参与制作动画电影《像素大战》而出名。此前他也曾经参与过华纳兄弟出品的《空中大灌篮:新传奇》的同名游戏,游戏的画面由色彩艳丽的像素构成,游戏风格让人想到 GBA 的经典游戏《街头快打》


「像素艺术本质上是解决几何问题」Neofotistou 说。像素就像马赛克的瓷砖,互相交叉重叠,勾勒一个理想的形状,把自己的意愿融入其中。艺术家用最简单的方式来推敲一个难题。而最终的结果往往会令人赞叹「他们是怎么用这么少的像素完成这项艺术品的」


Neofotistou 的众多灵感源于 Susan Kare,Susan Kare 是苹果的第一台电脑麦金塔电脑的图标设计师。也是先驱的像素艺术家。她曾经创作过很多经典的游戏作品例如《猴岛的秘密》《沙之器》和《波斯王子》等等。她自己则深受前拉斐尔画派和黄金时代的插画师 Beatrix Potter 的影响。在她看来,这种源源不断的灵感正能表明艺术能够跨越时间和媒介。


Medeiros 和 Neofotistou 都认为像素艺术不是一种风格,而是一种艺术媒介,并由艺术家将自己的风格融入其中。通过比较《蔚蓝》和《风来之国》的游戏画面不难看出,两者都是像素艺术,但是他们的色调,纹理和视觉冲击都是由创作者独特定义的。「作为一种媒介,像素艺术的使用,就像油画颜料让位于水彩颜料一样,随着流行趋势而起伏。」Neofotistou 说。怀旧是 80 年代和 90 年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再拥有了可支配收入后形成的市场需求。像素艺术的价格普遍偏低,同时又陪伴这些用户成长,所以艺术家和粉丝自然期望它能够再次回到主流。


「我觉得有些游戏几乎是把怀旧当作一种支柱」Medeiros 说,他解释说他相信像素艺术可以脱离怀旧,创造新的体验。像 Medeiros 和 Neofotistou 这样的艺术家在她们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创造了新的改变。这些改变正在打破游戏玩家对现代像素艺术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