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5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2 日,Coinbase Wallet 发文表示,由于 Apple 阻止了其新版本的发布,导致目前用户无法使用 Coinbase Wallet iOS 发送 NFT。被 Apple 阻止的原因是,Apple 要求 Coinbase Wallet iOS 必须通过其应用内购买系统来支付发送 NFT 所需的 Gas 费,以收取 30% 的费用,但目前 Apple 专有的应用内购买系统并不支持加密应用,因此该问题无法解决。
5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2 日,Avalanche 上的 AMM Trader Joe 发布推文称将会把 Liquidity Book AMM 和 Joe V1 部署在 Arbitrum One 网络上,以带来零滑点交易和去中心化的流动性供应。目前,Trader Joe 正与 Offchain Labs 团队密切合作,以在未来几天内启动 Arbitrum 测试网。预计主网将在 1 月初部署到 Arbitrum One 网络上。
6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1 日,DeFi 风险管理器 Gauntlet 的协议项目经理 Paul J. Lei 在 Compound 社区提交提案,提议将 Compound III(Comet)市场上 WETH 的供应上限提高 100%。 Compound III 在 Comet USDC 第三版市场推出时,供应上限为 7.5 万 WETH(9700 万美元)。来自 Comet 仪表板的数据显示供应距离达到上限仅 14 WETH(18000 美元)。如果 Lei 的提议获得通过,上限将增加到 15 万枚 WETH(1.94 亿美元)。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1 日,比特币矿企 Bitfarms 报告显示,公司 11 月份共挖出 453 枚比特币,同比增加了 34%,环比下降了 7%。11 月的哈希率增加了 5%,达到 4.4 EH/s。11 月份月平均每天挖 15.1 枚 BTC,低于 2022 年 10 月的平均每天挖 15.7 个 BTC,Bitfarms 表示 11 月的产量降低主要受到网络难度增加和月份较短的影响。
3000万月活加密最大应用,MetaMask发币迈进Web3
是否会创造史上最大规模空投?

MetaMask 发币的传闻,在市场上流传了数个月之后终于落地了。


昨日,ConsenSys 公司 CEO Joe Lubin 确认,MetaMask 即将发行 token。此外,不久后 MetaMask 也将推出一个 DAO,该 DAO 并不会对 MetaMask 进行治理,但它可为 MetaMask 的新产品募集资金。除此之外,Lubin 并未透露关于 DAO 的更多细节。


Lubin 表示,MetaMask 正在追求「渐进的去中心化」,同时也优先考虑提高安全性并改进一些被人认为是笨拙的界面。


3 月 15 日,Ethereum 基础设施开发公司 ConsenSys 以 70 亿美元估值完成 4.5 亿美元 D 轮融资,本轮融资由 ParaFi Capital 领投,淡马锡、软银愿景基金二期、微软、Anthos Capital、Sound Ventures、C Ventures、Third Point、Marshall Wace、TRUE Capital Management 和 UTA VC 等参投。


4.5 亿美元,坐拥 MetaMask 的 ConsenSys 已创下 crypto 行业融资金额最大的单笔融资。


ConsenSys 表示,该轮融资收益将转换为 ETH,以根据 ConsenSys 的资金策略重新平衡 ETH 与美元等价物的比率。据悉,ConsenSys 是为 Web3 创建基础软件的先驱,其使命是通过使 DAO、NFT 和 DeFi 普遍易于使用、访问和构建来释放社区的协作能力。


在全部钱包应用中,MetaMask 是同赛道中的绝对龙头。ConsenSys 宣布,MetaMask 每月有超过 3000 万活跃用户。在最近的四个月,该数据增长了 42%,上次披露时月活用户仍停留在 2100 万。


要知道,Ethereum 全网活跃地址在历史巅峰在 900 万上下,如果按照每个用户只有一个地址计算,MetaMask 市场占有率就超过了 50%,而每个用户并不只有一个地址。可以说,MetaMask 独占加密钱包的半壁江山。毫无疑问的是,MetaMask 已成为 Web3 经济的关键参与者。


行业最大应用


我们日常社交,拿出手机加微信,已经是默认操作,没有人会觉得用微信聊天有什么不正常。


区块链世界里,MetaMask 就是微信一样的存在。曾看到有观点把微信定义为互联网身份证,那同理,MetaMask 就是区块链身份证。


在庞大的 Ethereum 生态里,任何一个应用都会支持 MetaMask 钱包的链接,无论是 DeFi 还是 NFT 应用,无一例外。就像每一台微软的电脑中都默认 IE 浏览器,在区块链的世界,MetaMask 已经是默认选项。打开应用,链接 MetaMask,这已经每一个币圈人的常规操作。


大家一定不会忘记,2020 年秋季行业最大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Uniswap 宣布发行代币的热闹景象。这是全行业流量最大的 DEX,几乎无人不知的 Uniswap,当时官方统计了从 Uniswap 创立后,一共有 25 万地址使用过 Uniswap。


而 MetaMask,目前已是 3000 万月活。


完整体验 MetaMask


MetaMask 产品主管 Jacob Cantele 认为,在目前的互联网上,用户数据在成百上千的网站中被未经许可的追踪、收集和出售。进入 Web3 时代之后,用户将对数据和隐私拥有更多的控制权,而 MetaMask 无疑将帮助人们加速这一进程。MetaMask 首席开发人员、苹果前工程师 Dan Finlay 是这样描述 MetaMask 的,「这感觉就像是在向全世界人们通往这一道路上自然迈出的关键一步。」


从 Uniswap 官方宣布向使用过平台的 25 万个地址空投高价值代币开始,向曾经的用户空投代币已经成为潜规则。目前无法猜测 MetaMask 会用何种方式筛选空投用户,毕竟连是否发币都是未知数。但大家已经开始全面发掘 MetaMask 所有功能。


除去简单地应用交互,MetaMask 有两个功能有可能部分用户并没有体验过,一是 Swap(交易)功能,二是 RPC 设置换网。毕竟,工具所有功能都体验一遍,确保自己地址获得空投的资格足够强硬。



(MetaMask 页面)



购买功能:


MetaMask 除直接收款接收转账外,还集成了第三方的购买功能。该功能由 wyre 和 transak 提供,可使用法币直接购买 token。


发送功能:


加密钱包最基础的点对点转账功能,却也是最易被遗忘的功能。浏览器钱包大多被用户用来进行 DeFi 活动,很多人并没有点对点转账的使用场景。若尚未操作过转账,用户可在自己拥有的钱包间尝试一下转账操作。在交易中,用户可自定义 gas 费,大多数用户通常仅采用默认 gas 费发起交易。


兑换功能:


这一功能为于今年 3 月推出,由 MetaMask 集成其他 DEX 为用户进行去中心化的 token 兑换服务。需要注意的是,这一功能兑换费率高于主流 DEX。


更多功能:


在右上角」更多「(三个点)菜单中,可查看、删除 MetaMask 已连接的网站。大多数用户在连接网站之后并不会主动删除,这一功能通常不会被人们使用。需要注意的是,删除连接无需 gas 费,也并不等于取消合约授权。


点击右上角头像,可进行创建新账户、导入旧帐户等操作。MetaMask 还支持 Ledger、TREZOR 两款硬件钱包,若用户拥有该硬件钱包,可尝试连接后进行些许操作。


在头像弹出菜单中点击「设置」,可调整更多选项。一些高级功能同样实用,但并不为大多用户所熟知:


移动设备同步:首次下载 App 端 MetaMask 后,手动导入私钥是一种惯常的操作,而 MetaMask 提供了更为便捷的方法。在 Web 端使用「移动设备同步」,用 App 端扫描弹出的二维码,即可无需输入私钥、助记词且准确的导入自己的钱包。


重置账户:该功能并不会退出你的账户,无需重新导入私钥、助记词,而是清空本地所有交易记录(包括正在进行中的交易),将账户重置到刚刚导入的状态。该功能通常被人们用来取消已在本地提交而未广播至链上的交易。


联系人:该功能可将常用地址本地保存,转账时可直接选取,无需再输入冗长的钱包地址。


网络:可添加其他 EVM 兼容网络,如 BSC、Polygon 等。


豪华班底


去年 8 月 20 日,有市场消息称 MetaMask 疑似被摩根大通收购。随后,MetaMask 官方发推辟谣称,没有任何金融机构收购 MetaMask,目前有 17 位投资者持有 ConsenSys 的少量非控股股权,而 MetaMask 团队从未与摩根大通产生过直接沟通,更没有寡头操纵 MetaMask。


2016 年,在 MetaMask 创始人 Aaron Davis 的带领下,这只风靡区块链世界的小狐狸诞生了。尽管 MetaMask 在区块链世界的名气近乎人尽皆知,但很少有人了解过 MetaMask 的母公司——ConsenSys。


ConsenSys 总部设立在纽约,由 Ethereum 的联合创始人 Joseph Lubin 在 2014 年创办,该公司孵化了包括 MetaMask 在内的超过 50 个项目。Consensys 致力于提供强大的区块链基础设施,除 MetaMask 外,该公司还拥有多个区块链基础设施产品,如区块链应用套件 Codefi、智能合约审计机构 Diligence、Ethereum 及 IPFS 网络 API Infura、智能合约开发测试环境 Truffle、开源区块链协议 Quorum 等多个产品。


有趣的是,尽管 MetaMask 否认了摩根大通的收购传闻,但 ConsenSys 与摩根大通确有商业往来,旗下 Quorum 曾为摩根大通开发,2020 年被 ConsenSys 收购。今年 4 月,ConsenSys 宣布完成了来自摩根大通、万事达、瑞银、Protocol Labs 、Maker,、Fenbushi、Alameda Research 等机构的 6500 万美元的融资。


尽管 MetaMask 在区块链世界极为流行,但该团队与母公司 ConsenSys 的关系似乎并非是一帆风顺。2019 年 12 月,MetaMask 月活跃用户接近 20 万。与此同时,一位自称是 MetaMask 开发者的人在 Reddit 上发帖表示,其团队"完全不堪重负",ConsenSys 并没有将该项目列为高优先级而投入项目发展所需要的资源。


(MetaMask 团队)


根据他的表述,ConsenSys 与 MetaMask 团队的关系似乎较为复杂,MetaMask 实际上在维持着团队领导——由 ConsenSys 和 MetaMask 共同带领团队,而 ConsenSys 的创始人 Joseph Lubin「试图说服所有人 ConsenSys 是一家没有等级制度的公司」。但 MetaMask 的内部工作流既不透明也不分散,「团队成员无法跟踪项目的进展,这既不透明的,也不去中心化。"并且一个更糟糕的问题是,开发者是薪资福利并不能让人满意,「其中一些奖金相当于每小时不到 1 美元。」


去年 3 月,MetaMask 推出了钱包内置的 DEX 功能。Dune Analytics 数据显示,MetaMask Swaps 的 24 小时交易量为 5300 万美元。在一数据在全部 DEX 中约为前二十名左右,这一数据约为 Uniswap V3 的 3.9%。若 MetaMask 发币,其交易数据也是衡量估值的一个重要因素。


此前数年,市场上屡次传出 MetaMask 发币传闻,但都被一一证伪,在持续多年的议论之后,靴子终于落地了。但这也抛出了新的问题——这个 DAO 到底有什么用?


既有项目发行治理 token、将项目 DAO 化、交还给社区……这一流程在加密世界已经颇为熟练。而 ConsenSys 的表态已经明确了 MetaMask 即将推出的 DAO 并不会对 MetaMask 进行治理。团队方面表示该 DAO 可为 MetaMask 的新产品募集资金,但这样设计之后,该 DAO 又与 MetaMask 尚存多少关联性和价值捕获的可行性呢?


加密钱包作为区块链世界的基础设施,其功能更多局限在工具性。此前,官方团队曾表示「不希望代币没有应用实例,」正相反,「希望应用实例引人瞩目。目前,我们仍有待 MetaMask 官方透露 DAO 的更多细节,MetaMask 或将蜕变为一个我们未曾见过的新物种。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项目动态
栏目
前沿动态,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