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6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15 日,Messari 创始人 Ryan Selkis 在其社交网站表示,以太坊很棒,但「我不认为社区有勇气在不妥协的情况下推动完全的去中心化」,USDC 近期对于 OFAC 禁令的表现就是一个例子。 此外,Ryan Selkis 还表示以太坊是 fintech3 而不是 Web3,未来十年对比特币和以太坊很重要。
20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15 日,跨链协议 Varen 在其社交平台表示,已发现一个恶意行为者在链上发起提议,拟清空已停用金库里剩余的 VRN,请仍在该金库质押 VRN 的用户尽快将资产提走。
29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15 日,据 CoinMarketCap 信息显示,SHIB 现报价 0.00001703 美元,过去 24 小时涨幅 33.93%,总市值超过 AVAX,现排名第 12 位。
37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15 日,据 CertiK 监测,Polygon 链上项目 FIO Protocol 发生 Rug Pull,FIO Token 价格下跌 100%。
Coinbase一季度亏损原因速览:「对不起,我们分掉了」
我们只是多发了一点点工资而已哦。

撰文:0x76


刚刚目睹完 Luna 的死亡螺旋大戏,另一边 Coinbase 的一季报也出来了。这个去年同期还能盈利 7 亿美元的 Coinbase,居然在今年只用三个月就亏掉了 4 亿多美元。


鉴于不少用户看不懂财报,这里我抓大放小,简单分析下,一个在大家眼里打死也不可能亏损的业务,是怎么在 3 个月内亏掉 4 个亿美元的。



我们先看利润表,第一行的收入确实比去年减少了大概 4 亿美元,但依然也还有十多亿的水平。搞一个在线交易网站按说不会有太大运营成本,这 10 亿美元大部分能转换成利润吧。


再往下看,研发费用比去年多支出 4 亿美元,管理费用也多支出了 3 亿美元,光这两部分加起来就多花了 7 个亿。这基本可以定位为造成这次亏损的主要原因了。



我们再看看这两项费用在季报里是怎么解释的。


研发费用增加的近 4 个亿里边,有将近 3 个亿付给了自己员工,不管是通过股份支付还是什么形式,剩下大几千万费用来购买软件服务。



下边管理费用增加的 3 亿美元也差不多,都懒得具体说了,基本也是各种名目分给自己人了。



今天还有个消息被重新扒出来,据 Meta(前 Facebook)首席产品经理 Dare Obasanjo 表示,Coinbase 首席产品官 Surojit Chatterjee 在 2020 年的薪资为 6.26 亿美元,他主要负责的产品是 Coinbase NFT 平台。这个平台已经公开了,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产品倒是值不值年薪 6 亿美元。


所以对于这次亏损,简单来说可以概括成一句话:「对不起,我们分掉了。


这里是Coinbase 一季报的地址链接,其中关于费用部分的 Notes 在报告的第 49 页,大家可以自行查看。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行业洞察
栏目
从现象看到本质,寻求加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