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3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7 日,据 Bybit 行情数据显示,Caduceus(CMP)价格在过去 24 小时内的最高涨幅超 25%,跻身当日涨幅榜榜首。 Caduceus 是专为元宇宙及数字世界打造的开放式基础设施平台,致力于为元宇宙开发者及创作者提供去中心化渲染、边缘计算、3D 技术以及 XR 扩展现实技术等服务。Caduceus 是第一个具有去中心化边缘渲染的元界协议,并且与 EVM 兼容,很有可能成为以太坊合并后,算力资源和开发者迁移的重点方向。
9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7 日,跨链互操作性协议 Nomad 表示,其团队一直在幕后努力协调资金返还,但目前存在不少行为不良的人试图从中谋利。Nomad 呼吁用户通过以下两种方式积极举报相关诈骗行为: 1. 对于假冒者,在其推特个人主页上举报; 2. 对于精心设计的骗局,在 Nomad 合作伙伴 TRM Labs 构建的 Chainabuse 网站上进行举报。 BlockBeats 此前报道,8 月 6 日,跨链互操作性协议 Nomad 表示,目前已经收回 3570 万美元。
9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7 日,一份法庭文件显示,Facebook 母公司 Meta Platforms 已同意推迟完成对 VR 公司 Within Unlimited 的收购。后者旗下产品包括健身应用 Supernatural。今年 7 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提起诉讼,寻求阻止该交易,并要求旧金山联邦法院的法官下达临时限制令,阻止这次收购。在日期为 8 月 4 日的联合法庭文件中,Meta 公司同意在 2022 年底前,或在法官决定这起案件是否可以继续进行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之前,不完成这笔交易。
10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7 日,Aave 社区发起提案投票,计划将 Aave V3 上 sUSD 的供应量上限从 1000 万提升至 2000 万,目前投票赞成率为 100%(7.3 万枚 AAVE),投票截止时间为北京时间 8 月 8 日 6:41。
《财富》专访SBF:对于加密行业,宏观环境是更大的变数
《财富》杂志 8 月 2 日专访 FTX 创始人 SBF,并将 SBF 放上杂志封面,配以标题「下一个巴菲特」。
原文来源:FTX


美国商业杂志《财富》于 8 月 2 日专访 SBF,以「下一个巴菲特」当作专访标题,并将 SBF 放上了 Fortune 封面,这象征着 FTX 已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加密企业,而 SBF 则是产业的代表人物。


以下是专访的內容整理:


爆炸头宅男+白衣骑士


《Fortune》形容 SBF 是一个人很好、不修边幅的爆炸头宅男,兴趣是 LOL(英雄联盟)跟指尖陀螺,上述特征让他看起來一点都不像是加密产业最有权势的人。不过在宅男的外表下,SBF 创办了最成功的加密量化公司 Alameda Research 和受誉为「史上最好」的加密衍生品交易平台 FTX。


除了是加密亿万富翁(身价约为 115 亿美元)以外,SBF 最近也多了新身份:加密产业的白衣骑士(white knight),拯救了一些陷入清算危机的加密新创公司。


清算是正向的,BTC 可能跌到 10,000 美元


SBF 坦承虽然预测到熊市来临,但沒想到是以大规模清算的方式,也沒想到这么糟糕。尽管如此,他认为加密市场下跌如此多的原因有三分之二是因为全球总体经济,另外三分之一则是加密市场本身的问题。


「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了,当然还可能会有其它清算,但不会像之前那样糟糕。我认为这次熊市对加密产业而言,是一次健康的洗牌。


大家可能会重新思考资产估值的方式,也会变得更脚踏实地。」


虽然觉得最糟糕时刻过了,但 SBF 认为总体经济是更大的变数。


他预估,如果纳斯达克指数下跌 25%,联准会升息至 7%,那全球可能会经历约两年半的衰退。


如果真的发生的话,比特币大约可能会下跌至 10,000 至 15,000 美元。此外,可能会有新一轮的清算。


別人恐惧我贪婪?


众所周知,SBF 近期投资了许多陷入困境的公司,像是 BlockFi 和 Voyager Digital。针对这些投资,Fortune 认为这是在实践股神巴菲特的名言:別人恐惧时我贪婪。


SBF 也解释了他的收购股份策略。


首要考量就是,能不能让那些公司的用戶取回资产,再来是这笔交易能不能阻止连环清算。最后才是 FTX 在这些交易中能不能有一些「不错的回馈」。


「我们的任务不是做什么惊人的收购,这里的逻辑是进行一些合理的交易,甚至是有点糟糕但我们可以承受的交易。」


有位未披露姓名的资深产业人士告诉 Fortune,SBF 的慷慨解囊让他获得了许多东西,包括很多人情债。


除了希望未来真的会如这位未披露姓名人士所言,SBF 也解释了之所以那么慷慨的原因:信任。


缺乏信任是巨大的交易成本,这是 SBF 刚开始做生意学到的一门课。


「其中的一大部分原因是信任。以前我在交易的时候,我很不想还要担心对方是不是会在背后用 20 种我没想到的方式弄我。如果双方缺乏信任,那么这笔交易就行不通了,对吧?」


所以,SBF 在这些收购案都会设定一个标准,用合理的方式合作,向对方表示 FTX 没有要在背后搞小动作。


「从对双方都有利的角度去思考事情,接着我们就可以开始想怎么一起分蛋糕了。」


非典型的加密英雄


加密社群通常喜欢拥抱英雄人物,像是中本聪,又或是 Binance 创始人 CZ。


虽然 SBF 看起来也要变成加密社群崇拜的对象,不过他却做出了一些币圈英雄(原文为 Crypto bro)不会做的事情,比如在 2020 年大选捐给拜登政治款项。


Fortune 评论表示,SBF 现在是加密社群的领导者,但也可能会惹来一些加密信徒的不满。


比起那些币圈英雄是以「改变世界」、「打倒政府」的理由进入区块链产业,SBF 进入币圈纯粹是因为看到了赚钱的机会。而利他主义就是要尽可能地赚钱回馈社会。


Fortune 认为 SBF 和加密社群的许多人不同,没有游艇、跑车、Party 这些奢侈品消费,反而因为信奉利他主义,承诺捐出大部分财产。


「我会这样说:为了真正相信这个产业的人,我会做出正确的事情。我相信区块链,因为技术真的很有用,能以具体方式让世界变得更好。


我想我是一个范例,代表了那群相信这个产业的人,即便这些人对产业有不同角度的看法。」


加密社群的世界观是否会导致世界更混乱?


接下的问题有点严肃,也有点哲学。


Fortune 认为现在的世界就像着火一样,权威主义(authoritarianism)的兴起、气候危机等等,所以这时候需要某种形式的集体主义(collectivism),即每个人需要考虑整体的利益,做出对整体有利的决策。


但加密社群刚好是以个人利益为导向的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


Fortune 抛出了一个问题:加密(货币)的兴起有没有可能导致公民秩序的下降?


SBF 认为这个问题有点奇怪。他认为不管是集体主义或是个人主义都可以抵制权威主义。集体主义会考量团体的最大利益而抵制权威主义,而加密货币所代表的个人主义则是从骨子里讨厌权威主义,这某方面來说也抵制了权威主义。


SBF 认为现代世界的问题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霸道和践踏其他族群,而这个正是加密社群厌恶的。不过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共同参与和面对这个世界的问题。


「你必须参与其中,加密货币可能是一部分问题的解方,但不会是全部答案。不太可能用单一工具解决所有问题。」


比特币两年內可以达到 10 万美元吗?


SBF 最后依 Fortune 的要求,分析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未来价格。


SBF 认为以太坊很难预测,随着即将到来的合并,以太坊的波动会更剧烈,但他无法确定是往哪个方向。


相较于以太坊,比特币更容易预测,但大前提是总体经济不会更恶化。


SBF 认为比特币会逐渐从大清算中恢复过来,清算结束是一大利多。


另外则是现在比特币的监管架构已经逐渐清晰,这是利多的外部冲击。所以如果明年监管有更大的利多,幸运的话,比特币真的可以达到 10 万美元。


「监管是外部冲击,对比特币是利多的,所以如果明年监管出现重大利多,幸运一点,我们真的可能在明年看到 10 万美元。但你知道的,这是很难预测的。


不过你如果在年底告诉我比特币可能在明年会达到 35,000 美元,我会觉得是有机会的。」


原文链接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FTX大讲堂
栏目
了解数字衍生品交易平台新星FT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