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aDAO万字专访:DeWork最大DAO组织解散,我们学到了什么教训?
Jack
2022-10-10 11:01
对话一线
阅读本文需 33 分钟
PandaDAO事件是个例,还是当前DAO组织都可能遇到的问题?

原文作者:Jack(0x137),BlockBeats


上个月,国内最大的 DAO 组织之一 PandaDAO 宣布解散,并在加密社区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在不到 1 年的时间里,PandaDAO 从一个无人问津的兴趣小组,发展成了主流去中心化开发平台 DeWork 上的最大 DAO 组织。但与不少宏伟工程一样,它的分裂与解散也可以用「轰然倒塌」来形容。社区在愤怒与失望的同时,也开始反思,PandaDAO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这些问题会不会在其他 DAO 组织身上发生?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专访了 PandaDAO 社区的创始人、多签持有人,以及社区主要成员。


PandaDAO 的短暂旅程


在进入对话前,让我们先了解一下 PandaDAO 的发展时间线。


PandaDAO 起源于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起初 Panda 和几个来自腾讯字节的工程师们搭了班子,想做一个大数据搜索引擎,用于把各种信息数据格式化后提供查询、检索和关联服务。有了点子后,几位开发者就做起了 ES 架构设计、K8S 集群搭建等前期工作。


这时的团队还只是社区里的一个兴趣小组,大家主要精力都放在产品的开发和迭代上。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团队便有了立项的想法。在社区一番热烈地讨论后,PandaDAO 诞生了。


DAO 组织成立后,团队花了一些精力,设计了社区的治理、写白皮书以及融资计划。Panda 出面牵头做这些事,开发者们则继续在幕后安心地写代码。4 月份,新成立的 PandaDAO 在 Juice Box 上开启融资,而彼时非常火热的 Cult DAO 发起了一项提案,希望投资 PandaDAO。不少人听到这一消息后便 FOMO 了进来,提案还没通过,PandaDAO 就达到了募资的软顶。最终,PandaDAO 这次募资共筹集 1900 多 ETH,远超团队 500 ETH 的预期。


然而双方社区的合作并没有实现,一些当初因提案 FOMO 进来的人就后悔了,开始寻求退款。随后,团队写了提案,社区也投票通过,工程师又把手里的工作放下,去做退款合约以及审计工作,向社区退款近 500 ETH。


退款后,团队希望把 ETH 换成稳定币,并通过 DeFi 进行创收。最初提案是将 ETH 置换为 UST 去做固定收益策略。但提案在社区遇到一些阻碍,部分人认为应该保留好 ETH,不要给进行兑换。一番激烈争论后,国库多签持有人 0xAA 因为潜在风险,予以否决。团队又遵照多签人要求,向社区披露 UST 的对应风险和风控管理方案,再次修改提案,先把 ETH 换成了 DAI。不久后,UST 崩盘,社区躲过一劫。



从这里开始,团队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就从产品开发,转移到了治理层面的工作。大量人手和时间被用在了对应的合约编写、安全审计和收益方案设计上。


到了 5 月份,社区已经有了大量的稳定币,而加密市场则不是很景气。这时社区有人提出,希望用国库的资金做 Token 回购。团队觉得国库很多资金处于闲置状态,社区也不需要那么多资金,便同意了。


回购价格一开始就设置在 0.005 美金,最初是核心成员在 Uniswap 等公开市场进行公开回购,大约回购了价值 50 多万美金的 PANDA Token。但社区不少人担心会存在内幕交易,团队在去社区讨论后,决定写一个回购合约,把回购资金全部打入协议,让大家自己去合约里然后兑换稳定币。



与此同时,社区又认为需要趁 NFT 市场火热,做自己的社区 NFT。Panda 一开始否决了这个提案,但在社区的坚持下,还是同意了。和团队商量后,Panda 希望把 NFT 与回购合约结合,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最后,Random Panda Club(RPC),即 PandaDAO 的社区 NFT,被设计为一个由 PANDA 资产背书、回购和约保底的 NFT DEX 协议。RPC 有一个 NFT 流动性池,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中以原价铸造或置换自己的 NFT,每次交互时协议则收取相应手续费,为整个 NFT 系列提供背书增值。持有者也可以通过回购合约,以固定价格退出(BlockBeats 注,RPC 机制详见《熊市买啥?PandaDao NFT——RPC 项目分析》)


经过几个月的开发,RPC 与回购合约在 8 月中旬一同推出。协议交互数据非常不错,锚定价格从 50,000PANDA 上涨至 58,000 PANDA,增长了约 20%。



但随后形势便急转直下。


8 月 15 日,回购合约正式开启。首笔充值 30 万美金,结果 8 小时就被消耗殆尽。随后团队又在 15 日至 28 日期间多次充值和约,几乎都是立马被换光。团队见状立马叫停回购,不再充值合约,并与社区里的一些成员产生了口角,社区里的恐慌和分裂迅速升级。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社区开始以天为单位,加速使向崩溃边缘。社区里的一些成员也不断找 Panda 和核心团队反映情况,希望团队尽快充值回购合约。而 Panda 则希望设计一个 veToken 模型,增加 Token 的线性解锁,减轻一些回购压力。


但恐慌情绪和社区分裂没有给团队留太多时间。14 号,最后一笔充值后,团队彻底停止回购。社区陷入混乱,有的成员大量抛售手中 Token,有的指责团队 Rug Pull。最终,在几经讨论后,解散和退款提案于 9 月 21 日开启 Snapshot 投票。9 月 24 日,提案被社区通过,曾经 DeWork 上最大的 DAO 组织宣布解散。



创始人 Panda:「一个 DAO 最大的成功,就是把创始人给 DAO 了」


Panda 是 PandaDAO 的创始人,在此之前从事网络安全工作,17 年进入加密领域后积累了一些量化经验。成立 PandaDAO 后,Panda 一直是社区的灵魂人物,与工程师团队一起开发了 Pansight 和 Random Panda Club 两款产品,并参与了社区绝大部分提案的起草与决议。


Jack:PandaDAO 怎么落地的?


Panda:实际上 PandaDAO 最初的时候,我们是在做一些数据格式化的问题,当时几个开发工程师我们一起去做这个东西,当时还是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当时也没想着叫 PandaDAO,只是组了一个兴趣小组,还不是 DAO 组织。在过程当中我们又加入了 People DAO,后面做的越来越庞大,加入的人也越来越多,就成立了一个 DAO 组织。


Jack:没有成立 DAO 之前,Panda 的团队主要做什么?


Panda:当时主要都是开发工作。我们主要是做一些数据的清洗,从个人网站上,比如 Twitter 上的接口,我们把数据大范围地爬取下来。爬取下来清洗之后,然后去看怎么去用这些数据。(采访备注:Pansight 是受先前工作的影响。)


Jack:但社区里的 XDash 提到 Pansight 没有找好市场契合度,Panda 怎么看?


Panda:我很认同 XDash 所说的,他对产品的评价是非常客观的。他所说的这些问题我其实基本上都认同,但为什么最后还是造成这种局面,是因为后面没有时间去做产品更新迭代和开发了。


Jack:的确,我前两天去 Pansight 上面看,信息的聚合还停留在 7 月份。


Panda:对,我们从那个时候就一直没有去做这方面的更新迭代,你可以理解为基本上所有的核心开发人员,主要精力从 7 月份开始,大部分就一直在治理层面或者治理工具方面了。


Jack:PandaDAO 后来为什么又做了 Random Panda Club?


Panda:RPC 也是诞生于混沌当中。当时 NFT 市场还是比较 FOMO 的一个阶段,那时社区已经存在 FOMO 情绪了,认为 NFT 那么火,作为 DeWork 上最大的 DAO 组织,一定要发行自己的 NFT 项目。


但我认为不应该那么急的去发。虽然说的确可以快速地完成 mint,但有个关键点在于,你并没有去改变这个行业什么,可能只是发了一堆 PFP,NFT 持有者有损失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去照顾到他们,这个是非常关键的一点。所以当时我们在社区讨论的时候,(提案)就被我给驳回了。


但我们社区的 Slogan 又是「What people want,what Panda build」,既然社区想要,那我们就做一个。所以后面还是在有限的精力下,去做了 ERC-1155 创世 NFT。这个 NFT 是免费空投的,只有少部分是以 0.02 ETH 左右,主要是为了弥补合约部署过程中 Gas 费用的报销。当时空投的总共是有 333 个,剩下的就直接打到黑洞地址了。


但后面因为数量太少了,社区之间就开始相互炒作,FOMO 情绪太严重了。当时免费空投的创世 NFT,最高价格被拉到了 0.8 ETH,还在 0.5 ETH 停留了一段时间,直到这次泡沫来临,它又回归到了一个非常低的价格。


Jack:PandaDAO 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问题?问题出在哪里?


Panda:对我来说,是从开始进行回购方案之后。差不多从 4 月份开始,就埋下了一些看不见的雷。到 4 月份的时候社区已经有大量的稳定币了,整个加密市场也不是很景气。当时就有人提到,能不能从国库里面调一些资金去用作回购?


我当时想的是,(国库)并不需要那么多的资金,因为我们最初的目标值只在 500 个以太坊,后面直接蹦到了 1900 个以太坊,那么多资金对我们来说意义并不大,很多资金属于闲置状态。当时就想把大量的资金用做 Token 回购,然后进行销毁。


当时我们设的价格在 0.005 这个区间。最初在 Uniswap 还有其他公开市场进行回购,回购了 50 多万美金。但是社区有人担心会不会有内幕交易,遇到这个问题后我们就把回购叫停了。既然大家比较担心内幕操作,那就直接写一个合约,把回购资金全部打入协议里,大家自己去把 Token 发到合约里然后拿回稳定币。


但是当时我忽略了一个问题。按照当时 Token 的流通量,还有社区所持有的稳定币数量,在 0.005 这个价格回购实际上是问题并不大的。但是后面,一方面是 Token 在增加这个流通,因为开发者和社区 mod 成员,他们所得到的收益,是以 PANDA Token 去作为激励去发放的。同时另外一点,你的稳定币也是在进行消耗的。所以事实上后面是并没有办法去支撑回购价格的。


当时我也没发现,其他的 Core 成员没发现,多签人没发现,社区所有的投票者也没发现这个逻辑的 bug。在发现问题后,(团队)就制止了这方面的行为。这个回购并不是我们可以承受的,也导致了社区崩盘,陷入死亡螺旋。


Jack:所以 PandaDAO 遇到的主要问题就是这个回购计划?


Panda:直到那天跟 MC79 还有其他人沟通后,我就想,这不单纯是一个回购的问题。我觉得更深层的原因就是,这个 DAO 变得越来越不像一个 DAO 组织了,它越来越像一个中心化组织,或者更像一个 Web2 的公司。很多人都在问我意见,都在问我想法,都希望我去做出决定,而且每一个人都不愿意为自己做出的决定去买单。


同时我们(大部分时间)在思考的问题,不是产品哪里不完善,同行或者市场之间有哪些新出的产品可以值得我们去借鉴,不再是讨论这些问题了,全部都是治理问题。我必须要照顾到全部人的利益,包括 Core 的利益、开发者的利益、 Token 持有者的利益,全部是由我一个人来说了算。


Jack:部分社区成员希望团队尽快充值合约,Panda 最后为什么没有选择这么做?


Panda: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发现回购的金额计算是有失误的,而且当时我们对市场太过乐观了。最初的时候我们想市场上面流通的 PANDA 是在七八个亿,我想着往里面充一百多万美金,不至于一个月都坚持不住的。但后面真的是,充值进去就秒没。后来坚持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你可以看到 K 线图,当时是 0.005 坚挺了那么一段时间,都是回购合约在撑着。


当时市面上流通的 Token 总量应该在 7 亿左右,如果还是要保持 0.005 的回购,国库资金全部丢到回购合约里可能仍然有 2、3 个亿左右是不会走回购资金的。在发现问题后,我们就叫停了回购。


当时就面临两难的决策,一方面你充进去后,市面上流通的大部分的确能够回购回来。但回购后后面怎么度过(熊市)?这是个非常关键的问题。而且还有一些开发者是工作全部辞掉,全职进来的,他们每个月也需要薪水,如果说资金全部怼到回购合约,开发者我没办法去保证他们接下来一年的时间是安全的。


非常难,你没办法让 100% 的人开心,只能说照顾到大部分人的权益。一边是 NFT 持有者和 Token 持有者,他们希望去开启回购,能够尽快地让币价有比较好的表现,形成比较大的套利空间。一方面核心开发者又担心开启回购后,后面度过会非常艰难,甚至会牺牲掉少部分人的权益,到后面所有的矛盾会全部转嫁到当初写提案的 Core 团队身上去。


Jack:所以 MC79 等社区成员来找 Panda 的时候,国库资金已经开始枯竭了?


Panda:对,回购资金开始枯竭,然后社区恐慌情绪比较多。大家那个时候,每个人不太关心后面的产品开发,更关心的是你回购合约里面有没有钱,竟然类似于像 Luna 崩盘时的那种感觉了。那个时候你如果再继续往里面充值,实际上问题会更加严重。


如果说当初还继续的话,我觉得是比较不理智的行为了。如果那个时候还继续再往里面充的话,到后面退款可能说连 0.003 都没办法达到。同时合约也达到了回购上限,差不多在 200 万美金,要继续往里面充钱,必须得重新发提案了。


Jack:社区成员 MC79 的一个质疑点是,国库在此期间分配给开发者的工资有些高?Panda 怎么看?


Panda:我们社区有两类开发者,第一种是全职类型的,第二种是兼职类型的。兼职类型更多是以他所领导 Task 的权重,Task 的难度系数高,就会给出相对应比较高的 Bonus。而且在前期,我们对兼职开发者尽量都是用社区 Token 作为激励。


全职开发者的激励有两块,一块是 PANDA Token,一块是稳定币。稳定币(奖励)是在 4000 美金左右,PANDA Token 会进行锁仓,这部分 PANDA Token 是不能动的,直到后面社区发提案说可以动了,才能够去动用那笔资金。现在社区面临解散,大家锁仓的这 5000 多万枚 Token 也都全部进入销毁程序了。


Jack:在国库资金开始枯竭时,有没有考虑过降低一点开发者的薪酬?


Panda:这个真的杯水车薪。因为全职开发者在整个社区来说就六七个,2 万到 3 万的开发薪资是属于市场的平均价格的。


Jack:社区出现问题最后解散,谁的责任更大一些?


Panda:所有人都有。我是写提案的,作为提案发起人,我可能没有注意到后面所带来的对应风险,肯定是有责任的。投票者也没有去看提案的内容,所有人都投了同一票,因为大家都只想着短期的拉盘。多签人这边也没发现提案的问题点,回购金额是否设置过高,多签人也没注意到。然后作为 Core 成员,当我把草案发出来之后,也没有根据草案去看后面能不能够去满足这些标准,大家都没去看。


每个人都有对应的责任,我也有,所有人都有。


Jack:整个事件过程中有没有后悔的决定?如果能够把时间往回倒,你会想要去改变哪些事情?


Panda:肯定有。当初我们做回购提案的时候,方向性就是有错的。我们不应该按照稳定币(的锚定)去进行回购,或者(回购的资金)应该根据社区所得到的回报率,去进行每个月小批量的回购。还有人提到,说我们应该在以太坊 800 美金的时候单独发一个提案,去买回当时募资到的所有 ETH,然后去做一个永久性的退款。实际上那个时候就可以去做了,但也没去做。


这些都是几个业务层面的。如果说时间再往回倒再往前倒的话,可能说是在融资完成了之后,然后兑换成稳定币之后,然后刚好在以太坊大跳水时期。那个时候社区就应该彻底的自治化,不再应该依赖我个人。应该把所有的资金全部买成 ETH 、打到回购合约,然后给社区自己去自治,应该是那个时候就应该这么去做的。


Jack:Panda 最后为什么决定解散?


Panda:去解散也是为让社区有更好的发展。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发现,根本的问题并不是单纯的回购问题,更多问题是出现在治理层面。虽然说它是个 DAO,但它变得越来越不像 DAO。


万向董事长肖风先生也说过,一个 DAO 社区是没有所谓「创始人」的,只有所谓的「发起人」。我作为一个 DAO 的发起人,不应该去控制这个社区。但虽然说我已经尽量地去把自己的权利给下放了,社区还是以你为导向。社区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征求你的同意,从这出发就已经错了,所以我想应该从根本上去进行根治。


同时一个 DAO 应该是允许任何人自由退出和进入的,但我发现 PandaDAO 已经不是这样了。比如要进入 Core 成员或者其他小组,会有一系列的审批程序,比较麻烦,没有办法自由地做贡献,整个 DAO 非常的闭塞。所以我觉得解散对于它来说是最好的,也是目前我能够做到的一个最优解吧。


Jack:MC79 提出的一个解决方案是改组核心团队,没有必要去解散,Panda 怎么看?


Panda:我有想过 MC79 和其他人所说的,是否要把之前的团队彻底地从 Core 这边剥离出来。但是,我思前想去,觉得还是有个问题。问题点在于哪里?就算你把所有的核心都抽离出来,所有人的意见还是要去问你,这个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点。


Jack:解散后社区就不存在了吗?


Panda:应该说解散之后只能说彻底自治了。因为你只是发起人,实际上你没有办法去控制他的存亡。只是之前创建的 Discord 频道和服务器,还有 Twitter,会注销。


Jack:PandaDAO 解散后,核心团队的资产怎么处置?


Panda:我们 Core 前面得到很多 Token,差不多有 4000 多万个 PANDA,基本属于质押和未解锁状态,我这边又补了一些,差不多 5000 多万 PANDA。已经全部打到多签国库,统一做销毁。


核心成员 PANDA 汇集转账

国库 PANDA 销毁合约记录


Jack:Pansight 未来怎么办?现在还有在维护吗?


Panda:目前没有维护了,因为现在主要的精力是把退款合约还有整个退款流程给确认下来,尽快的把它开启。这次事件过后所有的人心思也沉静下来了,不用再去这担心治理工作了,可能会把大部分的时间放在之前产品开发过程中的一些回顾跟总结,然后看一下该去进行更新,包括方向、产品和技术上的一些更新。


之后会以小团队的形式(去开发 Pansight),大家可能回归到兼职状态,解散之后他们需要重新去找工作。我觉得接下来会做个方向性调整,就是你到底是要去做数据深加工、格式化清体层面的东西,还是要去做 Alpha 信息告警,接下来需要做一个方向性的选择。


Jack:MC79 组建的新 DAO,Panda 参与了吗?


Panda:新社区我还没加入,也没话语权。这样挺好的,彻底就给他自治化了。之前来说我们一直处于经营者跟交易者的关系,我是之前社区的经营者,其他人是交易者,并不是经营整个社区,只是交易者的身份加入了这个社区。


但是这次之后,所有人都变成了经营者,所有人都要去考虑新成立的社区,多签国库应该怎么去创建?国库未来的资金规划从哪里来?RPC 协议应该去怎么去运转?这个时候身份已经做了彻底的转换,也算是实现了我之前想达到的目的,就彻底地把我自己给 DAO 了。


Jack:国内做 DAO 失败率是不是确实要高一些?


Panda:我觉得不能单独说国内国外,海外 DAO 失败的也挺多的。大家都是在这个领域去探索,只是说国内的话目前更多偏向于像兴趣小组,可能前期大家并没有太多的一些金钱利益纠葛,自然而然不会想到蛋糕分配的情况。但是国内 DAO 一旦涉及到利益方面的一些分配来说,是会变得挺复杂的,这是实话。


Jack:PandaDAO 从之前 DeWork 上最大的 DAO 组织,到现在退款解散,的确有些可惜。


Panda:我倒不觉得可惜。因为现在社区彻底自治了之后,社区未来会怎么发展,这个谁也不知道,我也没有任何话语权。大家现在处于一个混沌期,非常类似 ConstitutionDAO 解散的那一刻,当初它解散的时候,大家也在想怎么办。有人在解散之前,大量地抛售 People Token,有人一直持有,还有人去进行新的社区组建。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 DAO 组织应该有的样子,每一个人都可以基于原生 Token 加入进来,也可以自由的离开。(PandaDAO)社区解散了之后,可能会有人去建投研小组,可能有人去从事治理工作,可能有人去开发出其他的产品。大家现在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可以在原有的社区和基础上去构建自己想要的一些东西。


BlockBeats 注,在访谈最后,Panda 表示希望通过 BlockBeats 向原 PandaDAO 社区传递自己的心声。原文转述见本文结尾处。


多签持有者 0xAA:「PandaDAO 解散退款,至少开了一个好头」


0xAA 是 PeopleDAO 核心成员,也是社区选举的 PeopleDAO 多签持有者。PeopleDAO 为 PandaDAO 社区提供了初始的孵化资源,PeopleDAO 多签也作为 PandaDAO 国库多签,审核与执行 PandaDAO 社区的财务提案。在否决 UST 挖矿提案,防止 PandaDAO 卷入 Luna 崩盘灾难一事中,0xAA 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Jack:0xAA 是否参与 PandaDAO 的决策?


0xAA:我主要是作为多签人之一,执行他们的社区提案和多签交易。他们 Proposal 有 18 个,多签执行的交易可能有 100 笔左右。因为我们(PeopleDAO)希望每一个子 DAO 都能够比较独立的发展,不希望去影响它。PandaDAO 孵化的过程中我们提供了最初始的一些资金支持,还有一些人才的支持,有来自社区的开发者。目前 PeopleDAO 也在孵化一些 web3 公共品项目,例如立志解决非洲人口拐卖问题的研究组织 Lost Children of Benin Cit。


Jack:0xAA 能否从自己的视角,分析一下 PandaDAO 出现问题的原因?


0xAA:我觉得是综合的问题,加上这个熊市悲观情绪的渲染。


首先是关于退款。PandaDAO 中途有很多人因为熊市了,想退出。那么 PandaDAO 那时候就开启了一个退款提案,是每一个 PANDA 以 0.005 DAI 的比例去退款。这个退款设得太高了,因为可能一开始想没有那么多人会退款,然后就按照市价去进行数额的设定。但是后来退款的人太多了,之后就发现这个过高的数额不能持续。这样很多人就觉得是不是团队的信誉有问题,社区跟团队之间就开始产生不信任,不信任加大可能就导致了共识的破裂,然后更多人就希望能够退出。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治理的问题,可能社区觉得他们的声音太小。PandaDAO 的提案中间有一个审核制,是由 14 个人组成的一个审核小组去审核每一个提案。其实很多 DAO 都有这么一个制度,因为如果你提案太多的话,可能声音太多,真正有用的提案可能就会被淹没。但是 PandaDAO 的审核小组可能从社区选上来的人太少了,所以社区觉得很多声音发不出来。


Jack:审核小组成员组成比例是什么样?


0xAA:一部分是核心团队核心,一部分是社区推选,人数比例可能是社区成员推举出来的比例不到 50%(这个数字我不太确定)。这个肯定是有一点问题的,我觉得是制度设计问题。如果以后的 DAO(新 PandaDAO)要再去做的话,需要把这个提案流程做得更去中心化一些,至少让所有的社区成员要有一个去中心化的参与感。


Jack:MC79 认为如果早一点充值回购合约,就不会出现信任危机。0xAA 怎么看?


0xAA:这种观点是不对的。因为退款的金额设得太高了,那么前面的人去兑换了,那后面的人就兑不了。所以当时的退款就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国库没有那么多的资产去支持退款。


Jack:解散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吗?


0xAA:对,我觉得这是大家的共识,社区成员都希望这样,最后团队也希望这样。我也是同意他们解散的,就是按照提案的结果去执行。我觉得 99% 的 Web3 项目,可能最后大部分都是失败的项目,或者是没有能够维护好社区的项目,投资者的资金没有任何保障,可能创始团队就拿着(资金)跑了。我觉得 PandaDAO(解散退款)至少开了一个好头,即使社区跟(团队)核心产生了共识问题,也能够以这种清算的方式去进行退款。


Jack:PandaDAO 遇到的问题会不会在其他 DAO 身上出现?


0xAA:可能大部分 DAO 其实治理上都是非常中心化的,所以就存在社区跟(团队)核心会有(信任)问题。People DAO 之后的解决方案就是,如果之后我们再去孵化子 DAO 时会去提供一个治理层(制度优化)。由 People DAO 每个月或者每周去进行一个统计,看社区的意见有没有传达到(团队)核心里,不断的去优化制度。


Jack:People DAO 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治理问题?


0xAA:People DAO 目前没有,因为我们的提案是一个非常自由的方式。第二是我们没有发行 Token,People 这个 Token 是之前 Constitution DAO 发行的,我们只是沿用了过来,也就不存在投资人跟这个核心团队的矛盾了。


Jack:0xAA 怎么看新的 PandaDAO 社区?


0xAA:这个我听说了,也是 MC79 和一些社区大户还有社区成员做的,我觉得很好。项目方解散之后,所有的资产都可以退款,大家随时可以选择去退款,也可以拿着 PANDA Token 再去做一个自治的 DAO,我没有进去,但觉得也挺好的。不管成功与否,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社区成员 MC79:「当出现问题时,团队需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


MC79 是 PandaDAO 是非常受认可的 PandaDAO「社区大户」。在回购合约出现问题,社区恐慌情绪蔓延时,MC79 努力与核心团队沟通,维护社区和谐与信心,甚至自掏腰包,为社区代回购了大量 PANDA Token。


Jack:最开始为什么加入 PandaDAO?


MC79:我是之前买了 PEOPLE,然后就一直对 DAO 这一种形式比较喜欢,感觉这个形式应该是「未来公司」的一种形式。而且 Panda 有个人魅力,我以前在推特上也经常关注 Panda 的一些推文,觉得他这个人比较好,感觉他的性格跟我比较像。


所以当 PandaDAO 出了 0.005 的回购公告后,我觉得就是一个机会,可能会沿着 People 的老路去走,所以当时就冲了进去。当时的市价比回购价低一点,但是我进去的时候已经是直接顶着回购价在收了,其实并没有套到利的。


Jack:MC79 在社区里主要做什么工作?


MC79:我没有。我就算是这个社区里面明面上的一个最大持有人了,所以在社区比较活跃,大家都比较认可我。这个事情从头至尾我都一直有参与,而且大多数都是我跟 panda 有私聊,所以情况还是比较了解。


Jack:在 MC79 看来,PandaDAO 的主要问题出在哪里?


MC79:我觉得主要还是在回购上面出了问题。当时 5 月份有一部分大户觉得币价一直在跌,就建议用回购的方式,类似 PeopleDAO 的这种方式,去支撑这个币价和对 PANDA 的信心。当时他们就在社区里跟 Panda 反映了一下,最后 Panda 也同意了。当这个提案答应了以后,潘多拉的魔盒就打开了。大家都觉得这种有底部支撑的机制挺好,或许可以重振市场的信心,至少就把我振奋进来了。


其实如果按照原来 Panda 的想法,我估计如果是单单做回购的话,问题应该不会太大。但做回购合约花的时间可能相对长了一点,或者也可能是 Panda 想着用在(RPC)NFT 上。所以就在 NFT 发行的同一天,去开启了回购的计划。


但是因为之前承诺的 0.005 的回购价格,所以可以说是被绑上战车了,只能用 0.005 这个回购价去做。这就导致最后变成了一个无限回购,而整个国库因为宣发、工资各种(开支),后来是不够了。而且现在是熊市,大家看到你国库不够的话,肯定就越跑越多,最后变成了挤兑。


Jack:MC79 什么时候开始向 Panda 反映社区问题?


MC79:大概是在 8 月 30 号。我们 8 月 15 号开启的回购合约,然后陆续一直都有在充值。但是我在 8 月 30 号看到充值已经被回购完了以后,就有点着急,希望 Panda 尽快充值,给散户一些信心。所以从 8 月 30 号开始,我就跟他私聊,建议他尽快地去充值。


Jack:社区什么时候发现回购合约出问题的?


MC79:社区其实应该有一些人已经知道了,但是他们不说。(社区)有很大一部分人是比较信任 Panda 的,所以也没有仔细地去查看链上的数据,也没有去考虑国库和 Token 的金额是否足以支撑。


在 8 月 30 号我劝过他以后,他并没有怎么回答我,只是告诉我(回购)会要晚一点。当时我觉得也还好,毕竟 8 月 30 号刚刚充完值,我觉得问题不大。到了 31 号这段时间,社区有些来不及走的人就开始吵了,要求充值回购合约。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在 9 月 2 号的时候,因为担心这些人会导致整个社区的崩溃,就先用自己的资金帮团队做了一部分的代回购,这样让几个特别吵的(成员)先回购走人。毕竟社区很多人都会跟风的,如果一直有人在那里闹事的话,很容易大家都会跑。


Jack:团队有没有以公告的形式,在社区里进行通知?


MC79:没有。所以社区对团队的处理比较不满,也是这个原因。当时 Panda 在社区里和群里都是说,我就要卡住你们,不让你们随意地走,你们要走的话可以,在市场上(以市价)兑换。因为那些吵的人,他们并没有持有 RPC,他们只是社区的一些老人,是早就想走的。


所以 Panda 其实应该是心里有气,或者是他其实也知道回购的金额并不能完全支撑。总之就从 8 月 30 号一直拖延到了 9 月 14 号,才重新开始在回购合约里面放了 50 万美金,但中间我跟他也沟通了好几次。


当然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国库不够支撑,只是非常着急,说你要尽快地把这个钱充进去,否则社区会不停地有人闹,推迟一天,就会有更多的人出来闹。因为 RPC 对外的宣传是永久保底,那么你就不能让它(无法回购)导致你失去信用。我当时只担心挤兑,并没有想到国库是不够支撑的。


Jack:RPC 保底是以什么资产为锚定?


MC79:Panda 原来的想法,是绑定稳定币出去的,因为你不从稳定币出去的话,就相当于一个双币的 DeFi 了。所以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最终一定要有 0.005 保底的。我觉得 Panda 开头的想法是,NFT 的发行再怎么差也会有一部分的收入,如果是有这份收入,其实国库是足够支撑的。但我们发行 NFT,最终国库并没有任何的以太坊收入,只有 PANDA 的收入,而 PANDA 的收入大部分还是这些老人在买。


Jack:从 MC79 的角度来看,团队在处理整件事的过程有没有失误?


MC79:在我看来有几个关键的点,其实可以做的更好。第一个是在 8 月 30 号的时候,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我可能会怼更多的钱上去,不会让(回购合约)就有空窗期。因为虽然是有挺多人想走,但毕竟还是散户多,你如果能尽早地维持信心,我相信不会那么容易的崩盘。


第二个是在团队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当你发现国库空虚的时候,你需要用壮士断腕的精神去处理这个事,就是尽快地发公告,告知社区我们现在这个情况,然后让社区做选择,而不是去一再地拖延,让自己的信誉达到了一个最低点。当社区所有人自己去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么就很难掩盖了。所以你要么就是冲上去拼一把,要么就是尽快告知,让大家有一个选择。


而在 14 号大家都已经发现国库确实是不够的情况下,我也还在跟他沟通,我是希望他能给团队降薪,修改激励方案,或者改组 Core 团队。如果是愿意改组的话,那么社区有人进去(核心团队),第一是能帮忙发现一些比如导致这次事件的漏洞,第二社区至少还能留下一部分人。而且如果愿意现在降薪,未来如果是能融资或者其他产品发行得好的话,拿更多的奖励社区也会同意。这是我的想法,我并没有想着直接就解散,我没有这个想法。


Jack:MC79 认为 Core 团队改组主要是在哪些方面?


MC79:现在的 Core 团队里,我了解大概是 11 个人,其中有 8 个人是做技术的,就是 Panda 招聘的技术,剩下的 3 个是社区选的代表,但是这样的分配我觉得非常的不合理。首先如果所有的决定都由这 11 个人来决定的话,那么 8 个人肯定就能掌握权力对吧。当然有一个议事厅可以做提案,但是任何提案即使议事厅通过以后,也需要 Core 团队去审核。Core 通过后才能上 Snapshot 投票。那么这就相当于整个权利都由 Core 来把控。


Jack:MC79 怎么看解散的决定?


MC79:刚听到解散的消息我是非常气愤的。当时 Panda 直接发了一个公告,我觉得还没有到那一步,你应该向社区公告情况,然后由社区去选择。Panda 是直接根据原来白皮书的一个条款来做的解散,当时我还是比较气愤的,但是后来想了几个小时后,感觉这确实也应该说是「最不坏」的一个方式了。因为如果向社区公告,团队可能要接受很大的压力,社区几乎肯定是所有人都会来指责他们。可能能留下一部分人,但是大部分人肯定会走,那还不如以现在这种方式去解散,可能会对大家都更好了。


Jack:社区现在对于解散是什么情绪?


MC79:还是有一部分人会愿意相信 Panda,当然也有很多诋毁的声音,说他们贪污或者是软跑路之类的。但是在我个人来看其实并不对,Panda 其实只是一个选择性的失误,因为产品出了问题,在熊市里面你确实是很难弥补得了。我个人是觉得 Panda 是一个有想法的人,并不是一个会软跑路的那种人。


Jack:整个事件下来,社区成员损失情况怎么样?


MC79:如果是按以太坊来说,确实损失得不算特别大。但是大家锚定的心理肯定不可能是按照以太坊来算的,很多人都是亏了 70%(美元计价),我好一点,因为我很大一部分资金是在比较低谷的时候买入的,那么现在大概 0.03 的价格,我大概会损失 40% 左右。有一部分不太关注的人,会在那个市场上面去抛掉砸盘。大部分现在还有币的人,都还是留着等这个退款合约。


Jack:为什么想组建新的 PandaDAO?


MC79:我在社区里还是有一点影响力,大家都还是比较认可我,我也不希望 PandaDAO 就这么从此消亡了,所以我还是想把人重新聚起来,然后看后面社区还能再走到哪一步。


Jack:新 PandaDAO 的主要方向?


MC79:目前来说,我们有些小伙伴也在重新跟 Panda 沟通,我们目前打算把 RPC 继续运行下去。因为当时 RPC 不无法运行下去的主要原因也是这个回购的问题,回购卡死了,国库钱又不够,没办法做回购。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们已经做了退款合约的保底,所以 RPC 的逻辑还是存在的。作为市场上唯一一个用以太坊永远保底的 NFT,我觉得它还是有自己的价值的。等退款后,如果留下的人愿意继续,那么我们就继续往前行。


Jack:新 DAO 金库资金是从哪里来?谁去管理?


MC79:我们现在正在选举金库的多签,然后由愿意留下来的这些人去做这个多签金库。至于资金的来源,我想了一下,现在 RPC 重新运转的话,也就只需要一个首笔奖励。我们打算用捐款的方式,就是大户甚至 Panda 都愿意捐款,我们捐一部分钱出来做一个奖励池,让 RPC 重新运转起来。但 RPC 运转起来以后,它的手续费是可以重新补充回金库里的,这样就可以轮动起来了。


Jack:新社区治理机制有什么变化?提案谁来审核?


MC79:目前我们正在选举治理委员会,这个治理委员是由所有的 DAO 成员去做选举。关于提案方面,我们想做一定的优化,让任何人都可以做提案,然后看提案的点赞率,来判断是否需要上 Snapshot。现在 DAO 治理还在探索,我们在在老社区的时候,其实已经经组织了一个 DAO 研讨小组,但结果还没出来就解散了,现在我们可能还会继续重新探索。因为时间还很充足,毕竟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先把 RPC 运转起来,其他的再往后都不着急。


结语


9 月 29 日,在经过多轮安全审计后,PandaDAO 退款程序正式开启。从一个「做去中心化数据媒体」的简单想法,到发行 Token、设计回购、上线 NFT 协议,成为 DeWork 上最大的 DAO 组织,PandaDAO 过去一年的发展和变化超出了社区所有人的预期。它的成功令人惊喜,它的解散也令人唏嘘。


在经历了 PandaDAO 此次事件后,我们不禁去思考,一个 DAO 究竟应该如何保持自己的初心和发展方向?应该如何把控成员的进入和退出?以及如何平衡社区里的不同价值观念和利益分配?


在访谈了社区的各方成员后,我们不难发现,PandaDAO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社区在治理机制尚未完善的情况下,容纳了过多价值观和利益目标存在本质区别的成员。一个想要做去中心化数据媒体的 DAO 组织,不仅吸引了开发者,还吸引了不少以投机为目的的 Token、NFT 交易者。这也使得社区的发展偏离了原本的方向,利益的分配变得更加复杂,最终通过不完善的治理机制将问题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实际上,PandaDAO 事件并不是个例,当前许多 DAO 组织,多多少少都会遇到与之相似的问题。正如 Vitalik 在一次采访中说的那样,「以太坊最难的工作不是技术开发,而是让社区里的所有人都满意」。社区如何治理、产品怎么开发、利益如何分配,这些都反映了 DAO 这种新兴组织形式还需要走的漫漫长路。但尽管 PandaDAO 的解散让熊市又多了一些悲观色彩,对于 DAO 的探索还是不应该停止。


最后,我们用 Panda 留给社区的话作为结尾:


「我觉得就到今天这个地步,虽然做的并不是很完善,我还是希望通过 BlockBeats,给现在还在的一些 DAO 成员说一些话。


虽然说之前我们做了一些正确的地方,但也有做的一些不对的地方,不管是 core 成员也好,或者是其他运营小组也好,开发者也好,甚至其他普通的社区成员也好。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整个社区面临解散了,对之前所做的一些不正确的决定,对大家说声抱歉,不好意思,作为 Leader,DAO 做的一些错误的事情,我也有对应的一些责任。


但我觉得解散并不意味着它就此会消亡。解散了之后,它会形成一个彻底的、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之后任何人都不需要再去征询任何人的意见,就可以在 DAO 社区去构建自己想要做的任何的东西。他们可以去联系工程师,去做他们各种各样想要实现的东西,像做交易员的,他们可以联系在一起,然后去做各种各样的交易,做投资的也是一样。整个 DAO 组织会更加的开放,同时也会更加的自治,权力也会更加的均衡。


首先我觉得 DAO 是一个免信任的网络。对于这一点,我们已经把退款合约写出来了,所有的人都可以基于这个退款合约进行退款,基本属于一个透明、免信任的网络。那对于其他同行来说,我觉得要尽可能避免我们走过的一些路,不要把 DAO 当成一个公司去运营。DAO 并不等同于公司,但也并不等同于兴趣小组,它应该是一个新的组织架构。之后其他做 DAO 的一些小伙伴和同行们可能需要注意这一点。同时 DAO 的创始人不应该对社区有过多的干涉和控制,这是我认为同行们可以吸取的一些教训跟经验。


最后一点,希望 PandaDAO 解散之后,它重生能够越来越好。我觉得一个 DAO 的成功,真的就是把创始人给 DAO 了,这就是这个 DAO 最大的成功。这次解散了之后,我对整个社区也不再有任何的话语权,也算是希望把自己彻底给 DAO 了。希望社区其他的人能够在新社区里,能将自己的特长和优势更好的发挥出来,谢谢。」

DAO
PandaDAO
PeopleDAO
DeWork
对话一线
对话行业一线拼搏的创业者们
相关文章
黄益平:关于央行数字货币与加密货币的一些猜想与思考
加密货币领域一些诸如代币化、分布式账本、区块链技术等新型数字技术对于正规金融体系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
01-29
对话一线
对话SignalPlus:未来5年希望加密期权交易量增长10-20倍
耐心等待下一轮周期之间,期权交易再次被市场关注。
01-18
对话一线
V神2023首次Reddit AMA 12问12答
1月11日,以太坊基金会(EF)研究团队成员在Reddit上展开了第九次AMA。本文节选了Vitalik对社区提问的回答。
01-14
对话一线
热门文章
试试Nostr的首个客户端Damus,推特创始人认可的Web3新社交
试试Nostr的首个客户端Damus,推特创始人认可的Web3新社交
即将空投?从数据看看Lens生态发展的怎么样
即将空投?从数据看看Lens生态发展的怎么样
一个月市值翻倍,Gains Network凭什么单日营收打败GMX?
一个月市值翻倍,Gains Network凭什么单日营收打败GMX?
基于SudoSwap的Launch平台:不会代码也能一键发售NFT
基于SudoSwap的Launch平台:不会代码也能一键发售NFT
Binance新链BNB Greenfield究竟是什么?
Binance新链BNB Greenfield究竟是什么?
下载 BlockBeats APP
商务联系
商务联系
我要投稿爆料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