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2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Binance 在社交媒体发文表示,由全球金融审计、税务和咨询公司 Mazars 负责审计的 Binance 平台 BTC 储备金证明报告已公布。 据 Mazars 审计结果显示,截止 2022 年 11 月 22 日(BTC 区块高度 764327),Binance 平台上用户 BTC 净余额为 575742.4228 枚,储备比率为 101%。 据悉,Mazars 是一家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全球会计师事务所,其美国分部 Mazars USA LLP 曾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公司工作。
43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日本国际事务副部长 Tomoko Amaya 于近期在官方货币和金融机构论坛 (OMFIF) 主办的圆桌会议上发表关于加密资产的演讲时表示向立法者建议,Stablecoin 不得使用算法来稳定其价值,同时需要加强对赎回权的确保。 据悉,该观点最早于 10 月由日本金融管理局提出,且议会于 6 月通过 Stablecoin 法规草案并未将算法 Stablecoin 划入到法规草案的监管范围内。(Cointelegraph)
58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Stablecoin 初创公司 Membrane Finance 宣布完成 200 万欧元种子轮融资,由芬兰风险投资公司 Maki.vc 全资投资。 Membrane Finance 将发行基于欧元的 Stablecoin EUROe,该产品将成为欧盟合规的全储备欧元 Stablecoin。EUROe 目前已获颁芬兰电子货币许可证,计划于 2023 年初推出。
1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据官方消息,Solana 生态 DeFi 项目 Mercurial 推出 Meteora 计划以对品牌、治理等方面等进行改进。Mercurial 将更名为 Meteora 并将其借贷和 AMM 作为独立项目推出,并将推出 DAO 使 Token 持有者参与项目治理。此外,Mercurial 还将发行新 Token,并空投给现有 Token 持有者。
20万华人的迪拜:亚洲的另一大Web3之都
当今Web3发展的浪潮里,迪拜一定是不容小觑的一股力量。这个最有名的阿拉伯酋长国如今投入了大量资金、放宽政策,利用便利地理位置,构建了属于自己的金融中心。

加密行业的华人故事是波折的,华人助力了蓬勃的加密行业发展,现在的华人势力却多少有一些漂泊。


2013 年左右的加密行业在中国大陆、日本开启,然后香港开始发力。2014 年日本的 Mt Gox 破产之后,美元交易开始在香港通过 Bitfinex 发力。2016 年,Bitfinex 成为了最大的非人民币交易所。Bitfinex 背靠大中华区,与同在香港起家的 Tether 关系紧密,提供了一系列支持。香港的生态圈也的确让这些大品牌做了起来,做出了 FTX(后来搬去了巴哈马),BitMEX……中国大陆也曾是加密行业的起点,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也曾多次前往中国尝试融资。


随着中国大陆的比特币禁令,大陆的巨头公司改变了业务,通过回购、借壳等再别处开辟新路。大陆的比特币禁令也十分影响香港的加密圈子,再加上疫情期间香港一度为人诟病的疫情政策,此后大量新势力去往了新加坡。


新加坡现在已经是东亚的 Web3 中心,但是以后会不会继续是,答案未知。


2022 年的 10 月,亚州区域的 Web3 开了一场盛会 Asia Token 2049,许多圈内人月初参会之后,又在月中马不停蹄地来迪拜参加了全球最大的技术盛会 Gitex,去看看分展 the Blockchain Summit 和 Metaverse 展馆里有什么前沿项目。随着新加坡对 Web3 的政策收紧,迪拜放松邀请的政策,中东北非蓬勃发展的 Web3 产业似乎也吸引着永远都在 FOMO 的圈内人来此寻找更适合游泳的环境。


当今 Web3 发展的浪潮里,迪拜一定是不容小觑的一股力量。这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最有名的酋长国本身的政治经济发展已经受惠于几任极其高瞻远瞩的领导人的国策,如今更是投入了大量资金、放宽政策,利用自己处于波斯湾港口,临近霍尔木兹海峡的便利地理位置,构建了属于自己的金融中心、交通枢纽,虽然国土不大,她软实力惊人,能在前沿的领域有属于自己的重要声音。目前,迪拜是 Web3 行业发展最快的目的地之一。笔者作为迪拜的居民,私认为阿联酋即是中东北非之光,今天也借律动的平台,和大家聊一聊迪拜的 Web3 的发展。


贸易港的传说——以小搏大、敢于天下先的政策


在 19 世纪初之前,迪拜是一个小渔村,因为是一个毗邻伊朗的港口,所以成为了通商至波斯的商业驿站,主要从事渔业、造船、采珠业。到了 19 世纪,迪拜开始逐步经历现代化,并在政治上和原来的死对头阿布扎比搞好了关系。19 世纪到 1960 年代发现石油、1970 年代组建阿联酋之前,迪拜已经做了一系列非常高瞻远瞩的政策决定。1833 年,迪拜由今天的 Al Maktoum 家族掌权,该家族采取了一系列自由政策。1901 年,时任酋长 Maktoum bin Hasher Al Maktoum 宣布将迪拜作为一个自由贸易港,对进出口商品不征税赋。之后的酋长也沿用这样的自由贸易政策,在发现石油之前,家族已经将迪拜打造成了一个吞吐量颇丰的波斯湾重要港口。也因为迪拜邻近伊朗,许多伊朗商人经由迪拜去往世界,并最终在迪拜安家。


毗邻伊朗的迪拜,早年受惠于波斯对外的商贸口


1958 年,Rashid bin Saeed Al Maktoum 接任酋长,在他的带领下,迪拜从一隅采珠港口发展成了璀璨辉煌的国际大都市和商贸中心。这位酋长高屋建瓴的政策本能是迪拜的福气。在 1958 年,迪拜还没有发现石油,但是这位酋长已经开始着重发展经济多样化,利用迪拜从贸易里获取的盈余大力重新投资基础设施,修建自然水管道、扩张电力、兴建酒店、建造机场等。酋长的基础设施发展也不是一直资金充沛或者被人认可,在修建第一条连接迪拜水路的大桥时,酋长囊中羞涩,向小舅子卡塔尔掌权人借了一笔钱,用通桥后的过路费还款。


1966 年,迪拜在水下发现了石油,从此走上了「头顶一块布,全球我最富」的生活。但是迪拜又是幸运的,石油这个对于中东大多数国家来说是潘多拉的魔盒的东西,却并没有过多地毁坏迪拜的独立与发展。酋长 Rashid bin Saeed Al Maktoum 曾说过一句名言,「我的祖父骑骆驼,我父亲骑骆驼,我开奔驰,我儿子开路虎,他儿子会开路虎,但他儿子会骑骆驼」,一语道破石油这个重资源的可枯竭性。所以 Maktoum 家族一直都大力致力于用石油钱多样化发展经济。


1971 年,迪拜联合阿布扎比、沙迦等,组成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政治上安下了心。之后,在现任酋长的哥哥和现任酋长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 的带领下,迪拜继续开拓不同的产业。现任酋长大力发展房地产业,王室产业和迪拜政府产业往往不分家。之后 70 年代欧美经历石油危机的滞涨时,迪拜接着发展,在这段时间看到了阿行首行、修建酒店、沙滩、大桥等。在 70 年代,石油收入占迪拜 GDP 的 24%,到了 2004,此比例仅为 7%。


现任酋长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 (前妻约旦公主在英国打天价离婚案的)


进入 1990 年代之后,阿联酋从海湾战争里隐出成为了一个低调的赢家,持续吸引外国商家入驻迪拜。阿联酋和西方搞好关系,尽量远离意识形态桎梏,利用西方自由主义浪潮继续猛攻经济。迪拜被人认为是中东的香港,她与伊朗的关系被人认为和香港与大陆的关系很像。与伊朗不同,阿联酋也颇具「嘴上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在实际政策操作上灵活性远超伊朗。


2029 年,迪拜的最后一桶石油将会耗尽。在一些极其具有政治前瞻性脑洞很大(虽然父权严重)的掌权人的带领下,迪拜现在大力挺进 Web3 和 Metaverse,将城市经济多元化的重要一棒交给了这个蓬勃发展的新行业。


2022 年 8 月,迪拜酋长亲自宣布了 Metaverse Strategy,旨在进一步扩张迪拜在元宇宙的影响力。在计划前,已经有 1,000 家区块链和元宇宙公司选择在迪拜扎根。计划之后,迪拜预计在 2030 年前可以增加 3 万个虚拟工作岗位,为迪拜经济增加$40 亿的附加价值。


在迪拜的大街上随处可见 Web3 公司投放的广告,在 Web3 用户资源稀缺的今天,公司们更是在这土地上力争每一个有钱、有 smartphone、Web3 接受程度高的高质量用户。


迪拜随处可见Web3的投放广告


迪拜的元宇宙和区块链监管/政府机构


迪拜的监管机构,最需要知道是成立于 2022 年 3 月发牌照的虚拟资产监管局 VARA(Virtual Assets and Regulatory Authority)。VARA 采取一套轻量型的合规模型 Test-Adapt-Scale,对于虚拟货币的公司给予牌照监管较松。在 VARA 的推动下,币安、FTX、crypto.com、Bybit 等都在迪拜拿了牌照,在迪拜开设总公司或者分公司。由于印度宣布对虚拟资产征收 30% 的税,印度的交易所例如 WazirX 也搬来了迪拜。中东重要交易所 BitOasis 也是拿了 VARA 的牌照在迪拜发展。早在 5 月,VARA 就成为了第一个在元宇宙持有土地的监管机构,彼时通过 Sandbox 买了一块土地。可见 VARA 敢为人先大力尝试元宇宙、促进「无边界 borderless」贸易的动作和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迪拜的高级管理层在阿拉伯语的基础上基本都会讲流利且遣词造句耐人寻味的英语。笔者有幸在迪拜受邀参与了许多技术界和经济界的活动,听了不少高官的演讲。例如在 Gitex 期间,笔者参与了一些有伊朗政府官员和阿联酋官员参与的一些活动。在活动上,伊朗高级官员/技术公司大佬英语讲得磕磕碰碰,而阿联酋官员发音标准,伊朗大佬讲话时底下昏昏欲睡,而阿联酋官员能将参与者代入那个一片光明的「未来」的世界。同样的,笔者之前在国际金融机构任职时也发现大陆的一些高官英语不行。由于币安和不少华人 Web3 创业项目也在迪拜,币安掌托人之一的何一就颇受诟病英语不够好。笔者也在迪拜接触了一些华人 VC 和项目,不少掌托人其实不会英语或者英语口音颇重。相比之下,迪拜政府势力的语言优势和革新程度是这座城市的巨大优势之一。


Dubai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re (DIFC) 在迪拜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力量,也是一个重要街区。DIFC 旗下有一个专注 FinTech 孵化的孵化器和生态系统 FinTech Hive,重点孵化扶持在支付方式上能进行创新,抓住中东这个急剧蓬勃发展的 FinTech 市场的风。除了孵化传统在交易方式上的 FinTech 企业,FinTech Hive 也偶尔会看向能切实解决交易问题的加密货币解决方式。2020 年 1 月,现任酋长注资了 10 亿迪拉姆开通了 Dubai Future District Fund,属于 DIFC 创新中心下,用以投资投资迪拜的金融未来的 VC 群体和创业机构。


Dubai Multi Commodities Centre (DMCC) 传统上主要是一个自由贸易区,分部 DMCC Crypto Centre 主要支持区块链公司在迪拜自由贸易区的落地和发起,在自由贸易区发展公司有许多惠利政策。目前,DMCC 注册了 460 家本土的区块链公司,超过在迪拜注册的区块链公司的 50%。受惠于迪拜的政府支持,瑞士知名的区块链生态系统 Crypto Valley 在中东开设 Crypto Oasis,挖掘中东本土的代币、组建生态系统,连接瑞士和迪拜这两大加密中心。


迪拜未来基金(Dubai Future Foundation)建立于 2016 年,旗下的迪拜未来博物馆是迪拜城中一个重要的地标建筑,目前基金兼具硬件(建筑)和软实力生态系统建设能力,有一系列翔实的推动器项目、孵化器、知识交流平台等,专注挖掘领先的技术,找出下一个「未来」时尚、「未来」足球、「未来」AI,「未来」公务员,等。成立于 2021 年的阿联酋公司 BEDU(bedu.io)是一家立足于元宇宙的本土公司,目前主要业务是做元宇宙 NFT 内容策划与咨询服务,智能合约的审计和发展。公司曾在未来博物馆的特殊活动上宣布了新计划 Project 2117,希望能在接下来十年成为一个元宇宙全境生态,吸引 1 亿用户进入该元宇宙。一些颇具前瞻性的项目往往也可以通过迪拜未来博物馆将名气更升一个台阶。


迪拜未来博物馆,今天也是城里的地标建筑


迪拜商贸与工业局(Dubai Chamber)成立于 1965 年,也在大力促进当地的商贸发展,旨在 2024 年成为全球最好的商贸局。迪拜商贸局也的确在执行,希望能达到这样的愿景。商贸局下属电子经济局(Dubai Chamber of Digital Economy)最近宣布选拔迪拜的 30 个区块链公司加入新的元宇宙教育项目。在商贸局旗下,还设立了专门扶持女性创业者的 Dubai Business Women Council。


除了这些政府在背后的组织,迪拜和阿布扎比还有许多大大小小、资金充沛的 Web3 生态系统内的组织。


除了政府在加密货币里的支持,迪拜政府在商业科技发展方面也以开明著称。政府采取「sandbox testing」沙盒测试模型,将有前景的项目在一个监管层隔离的沙盒环境里进行测试,所以审批扶持项目效率高、自由度大。


迪拜的 Web3「地缘政治」


印度移民颇多的迪拜被印度 Web3 创业者戏称为「印度的 Web3 之都」。印度政府对加密货币产业态度摇摆不定,对于加密玩家的颇高税收都让印度的 Web3 才能大量逃离印度。2022 年 4 月 1 日,印度对所有加密货币营收征收 30% 的收入税,又于 7 月 1 日向电子资产买家加收 1% 的税。大体环境来说,印度虽然没有明确说禁止加密行业发展,但是不同官员在不同环境内多多少少都有鹰派言论,让印度的 Web3 群体感觉监管压力日重。


迪拜飞往印度的航空即多又便宜,航程也是中程


与印度相反,从孟买坐飞机仅 2 个多小时之外的迪拜,不仅签证政策宽松,交通便利,对于 Web3 行业不但不加收税赋,政府反而拿出了真金白银支持 Web3 的基础设施建设、推出利于人才落地的签证政策,等。Polygon 的共同创始人印度人 Sandeep Nailwal 表示,印度的 Web3 人才流失严重。Polygon 的早期投资人为印度红杉资本。Sandeep Nailwal 表示他也不想离开印度,希望能在印度帮助建造一个更好 Web3 平台,但是在目前混沌的监管大环境下,他不得不离开,在 2020 年选择搬到了迪拜。


在 CoinYuppie 对话 Astar 创始人的文章内,创始人们表示葡萄牙、迪拜等的惠利政策在吸引大量人才,由于日本的高税收,更多日本的 Web3 创业者也选择去往瑞士、新加坡、迪拜等地。此前,日本的金融服务局宣布对公司的加密货币资产征收 30% 的公司税,包含未实现收入,这意味着一旦一个代币进入公开市场,即便该代币没有产生收入,它也是需要缴税的。


9 月 30 日,新加坡金管局首席金融科技官针对 Asia Token 2049 的项目宣传表示将严厉打击加密货币投机行为,随着新加坡收紧对加密货币的监管,华人加密货币从业者和企业是否会选择搬来迪拜?笔者目前已知不少圈内企业和朋友除了在新加坡设点,也在迪拜积极筹划分部,似乎迪拜宽松政策的虹吸力会将先落足于新加坡的玩家,又一次吸引到迪拜。


笔者在迪拜业内参加活动,引用 GameFi 业内一位高管的话,他说,新加坡做金融很好,但是做项目不行。在新加坡的项目很少有 VC 能投得起。做项目还是得来迪拜。笔者在迪拜从业,每周都要去大大小小的活动,也从中确实发现了一些华人创业项目,从中东出发打向亚洲,再巩固美欧用户。在迪拜,华人也是一个非常大的群体大约有 20 万人左右,不会英语依然可以在迪拜有不错的生活依然可以在这边做项目。由于银联的普及还有 FinTech 在中东的剧烈发展,在迪拜刷银联卡也到处可以走,加密货币也可以在诸多场所被使用。


除此之外,从迪拜出发,加密货币从业者借助全球第一大航司阿联酋航空,去往其他加密货币中心新加坡、瑞士、葡萄牙、香港、北美开会,也非常容易。


迪拜的优势似乎显而易见。


迪拜距新加坡直航也不少,航程也是中程


Reference
https://mediaoffice.ae/en/news/2022/August/02-08/Dubai-consolidates-its-status
https://www.animocabrands.com/dubais-vara-enters-the-sandbox-and-becomes-first-asset-regulator-with-a-metaverse-hq
https://cryptooasis.ae/about
https://gulfnews.com/business/corporate-news/dubai-web3-firm-bedu-expands-its-services-and-team-1.1660138146278
https://gulfbusiness.com/dubai-based-metaverse-solution-provider-bedu-launches-operations/
https://www.business2community.com/cryptocurrency/best-dubai-cryptocurrency-projects
https://www.moneycontrol.com/news/business/cryptocurrency/the-new-brain-drain-indian-web3-startups-flock-to-dubai-amid-regulatory-uncertainty-stiff-taxes-8378361.html
https://www.ftchinese.com/story/001093603?full=y
https://blockcast.it/2022/10/27/for-some-reason-hong-kong-wants-crypto-back/
https://coinyuppie.com/dialogue-with-astar-founder-and-guo-yu-discussing-the-future-of-web3-and-the-potential-of-the-japanese-blockchain-industry/

https://blockonomi.com/mt-gox-hack/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Web 3.0
栏目
有关Web 3.0, 你不得不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