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34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日本国际事务副部长 Tomoko Amaya 于近期在官方货币和金融机构论坛 (OMFIF) 主办的圆桌会议上发表关于加密资产的演讲时表示向立法者建议,Stablecoin 不得使用算法来稳定其价值,同时需要加强对赎回权的确保。 据悉,该观点最早于 10 月由日本金融管理局提出,且议会于 6 月通过 Stablecoin 法规草案并未将算法 Stablecoin 划入到法规草案的监管范围内。(Cointelegraph)
49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Stablecoin 初创公司 Membrane Finance 宣布完成 200 万欧元种子轮融资,由芬兰风险投资公司 Maki.vc 全资投资。 Membrane Finance 将发行基于欧元的 Stablecoin EUROe,该产品将成为欧盟合规的全储备欧元 Stablecoin。EUROe 目前已获颁芬兰电子货币许可证,计划于 2023 年初推出。
1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据官方消息,Solana 生态 DeFi 项目 Mercurial 推出 Meteora 计划以对品牌、治理等方面等进行改进。Mercurial 将更名为 Meteora 并将其借贷和 AMM 作为独立项目推出,并将推出 DAO 使 Token 持有者参与项目治理。此外,Mercurial 还将发行新 Token,并空投给现有 Token 持有者。
1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Web3 社交网络 Hooked Protocol 发布空投公告,将向现有 Hooked Party Pass NFT 持有者进行总计 6 期的 HOOK 空投活动,每名用户至多可获得 100 枚 HOOK Token。 第一批将于 2022 年 12 月 15 日发放,至多 25 枚 HOOK;接下来的 5 个月内, 每个月首日将分别进行一次空投,每次至多 15 枚 HOOK。空投 HOOK 分配主要将取决于地址的 PancakeSwap 中 HOOK 余额,或 CAKE-HOOK 流动性池中的 LP Token 数量。 后 5 批空投也将提供给长期社区贡献者,包括白名单成员和 Hooked 生态系统的固定参与者,他们将能够从 2022 年 12 月下旬开始获得 Hooked Party Pass Season 2 NFT,只有 Hooked Party Pass Season 2 NFT 持有者有资格参与这 5 批空投。Hooked Party Pass NFT 和 Hooked Party Pass Season 2 NFT 的总和最大数量为 99,999。
从Web2角度理解Web3:扩容及Web3应用构建方式
区块链如何支持大规模用户?Web3的应用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构建出来?
原文作者:jolestar


BlockBeats 注:本文系 Move 语言贡献者 jolestar 于推特发表的系列观点,BlockBeats 整理后发布,原文点击查看



首先给 Web2 的朋友介绍 Web3,不能直接沿用 crypto 的叙事,需要从 Web2 面临的难题入手。  


Web2 的应用越来越重要,同时平台方权力也越来越大,用户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比如对很多用户来说,封禁了微博/Twitter 账户比吊销自己的公司执照影响还大。而这种强大的权力,势必带来政府权力的介入和争夺,而应用要面对不同国家的权力机构,会被不同的法律系统割裂,于是应用只有三种选择:  


1. 收缩运营范围到一国之内,或者拆分成多个实体,根据国家隔离,各自运营(慢慢「捐献」给国家?)。 


2. 等待全球大国之间互相博弈,形成一套全球统一的互联网监管国际法之类的。 


3. 互联网应用生态形成自治体系,开发者,运营方,用户互相制衡,重新分配权利和义务。  


这三个选择里,选项一等于放弃了互联网,承认国家的疆域也需要映射到互联网上。 选项二看国际形势就知道不太可能,另外从业者貌似也做不了什么,也就剩下三了。 


而三本质上是要追求互联网的独立主权,互联网相当于新大陆,要自下而上重新建立自己的规则。  


这点上是个槛,很多人的思维方式无法摆脱民族国家以及自上而下的约束力构建逻辑,不太相信秩序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自下而上构建出来。当然这点可以存疑,毕竟 Web3 还处于概念验证阶段,保留一点可能性总是可以的吧?  


好,既然我们追求互联网主权,应用要摆脱对国家的依附,最需要什么?需要独立的货币以及金融体系。这也很容易理解,任何一个应用,如果它的商业模式依附于美元,那就处于美国政府的权力范围内。而随着这波 DeFi Summer,一个金融体系的雏形也基本具备了。 


那现在是不是直接可以把应用直接接入进来了?其实还有两个关键难题: 


1. 扩容难题,区块链如何支持大规模用户?现在的所有公链加起来,在 Web2 应用的交易量面前,也相当于小水沟和大河的区别。


2. Web3 的应用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构建出来?   


扩容难题是行业之外的人容易产生误解的地方,以为区块链慢是因为这伙人技术不行,用新的技术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这是一个选择,是为了实现去中心化,或者说一个没有超级管理员的系统的必要选择,区块链 Layer1 的主要目标是实现软件系统的「自举」。  


当然,这样一个「自举」的系统并不是纯粹是个技术问题,技术只是提供一个土壤,相当于地利,能不能成长出来,还要看天时和人和,需要有耐心。这里如果对方对技术感兴趣,可以继续聊聊区块链是如何工作的,如何实现去中心化,如何保证一种博弈和制衡机制,PoW,PoS 等,不过也可以跳过。  


讲完了 Layer1 扩容,就可以聊聊 Layer2 的扩容思路了。纯粹从扩容角度理解 Layer2 对技术背景的要求比较高,但它要解决的问题在 Web2 时代就遇到了,18 年的时候写过一篇《通过 ofo 退押金事件看区块链二层解决方案》的文章,比较通俗可以看看。


举个简单例子,用户把自己的资产从链或银行充到互联网应用,资产就归应用控制。如果万一应用出错,或者遇到恶意应用丢失资产,用户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首先是面临的是举证难题。应用内部的交易记录要保证能让用户获取到吧?这就是数据可用性要解决的问题。要有办法通过技术手段生成证明吧?这就是欺诈证明技术要解决的问题。 


然后就是如何仲裁了,Web2 可以依赖法院,Web3 就需要依赖可以忠实执行仲裁程序的平台,而 Layer1 就扮演了这个角色。  


然后就可以聊到 Web3 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构建出来。这个属于开放式问题,不过仅仅把 Web2 接入区块链支付系统的方案,显然是不够的。这个方案只解决了一半问题,应用依然对用户的数据和资产有绝对控制权。 


把应用直接搬到链上做应用链是一种方式,但依然有扩容和成本难题。再一种思路是回归到当初的 p2p 网络,应用是 p2p 网络上的一套协议。之所以 p2p 应用衰落,关键是 p2p 上没有支付系统和身份系统,无法构建正反馈的商业循环,而区块链正好提供了这套机制。 


到这里可以继续聊一聊 DID,SBT,DAO 等,如何在当前区块链这个黑暗森林里构建出程序可识别的身份,信誉以及组织体系。这几个都是大话题,但技术性没那么强,可以聊的点很多,这里就不展开了。 


最后,可以再扯一下元宇宙。元宇宙到底是啥有争论,不过可以先分析一下它不是什么。首先如果它对得起「元」和「宇宙」两个词,应该就不是一个割裂的数字世界。其次它不能是一个有「上帝」的世界,要实现自举。所以,可能区块链,Web3,元宇宙都是同一个大象的多个面而已,我们现在只是在盲人摸象。    


原文链接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Web 3.0
栏目
有关Web 3.0, 你不得不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