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OpenSea 已集成 BNB Chain。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据彭博社报道,Web3 可穿戴科技初创公司 Spatial LABS 已完成 400 万美元 pre-seed 轮融资,Jay-Z 旗下 Marcy Venture 参投。据悉,该公司正在募集 A 轮融资。 Spatial LABS 基于 Polygon 区块链研发元宇宙可穿戴设备,并推出了将服装、可穿戴物品和其他实物融合在一起的元宇宙项目「LNQ」,后续将探索音乐、艺术和零售等领域。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据 CryptoPresales .com 数据显示,今年前五大加密亿万富翁已共计损失约 1127 亿美元。 其中,Binance 创始人 CZ 一年前净资产约为 965 亿美元,目前净资产为 146 亿美元,损失超 820 亿美元,超过马克•扎克伯格和比尔•盖茨财富缩水量的总和。Meta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的财富今年暴跌 560 亿美元,而比尔•盖茨则损失了约 230 亿美元。 FTX 联合创始人 SBF 和 Gary Wang 的财富缩水近 250 亿美元。FTX 暴雷事件发生后短短三周,SBF 损失超 230 亿美元,当前净资产仅不到 10 亿美元。Gary Wang 则损失了 17 亿美元,根据福布斯数据,截至本周,他的净资产为 42 亿美元,低于 59 亿美元的峰值。 Coinbase 首席执行官 Brian Armstrong 的财富今年已缩水 47 亿美元。Ripple 联合创始人 Chris Larsen 的财富今年已缩水 13 亿美元。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据 InvestingCube 报道,印度 Web3 游戏初创公司 Glip 完成 250 万美元 pre-A 轮融资,Hashed Emergent 领投,Beenext 和 Prime Venture Partners 参投。 据悉,截至目前,Glip 融资总金额已达 600 万美元。Glip 提供了一个拥有超过 200 万活跃用户的直播平台,旨在将传统游戏玩家带入 Web3 游戏领域,比如 Axie Infinity、KOF Arena 等,该公司计划利用新资金加速新产品功能开发并拓展全球市场、扩大社区规模。
关于Web3,关于年轻人,关于这个世界
对话y2z Ventures合伙人,年轻一代的Web3
原文标题:《对话 y2z Ventures 合伙人:世界是一场游戏,猎人必须有所猎之物》
原文来源: 深潮 TechFlow 


当谈到 y2z Ventures,你首先想到什么?


年轻创业者的「恩师」?玄学?还是创始人 tt 与 Alen?


相对于 VC 最偏爱的「锦上添花」,y2z Ventures 常常「雪中送炭」。在众多年轻创业者一无所有,甚至「潦倒无助」的时候,y2z 往往会坚定地给予支持。Mask、Rct.ai、纯白矩阵、SeeDAO、Ethsign……华人 Web3 新势力的背后,站着 y2z Ventures。


而与此同时,y2z Ventures 又保持着自己独特的投资方法论和 Value Add,面相、八字、算卦……他们有关于「玄学」的指标别树一帜。两位带着理想主义却又不那么「传统」和「正经」的合伙人,将漫画与游戏作为生活工作物语,闯荡世界,在 Web3 世界中开启了伟大航 DAO。


带着好奇与敬意,深潮 TechFlow 对话 y2z Ventures 合伙人 Alen,关于 Web3,关于年轻人,关于这个世界……



从粉丝到领路人


深潮 TechFlow:方便做一下自我介绍吗,您是怎么进入加密世界并与 tt 相识,然后成为如今 y2z Ventures 的合伙人?


Alen:好的。我是 Alen,之前在一个做传统 A 股的二级市场私募,加入币圈、认识 tt 其实属于机缘巧合。


2016 年,A 股炒了一波区块链的概念,因为 2015 年的时候以太坊上线了,年末 Vitalik 的头像还出现在了《经济学人》里面。当时,我去参加一个国泰君安办的区块链大会,听了很多所谓「智能合约改变行业」的滔滔大论,觉得离落地实在是太远了,很难体现在实际业绩里。正好那个时候我听到了 tt 的演讲,他跟很多很官方的演讲不一样。


他说,以太坊 IC0 的时候值一块钱,现在一年翻了 100 倍,我们准备做中国的以太坊,你觉得能有多少倍。我当时就被吸引了,太朴实单纯直戳心灵了!因为首先它是一个一二级套利的机会,同时它没监管,容易实现流动性溢价的变现。基本上我觉得做传统股票 IPO 套利的都应该能 get 到那个点。然后我就加入了 IC0 的 QQ 群默默潜水,不过我当时只是觉得能赚钱,还不太认可这些东西,觉得里面的人都太有想象力和格局了,因为明显不太符合一些常识和证券法。


2017 年,我遇到了 IC0 的狂热大潮,看到小蚁涨了,就开始又关注这块,认真地研究了一下以太坊比特币这些概念,觉得最让我感到神奇的是那种可能性。举个例子,当时 Decentraland 到上海路演,我觉得他们的概念特别好,就想过去听听。那天正好下大雨,只去了 2、3 个人,于是就和他们聊了 2 个小时,结果没想到几年以后市值这么高。区块链给了即使一个普通人也能有渠道和远在半个地球之外的项目方进行平等交流的机会,并且他们也很愿意跟你交流,同时你还能有渠道去投资,甚至可能赚大钱。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在传统市场完全不敢想象。当然赚钱是一部分,主要是这种能接触投资到世界级创新的可能性和氛围很吸引我。


那时候我一直觉得 tt 是非常特别的,所以每次看到有他的演讲,我都会去听。我记得他在 2017 年年底就会去讲一些 DAO、青色组织、复杂网络、因果关系、人机结合的东西,即使现在已经变成了显学,但那个时候在国内币圈也是非常特别的存在。每次听都是新的东西,并且 tt 总能用只属于自己的风格把内核传递出来,听完都会非常有收获。但其实一直有着粉丝滤镜,没怎么交流过。


2019 年,币圈熊市,我正好看到 tt 这边 X order 在招人,就带着对 tt 的粉丝滤镜加入了,记得那时候就和我说了亿万个 token 的未来,在 NFT 还没起飞的时候,可见对 Crypto 和金融化是非常有信仰的。当时 X order 我们有大致三个部分:


一个是叫甜甜圈,专门去推特上去汇集一些有趣的新项目,定期分享一下 alpha ;


还有专门研究数据,想要结合社交数据和链上数据来发现 alpha;


另外还有一个 labs,想要做一些复杂学科的前沿研究。


同时内部还做了很多所谓 Dao 的组织形式的尝试,踩了很多坑。tt 是不会管你具体做什么的,觉得有趣就行,当时我们还会帮比特币算命,研究玄学之类的。


2021 年,有个契机,19 年 tt 投了 mask 的 suji、还有纯白矩阵的吴啸,都开花结果了,于是解锁了新的兴趣点,看着优秀的年轻人成长,实现他人的梦想。当时内部 tt 很喜欢问同事的问题是「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就开始想做一个专门帮助有天赋的华人年轻人的资本。


同时,因为我玩 NFT 比较早,当时看到了几个迹象:


1)NFT 是金融和文化的结合,它隐藏的点在于,你会通过一些涨价去认同这个图片背后的一些信息、文化和一些意识形态。就如果说只是 DeFi 赚钱的话,大家会觉得没什么。但是当它能传递一种意识形态和文化的时候,那它是一个很强大的武器。特别在华人项目叙事一向是弱项的背景下,是有危机感的。


2)Metaverse 太遥远了,但 NFT 是很好的资本载体,能先造出一个可炒作的壳,然后把玩家 or 用户带到未来的 Metaverse 里,这是 Crypto 擅长的;


3)相比于 DeFi,Metaverse 是可以让更多传统 Web2 内容和公司融入到 Web3 的,而这在当时的时间节点上和国内环境下是有很大套利空间的。基于这两个出发点,以及一直以来团队经历过牛熊的信任关系,于是就成立了元宇宙资本。为什么叫这么名字呢?当时还想过起类似「红丸蓝丸」这样带点梗的名字,但想了想不太吉利,发现元宇宙没人叫,索性就叫元宇宙资本了。


如果熟悉 tt 的话,应该记得他当时写过的一篇「梭哈中国梦」的文章。总体而言,我们觉得说和年轻人一起成长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深潮 Tech Flow:对于很多行业从业者而言,谈到元宇宙资本(y2z ventues),谈到 tt,首先想到的词是「感恩」,感谢元宇宙资本在一无所有或者市场最艰难的时刻给予了一些年轻创业者帮助支持,并且在 y2z 的官网首页会有一句话,「We are dedicated to supporting young people and startups……」为什么你们会倾向于关注并投资年轻人群体,并快速做出一些投资决策,有没有一些让你觉得特别深刻的案子?


Alen:确实,其实我们的投资是有一定的路径依赖以及 tt 个人特质的。接触过 tt 的人都会对他产生认同,他有一些很独特的点,他的超前的观点,Sense,创新力,叙事力,感染力,直率单纯又突破限制器的勇气等等,是非常稀缺而重要的。这种特质很容易吸引一些在 N 个标准差以外的年轻人。


tt 也特别喜欢投资这种年轻人,他会觉得很有活力、很有生命力,很有多样性。tt 在内部总会有一个口头禅「你的梦想是什么?」他真的是想帮人完成梦想,并且从中获得快感。同时对自己的定位就是「承上启下」。这也影响着我们,可以说是一种 vibe 和内部共识。


以及,我们总能在一些年轻人的眼里面看到光,这让我们能比较快地去做决策。


我们早期会有一个很简单的投资标准:


要年轻,最好是 95 后;

国际化;

团队要有一定的审美和调性;

独特有创新,金融 Sense 要好;

很重要的一点,团队或者创始人要经历过一些苦难。


17 年的时候有一个概念,就是人的 Token 化,或者说是 Social Token,个人Token。个人 Token 很重要的点就是,个人能被 K 线化,比如说你有些收入能分享给你的粉丝,很不可避免地导致你的个人 Token 会被 token 化。


我们想象一下,如果你去交易的话,你喜欢看什么样的 K 线?你肯定希望是在一个 312 之后、杠杆出清、币价稳定以后去入场。我们看人也会这样,就觉得他如果经历苦难的话,相当于是杠杆出清过了,我们再去跟这个年轻人一起成长,我们会觉得挺有意思的。而且是越痛彻心扉的苦难越好。


说到案例的话一个是现在的很火 AIGC 的公司 rct,21 年年初我们接触了联合创始人显坤。来的时候就觉得他整个人都很 charming,眼上有光,跟我们侃侃而谈 Metaverse。


当时 Metaverse 大家的理解还比较粗浅,rct 2020 年的文章就表达了对 Metaverse 很深入的洞见,我甚至觉得他们是超过一些海外文章的。当时他说,现在的内容消费实在太快了,做一个 3A 大作要三四年,但我们玩游戏可能几十个小时就玩完了,内容的生产远远赶不上内容的消费,一定会需要 AIGC,要有一些 human being 的一些东西。他们就在做这块内容,会让 NPC 越来越像人,所以你的沉浸感要加强,AI 是肯定要参与的,这也会是 Metaverse 很重要的一环。


我们很兴奋,看到这样一个年轻的团队,再加上想法很好的时候,想进入 Crypto,同时本身的叙事和审美又在线,非常稀缺。我们聊到后来不好意思地问了一句,你们 suffer 过什么苦难吗?他说,既然说到这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在侃侃而谈说完了之前的苦难后,我们丝毫没有先表达同情,很开心地想:哇,找到人了。就很快决定要领投。


还有 See Dao 的创始人唐晗,21 年年初来的时候,印象就是一个挺娇小的妹子。她的一些关于 NFT 的认知和我们很相似。谈到 NFT 能让文化和金融结合的时候,会对传统世界带来非常大的冲击,并且表达了很强的焦虑感。当时大部分人在国内还在讲炒图片,炒艺术品,这种情况下一个看似娇弱的妹子能谈这么远大的未来,认知是非常超前的,而且反差感也是很强的。我们就觉得就做啥其实不重要,就投了。


后来其实没有想到唐晗和白鱼能走到现在这样,一年走下来其实很不容易,但每次见面都很兴奋。他们身体是很疲惫的,但是他们眼里面都是「我们又克服了一些难关,我们又检验了出来一些错误的事情,我们向着正确的那个未来又前进了一步」,我们自己都能很容易被感染。


所以我们会很喜欢去投资这样的年轻团队,他们眼里有光。


世界是一场游戏


深潮 TechFlow:业内都会流传有关于 y2z 的一些投资方法,比如说一些比较偏于哲学、风水学的问题,你方便给我们透露一下 y2z ventues 的投资方法论吗,或者说与其他行业 VC 不同的地方?


Alen:其实你并不能证伪我们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游戏。并且我越来越深信这一点,我们这个世界是一个游戏的世界,可能也是由 AI 解析造出来。当你去设计一款开放式的游戏,你会设计很多 NPC,会让这些 NPC 有一些基础的属性,那你可能需要有一个算法去把基础的属性填完,这些 NPC 可能一开始只是有一些定式,跟主角去做一些规定式的文本交流。但是可见的智能化未来里,这个 NPC 或者说角色在出生的时候,就去分配它的属性,同时他的属性可能会随着地域和时间会有不同的 buff 和 debuff,就像线性代数里面矩阵相乘一样,跟主角团的一些交流也会随着时间和地点的变化和剧情的变化而改变。因为我们去创造一个  Metaverse 也是往这个方向去创造,如果说是技术和算力够的话,我们其实完全可以创造出这么一个新的世界。


虽然听起来有点玄,但过去一年发生在身边的事情让我不得不信。可能和 tt 和我都喜欢看漫画,玩游戏有关系。虽然扯的有点远,但是在这种世界观下,很容易认为是有所谓「副本」和「主线任务」的。同时是需要有一群人去完成这些副本的主线任务的。tt 非常擅长发现这些所谓的「主线任务」,比如公链建国,比如超主权稳定币等等,并希望能找到 or 投中身边能完成这些「主线任务」的主人公们。这可以解释很多东西。


如果熟悉 tt 的人就知道,他很喜欢聊群体智慧、涌现、因果关系、复杂系统等等,当然这些概念都是一起的。并且还投资了专门研究复杂网络和因果关系的集智,感兴趣的可以看看他们的文章,偏学术。我们的一级投资,一直是希望投资到「涌现环境中的关键节点」。


加密世界变化太快了, 很难用某个定式去投资,方向上可以用第一性原理,但是路径上具有很大的随机性(运气)。但同时,加密世界又给了这种不确定性足够大的风险溢价作为补偿,总体而言,整个行业都是鼓励创新,鼓励冒险的。这时候最能涌现出创新的环境是非常值钱的。


比如以太坊,就是一种涌现的环境,虽然性能一直在被超越,但是不妨碍它的共识是最强的,开发者社区是最有生命力的,当以太坊的多样性越强,节点越多,其网络价值就越大,其地位就越不可替代,就已经能变成一个永不停歇的自发运转的系统了。


有些创始人,他眼里确实是有光的,总能找到一些有差异化的,符合第一性原理的事情,且占据一个生态位,并且因为其独特的特质,让大家都想和他共事,其能连接的节点越来越多,使得其能成为一个涌现环境中的关键节点。


并且感谢 token,总能在合适的时间点,找到一个 tokenomic 的方式,捕获到这个网络的价值。这也是 tt 老师一直坚信的事情。所以对于我们来说,除了所谓的赛道以外,我们更关注能否投资到这样的年轻人,和其共同成长的时候会很享受。当然理论很美好,实践过程中,因为涉及到人,其实挺难判断的。不可避免地就会借助一些玄学的力量,比如面相、八字等等。(笑)这可能叫「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加快建设中华特色现代 Crypto 投资」。


深潮 TechFlow:您曾经在推特上表达过对华人 Web3 的一些长期看好。对于目前华人创业者「全球流散、处境艰难」的情况,你说「对此并不悲观,也不认为华人在 Web3 领域看不到希望。」这种信心来源于哪里?怎么看待当下华人 Web3 出海的现状?


Alen:我觉得我老有信心了。我们从去年开始成立 y2z 的时候,tt 遇到北京的创业者就说,你赶紧来上海。因为上海就是 Crypto 加文化加金融三个属性都结合在一起,海派文化特别的强,特别适合 open Metaverse 相关的创业。所以我们就把唐晗劝到上海来办公,但刚来就遇到一些政策的问题,于是我们又建议她们润出去,现在他们也已经出海。这里面就看出来,对于有能力,有使命感、有强烈欲望的这种创业者,他们对于为了完成目的去润或者说适应环境是不会排斥。


因为如果是玩游戏,为了完成这个主线任务,要求我润出去,玩游戏的话你肯定就润出去了。无非就是怎么 run,而不是要不要 run。那这就说回来,为什么我们看好华人团队或者华人创业者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这是一群愿意离开舒适圈,在决心上被筛选 or 洗礼过的创业者,他们是会为了生存下去拼尽全力的。


另外是我们本身 Web2 应用的底子很强,有很多优秀的互联网创业者,有很多用户增长,增加产品体验方面的方法论和实战经验。强在生产力和效率,比如交易平台这种 Web3 世界里面最 Web2 的方向,就很能打。这些是有信心的内部原因。


另外的原因就是外部环境在改变。现在的环境可能并不在华人创业者的优势点上,比如因为国内目前有很多压抑的点,所以项目方只能去打海外的市场。而人在国内去打海外的市场,是非常难的。同时,华人也不太擅长去做结构化的叙事和融入所谓的正统性生态的,目前的阶段大家还是集中在 infra 上去做一些创业和投资,因为 infra 的证伪周期实在是太长了。


比如说你做一条公链,只要团队背景强,技术有特点,叙事有创新的,有一定正统性,短期内其实很难去证伪的,类似 zk 这类技术,证伪的壁垒很高,而叙事周期、发币周期、解锁周期和业绩周期又都可以做到错配,所以相对还是比较容易把投资给赚回来的。但应用懂的人又多,直面用户,就比较容易短期证伪,因为目前的基础设施下,用同样的需求逻辑做到同样的 Web2 体验是很难得,这时候就需要结合产品和 ponzi 及叙事的融合,但 ponzi 会需要看 timing,叙事又不是强项,所以应用在这个阶段就相对弱势。Infra 讲究的是一个技术的创新性和打造生态的能力,而这块其实是华人相对缺乏的,华人创业者目前看来最强的还是产品的迭代能力。


但未来这种外部环境是会改变的:


一是在 Infra 建设的差不多了以后,就需要思考怎样把用户导入进 Web 3 世界。那肯定会需要很多应用作为媒介载体,这时候就是华人创业者发挥长处的时间了,这个 timing 不会等太久的。


二是在当这些完成洗礼和筛选的创业者出海以后,会有祛魅和消除信息差的过程。当真的去 face to face 地去跟海外的资方、海外的项目,海外用户打交道以后,可能就会觉得海外的投资者大部分可能想的跟我们想的没有太大区别,或者在同一个 level 上,但是因为目前西方的资本可能还是有话语权和结构化定价权,所以我们可能会在怀疑中选择跟随。但是当那些优秀的创业者进行充分地双向交流以后,发现我们在认知上并没有落后以后,我们会互相学习,会更坚定地去走一些我们相信的一些道路。比如打亚非拉市场等。


三是当已经出海的华人团队通过更充分交流来完成祛魅和建立信心的过程以后,反而可能更好地融入到主流圈子里面。比如之前 mask 给 gitcoin 捐赠做生态,以及 scroll 团队在 devcon 里面有很多 speech 和 workshop,开放地去和开发者交流。他们在 devcon 前一天举办的 Rollup day 请的都是头部核心的人,可以看出已经很好地融入到主流的圈子里了。这些方法论也能逐渐分享给那些从「卷」文化里出来的,想要做开放生态的团队,慢慢帮助更多优秀创业者融入主流体系。


用《论持久战》的话说,就是我们有固有的强的因素,同时不利因素又会发生强弱程度和优劣形式的重大变化。


像国家一样的以太坊文化


深潮 TechFlow:那刚刚也说过,你才参加完波哥大的 Devcon,参会最大的感受和收获是什么?有没有比较看好的项目和赛道?


Alen:最大的感受还是从意识形态上觉得以太坊真的开始像一个链上国家一样去一些文化输出。在开幕式上,他们会请波哥大当地的黑人舞团跳舞,让你觉得像是一场春晚或者奥运会的开幕式,会产生一种文化认同感。


为什么这个会要开在波哥大?


是因为世界上大部分的人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主办方希望扶持发展中国家的一些开发者和当地老百姓。他会想要告诉大家,很多人的传统印象可能会觉得这里不安全,但其实拉美市场是一个很有生命力很多元的市场,他会想去宣传这个理念。在那个环境下,我跟一些人聊,会发现整个会场是不功利的,新人友好的。比如说会场有很多 OG,他们仍然愿意去分享,很愿意去让新的开发者进来,包括发展中国家的开发者。整个大会的会场环境很像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 Co-working space,是一个很尊重开发者,给开发者充分话语权的一个社区。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它鼓励创新,然后鼓励交流,或者说是开源的交流。我相信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个氛围,所以即使现在以太坊的性能存在问题,但大家仍然愿意在上面去做开发。


在技术方面,其实就是 zk、MEV、layer2、Bank Sharding、账户抽象还有 public scolls 全球影响力这些。


我最看好的项目有三个:


一个是明年上线的 DankSharding ,它能解决数据可用性的问题,它的上线会利好各类 OP Rollup。


另一个是账户抽象,智能合约钱包,能让 C 端用户更好地无缝体验 Web 3,更好地 onboarding 用户上来。因为它是智能合约钱包,能玩出很多花活(可以看看 argent 或者 unipass 的一些文章),同时又因为 gas 的关系,不太能在 layer1 上去使用,更多的还是要在 layer2 上去用。这样 DS 和 AA,一个从基础设施供给的角度,一个从解决用户体验增加需求的角度,相信明年 L2 上会有值得期待的应用生态出现。


最后一个是 On-Chain Gaming ,我觉得 On-Chain Gaming 很有意思,有希望成为一个自循环的生态。因为 On-Chain Gaming 在区块链的技术端需要考虑很多,比如说 MEV、Rollup 怎么设计。这些开发都是一些 nuts,会很钻研技术。和那些做应用的创业者不一样,他们在底层技术上知道哪些新技术是能用的,然后并且会去测试。


同时,在用户角度,早期的 On-Chain Gaming 用户很多都是开发者和玩家的结合,是一些技术性用户。这和以太坊早期的生态感觉有点像,一开始通过游戏的机制和游戏的规则,创造出基础共识,并且约定好哪些是稀缺资源,给出一些基础要素的约束。然后这些早期的科学家和玩家会为了争夺这些人为定义出来的稀缺资源去做很多开发,比如说在上面跑脚本,跑一些前端插件,做一些第三方应用,这和很多公链一开始要做的生态是很像的。


同时很多这些玩家还有很强的这种认同性和叙事权。比如说如果玩过 Dark Forest 的话,会知道这些游戏很多都是需要组团的,会形成一个真正有短期目标并且有快速反馈的治理环境。所以我觉得一个成功的链上游戏会形成一个类似公链的生态,甚至可能是一个小 Metaverse,这个很值得去观察,但如何商业化和投资的问题也值得思考。


参会剪影


第三世界国家大有可为


深潮 TechFlow:随着大量从业者涌入,现在新加坡和北美似乎变得越来越「内卷」,于是一些人开始瞄准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非洲和南美的加密市场,你怎么看待这些第三世界国家的 Crypto 市场,会是未来的巨大机会么?


Alen:我觉得会。之前我还挺喜欢一本书的,叫《罗杰斯的环球投资旅行》,大概意思就是罗杰斯骑着摩托旅着游然后把钱给赚了。它的大概理论和时光机理论有点像,然后再加上因地制宜,就能找到很多时空套利和地利套利的机会。


现在看来,新加坡整个成本是很高的,不太适合做一些创业,而且商业化气息很浓。美国挺好的,不管是从人才、技术还是资本来说,都是不缺乏的,但相对来说成本也挺高,甚至比新加坡还高。那边治安也相对来说没那么安全,对于一些没有融到大钱的团队来说,在新加坡和美国生活还是挺难的。


欧洲也有生活成本问题,然后南美语言不通,看到很多华人创业者在去了美国和新加坡后,也会去泰国和巴厘岛看看。这是排除法的结果。


说到第三世界国家,我觉得还挺大有可为的,内外环境导致有些国家对于 Crypto 的接受度很高,他们选择了 Crypto。


比如说拉美国家阿根廷通胀率很高,萨尔瓦多的法定货币是美元和比特币,甚至没有本国法定货币。当地百姓对于本国货币没有什么忠诚度,对支付的法币更讲究的是事实共识,而美元稳定币很容易满足这个需求。很多国家跨国的人员流动很多的,这个过程中一定会伴随着跨境汇款,而 Crypto 能解决跨境汇款的问题。同时,那些国家很多银行体系覆盖率不强,银行开户门槛高,很多人还在用类似现金买点卡充值。在这些国家,只要做好传统的快捷支付和交易,以及做好本土化,比如说用户体验和监管问题,那可能就已经是大杀器了,还用不上所谓的 ponzi 模型。


很多拉美国家也拥有人口优势,方便低成本招人,手机普及率高,教育程度也高,本身对于互联网项目来说也是蓝海,而华人创业者很勤奋又有方法论,如果能做好因地制宜的本土化,去打这些对正统性和 Native 不这么看重的市场,切实地解决他们的需求,发展空间还是挺大的。


不过我最近也遇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在麦德林的 hash house,我提到了看好拉美大市场,给我的反馈就是,中国人说市场,听起来像是「新殖民」,挺敏感。这可能需要创业者去自下而上地、用心地去提供能改善他们生活的价值,才能更好地去获得当地市场。


猎人必有所猎之物


深潮 TechFlow:目前,y2z ventues 主要关注或者未来看好哪些赛道?


Alen:像之前说的,最重要的还是投靠谱的团队和有潜力的年轻人。我们会根据未来主线剧情的推测倒推去投资。在 19 年的时候,tt 就看好亿万个 token 的未来,当时基本都是 FT。直到去年 NFT 开始 大热,可能已经不止亿万个 token 了,当时如果坚定相信这个未来,其实可以倒推出很多投资机会。


今年因为我们上半年出去游历过一次,在 5 月份去巴厘岛的时候,就体感上在非常相信「网络国家」这个未来。未来国际形势可能会越来越恶劣,很多人会想要去出去看一看,去找到一个更适合自己的环境,数字游民这个概念最近很火就是证明。这个过程中,会有新的人群开始加速物理流动起来,在流动的过程中,一些新的意识形态会走向主流,会有新的真的设计到链下肉身的社会实践出现,Crypto 也明显能帮助到这些流动中的人们。


比特币当初发展走的路可能又会走一遍,只是这一次是由一群认同某种理念人再来肉身走一遍。


届时,什么样的 Crypto 项目能帮助这群人?又会有什么新的产品、新的治理模型、新的组织架构出现?这是我们关注的问题。


当时 tt 想做的伟大航 Dao,也是对此的探索。希望探索出大航海时代下,出海华人的生存之道。很多朋友也依然希望能延续下去。


深潮 TechFlow:在整个投资的过程中,tt 带给你的最大的启发或者教会你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Alen:其实言传身教教会了我非常非常多东西,如果说最好的总结的话,可能是率性而活和勇气。因为我跟 tt 相处时间挺长的,整个团队跟 tt 就像家人。他会把这个世界当成一个游戏,始终在找寻世界当下版本的主线副本,以及找寻这个主线副本下自己能达到的生态位,然后尽最大努力去达到这个位置,完全不顾别的东西,率性而活。


这个给我带来的一个启发非常大,这让我想起了我们都很喜欢看的《猎人》里面猎人十戒的第一条:猎人必有所猎之物。在猎人漫画里,每个猎人都必须有一个自己的目标,并且随之努力,但对于目标的设置是不设限的,充满多样性并对此给予最大尊重的。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主线副本和任务,然后不用管别的东西,率性而活,这样会快乐很多。


图片

Alen 和 tt


原文链接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对话一线
栏目
对话行业一线拼搏的创业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