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OpenSea 已集成 BNB Chain。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据彭博社报道,Web3 可穿戴科技初创公司 Spatial LABS 已完成 400 万美元 pre-seed 轮融资,Jay-Z 旗下 Marcy Venture 参投。据悉,该公司正在募集 A 轮融资。 Spatial LABS 基于 Polygon 区块链研发元宇宙可穿戴设备,并推出了将服装、可穿戴物品和其他实物融合在一起的元宇宙项目「LNQ」,后续将探索音乐、艺术和零售等领域。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据 CryptoPresales .com 数据显示,今年前五大加密亿万富翁已共计损失约 1127 亿美元。 其中,Binance 创始人 CZ 一年前净资产约为 965 亿美元,目前净资产为 146 亿美元,损失超 820 亿美元,超过马克•扎克伯格和比尔•盖茨财富缩水量的总和。Meta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的财富今年暴跌 560 亿美元,而比尔•盖茨则损失了约 230 亿美元。 FTX 联合创始人 SBF 和 Gary Wang 的财富缩水近 250 亿美元。FTX 暴雷事件发生后短短三周,SBF 损失超 230 亿美元,当前净资产仅不到 10 亿美元。Gary Wang 则损失了 17 亿美元,根据福布斯数据,截至本周,他的净资产为 42 亿美元,低于 59 亿美元的峰值。 Coinbase 首席执行官 Brian Armstrong 的财富今年已缩水 47 亿美元。Ripple 联合创始人 Chris Larsen 的财富今年已缩水 13 亿美元。
7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据 InvestingCube 报道,印度 Web3 游戏初创公司 Glip 完成 250 万美元 pre-A 轮融资,Hashed Emergent 领投,Beenext 和 Prime Venture Partners 参投。 据悉,截至目前,Glip 融资总金额已达 600 万美元。Glip 提供了一个拥有超过 200 万活跃用户的直播平台,旨在将传统游戏玩家带入 Web3 游戏领域,比如 Axie Infinity、KOF Arena 等,该公司计划利用新资金加速新产品功能开发并拓展全球市场、扩大社区规模。
OP Research:加密世界无法摆脱的人性与运行规律
加密行业的发展目前面临着一些瓶颈,而这些瓶颈可能不仅仅源自技术层面。以人为本,本文粗览瓶颈与破局之道,不期有定论,但求有启示。
原文标题:《OP Research:加密世界无法摆脱的人性与运行规律》
原文作者:DoctorStrange
原文编译:Vincero, YL, CloudY


1. 我们是怎样的动物


假设有一只猩猩,不管是智商高的倭黑猩猩还是肌肉发达脑子莽的银背大猩猩,怎样让它快速地成为种群的霸主呢?


答案很简单,给它一个油桶或者轮胎。动物学家在原始森林中发现,当第一只猩猩学会滚圆桶时,其他猩猩会觉得不可思议而被吓跑,从而这只猩猩在种群中会获得较高的地位。随后,其他猩猩尝试学习这种「最先进的滚桶技术」,就像 80 后、90 后在小学时跟着同龄人学习滚铁环和用中指转书本等行为一样。


 

图:兽王滚桶震八方。


树上的一只夜莺在鸣叫时,会引发一场合唱;第一个跳进水帘洞的猴子便可称王,因为其他猴子跟随着它跳入了洞天。在人类行为上也有类似的模仿同类现象,称之为模因(MEME)效应。比特币(BTC)最初的时候也是因为 MEME 效应而在程序员和极客爱好者中流传。而狗狗币(DOGE)和柴犬币(SHIB)等作为后起之秀,依靠发达的社交媒体传播而广为人知。


这些 MEME Token 的叙事逻辑简单直接,口号极具有煽动性,又有 Elon Musk 等名人效应的加持,跟风者纷纷买入。而主要内容为图片的非同质化 Token (NFT)的流行,最初更是由于社交场景中对身份认同的需求,例如加密朋克(Crypto Punk)头像与无聊猿(BAYC)头像等。因此,加密并非是 MEME 币的主要特征,更多的是类似于明星演唱会中的粉丝从众效应。


基于密码学(Cryptography)的区块链技术构成了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的主要部分,「Crypto」这个简称的代指也因此易主。虽然密码学可以离线使用(例如各国特工与间谍的线下交流),但是区块链技术不能单独存在,需要联网,否则节点之间发送的区块信息不能在其他节点实时同步。当然,比特币在单个节点之间的转账短时间内仍然可以离线操作,待联网后再同步也可。由于当下的互联网(Web2)是加密货币的基础设施,而加密货币和 Web2 又是共同铸就 Web3 的基础设施,因此 Crypto 与 Web3 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合并讨论。


 

图:Crypto 与 Web3,笔者绘图。


在 Web3 这片原野逐渐茂密繁盛之后,MEME 现象逐渐变为陈旧的叙事,许多时候像腐肉一样,不太容易引起猛兽们的哄抢。不过一旦出现绝佳的叙事逻辑,还是会被鬣狗和秃鹫一拥而上吃光。这一点上,无论是机构资本、大户还是散户,都是同样的「害怕错过」(FOMO)心态。


2022 年 10 月 28 日,在 Elon Musk 亲率一众资金完成了对 Twitter 的收购后,DOGE 币价格大幅上涨,成交量激增。由于 Elon Musk 就是 DOGE 币流行的主要推动者,因此投资者对此的预期是 DOGE 币将被引入到 Twitter 的一些支付场景中,这种预期使 DOGE 币的成交量一度再次超过以太坊(ETH)。这说明 MEME 效应依然是下注猛烈的赌场,而技术上的应用前景此时只是跟发牌美女荷官一样的配角(当然这个绿叶配角也不能缺)。


我们就是这样的动物,大部分决策来源于蜥蜴脑的直觉或潜意识,而直觉即是大脑桌面上的快捷方式。人们习惯于直接用鼠标点击快捷程序,而不是调出命令行窗口执行逻辑判断代码。蜥蜴脑喜欢简单而又熟悉的事物(如狗子和狗狗币)、讨厌陌生而复杂的事物(如公链和 Layer 1/2/3)。理性大脑的思考回路漫长,在多数的决策中并没有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即使有少量的理性决策者,乌合之众也会迫使理性随着大流而逐利。非理性,是 Web3 行业中的主要噪音来源。


2. 高级动物的非理性行为


在非理性、狂野的 Web3 大丛林里探险,对数字游民的人性考验极高,需要逐渐剔除人性中的贪、嗔、痴、疑、慢,方能见性成佛。


贪。贪为首恶,主要表现为妄想吃最后一个铜板,试图跟庄家抢鱼头和鱼尾,不及时止盈出货。此为市侩奸商心态。


嗔。趋势反转、持仓币价下跌后不服输,继续加仓;币价上涨卖出后继续涨,不能闲庭信步空着仓,而是悔恨卖飞,高点再次买入被套住。此为暴躁莽夫心态。


痴。幻想拿死一个币几年,价值投资,天长地久,但这个币却不是 BTC 和 ETH。此为恋爱少女心态。


疑。研究行情或某项目的基本信息后,不敢自信而果断参与生态交互或交易。此为踌躇袁绍心态。


慢。不能保持每一天都是学生的状态,不断学习新项目、新知识。老手傲慢的态度会忽略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此为八旗纨绔心态。


要破除心魔,仓位风控是最重要的,因为仓位变动直接影响投资者心态。而研究项目的消息面或基本面、K 线技术分析等只是作为锦上添花、虎边插翼的手段。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如果参与交易后提心吊胆,就说明仓位过重,大概率因为心态随着暴涨暴跌而失衡,从而引发一些错误操作导致亏损。


图:不以 K 喜不以 U 悲,笔者绘图。


在保持平静心态的前提下,「不以 K 喜不以 U 悲」,才能从行业信息、技术研究等方面的角度,精益求精,最优化投资收益率。在 Web3 这片茂密的原始丛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狩猎方式。无论什么样的获利方式,纯粹的利己主义者很难成为最大的胜者。因为在功利心作祟下,一切价值均以套利多少 USD 来计算。然而,棋在局外,好诗不自屋中磨。名噪古今的大诗人,辞藻实属陪衬,李白真正靠的还是真实的武艺剑术及其带来的侠气、苏轼真正靠的却是官宦浮沉中诚挚与过硬的政治素养。真正能在 Web3 中获得巨大利益和名誉的人,一定是不在乎加密叙事本身的人,而是在传统世界里阅历丰富并执着于让更多的人都共赢的人。


3. 从零和博弈到正外部性


历史学家马基雅维利说过:「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才能成功且持久。」这种行为方式称之为有原则的利他主义。以这个标准来看,目前在 Web3 行业中,让所有人得利(包括圈外的其他行业)的模式较为少见。


我们知道,信用货币几乎让所有人的利益都受到了损害。主权国家发行的信用货币,无论是美元、欧元、人民币,其本质就是债务,银行资产数字中 90% 以上来源于信贷活动衍生的债务。1694 年成立的英格兰银行最初发行的银行券完全就是国王的战争债务。而在 Web3 中流行的通用 Token ,例如 BTC、ETH 等,虽然被称之为「虚拟货币」,但底层逻辑却是实体货币(类比于金银),而非基于债务的信用货币。实体货币不需要任何实质的物理意义,就是价值信念的载体。价值的度量,甚至可以是原始人类部落成员都知道位置的大石头。即使是现在,倒塌的柏林墙上的石头,在德国的旅游纪念品商店也能卖到十几欧元到数百欧元(当然并不是每块石头都是真的来自那面墙)。


 

图:倒塌的柏林墙石头纪念品,来源:https://www.facebook.com/rainieis


坚定囤币信徒众多、挖矿成本高昂、产量通缩、钱包容易丢失的 BTC 逐渐变成了很多持币者长时间不会出售的东西,从而减少了交易频次和能源的消耗。对于非高频交易者,现在 BTC 最重要的功能变成了储值。因此,BTC 的价值在于人们想拥有它、保存它,而不是卖出它、放弃它。在过去十几年漫长的买卖换手博弈中,BTC 逐渐集中于头部少数钱包。如此一来,通缩且集中的 BTC 便不适用于 Web3 的通用流行货币。


货币在流行前期的通缩是致命的。明朝前期,铜钱为合法货币,白银为非法货币,但是所有人(包括皇帝)都在私藏白银,并普遍认可白银的价值。百姓把白银铸成块藏匿于地底下,间接造成明朝政府无法获得足够的白银,只能收缴各种农副产品来代替收税,财政能力欠缺。明万历年间,张居正改革正式将白银作为官方货币。热衷于敛财藏银的万历皇帝将民间非法采矿活动合法化后,银矿也很快被挖掘耗尽。16 世纪晚期,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墨西哥和秘鲁,将大量白银从美洲输入到中国。16-17 世纪占美洲产量一半的白银输入到中国。这直接导致明廷国库的白银贬值,以白银计价的商品价格发生了大规模通货膨胀。但由于京城的君王权贵贪墨并私藏了大量白银(跟中心化交易平台的行为类似)、儒家卫道士(真假兼有)赋予君王的不加赋税道德枷锁、地主财阀(通常也是儒学士)的抗税偷税,国库的白银依旧短缺。叠加小冰河气候引发的干旱天灾、女真部落南下,最终导致明帝国破产和覆灭。


因此,理想的 Web3 流通货币需要与历史上失败的白银财政反过来,先有序通胀保证使用者数量和流通量庞大,然后再保证其不会贬值,应尽量避免通缩。囤币行为有时不利于货币的广泛流通和健康经济生态的运行。任何基于通缩机制的货币,都不适合作为最广泛的流通货币。另外,无论是通缩的 BTC、ETH 还是通胀的 DOGE、SHIB 等,几个 Token 的筹码集中分布在头部一千个钱包中。比特币的集中和通缩,多半是富人的游戏(藏真币),或者仅仅是在交易平台存在的虚假成交量(印假币),而在穷人之间的真正流通量较少。


 

 图:囤币党把 7500 枚比特币的钱包私钥丢进了垃圾填埋场,但并不妨碍交易平台印假币砸盘。左图来源: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2020-03-08/doc-iimxxstf7256230.shtml。右图来源: https://zhuanlan.zhihu.com/p/435556626。 


除了比特币和公链币之外,经过公募或者私募后在公链上发行的新币,几乎全部变为短时间的圈钱运动。机构通过私募入场,提前拿到价格较低的筹码;项目方预留部分 Token 给自己,在 Token 上线后抛售,让团队成员大赚一笔尽早退休;而散户只会免费领取空投或者追涨买入。罕有项目方和机构资本真正相信「共建、共享、共有」的去中心化精神。大多数情况下,参与到项目 Token 生态的所有人都面临着「囚徒困境」,都怕别人抢跑抛售或者老鼠仓偷偷出货。于是就会出现大部分 Token 上线后不久就砸盘的情况。由于一些使用程序脚本的「币圈科学家」大量攫取空投或套利,这种博弈和砸盘变本加厉地沦为零和游戏。


图:ICO 后的部分 Token 在上线后不久就被砸盘


我们已经看到了各种项目的 ICO 筹款活动,它们宣扬着加密叙事,但项目与加密货币的原理毫无关系,像是一手捧着圣经一手拿着枪弹抵达美洲的殖民者。这些筹款行为类似于传统金融机构,但又不像它们那样受到监管。


汉朝时出现过的白鹿皮币,就如同项目方发行的定价 Token 。汉武帝命人捕杀长安周围白鹿,把鹿皮切割成方块,由皇家机构垄断经营,强制定价为 1 个白鹿皮币值 40 万铜钱(注意单位),要求诸侯朝贡品里必须有白鹿皮币。于是完成了中央机构对地方财富的收割。法国皇帝利用镍白铜铸造劣质银币,信用破产后无法发行国债借款,因此在英法战争中经常落败。唐肃宗铸造新铜钱「乾元重宝」,强行设置与旧币的兑换比例为 1:50,劫掠旧铜钱。类似的故事发生在 2022 年 5 月,在 Terra 链上不断增发贬值的 LUNA 币,最后被改名 LUNC 币,项目方和交易平台重新发行 LUNA 币,按照不同的新老币置换比例,空投给不同时段的持有者。这些权力滥用行为造成的结果均是民间财富的蒸发和转移。


 

图: 古今发新币都是收割财富的利器,来源: https://kknews.cc/zh-sg/collect/98boroq.html


项目 Token 在公链之间的跨链经常会因为技术漏洞被黑客攻击。例如:2021 年 8 月 10 日,Poly Network 在 ETH、BSC 和 Polygon 多个公链上同时被黑客攻击,损失超过 6 亿美元;2022 年 10 月 7 日,BNB Chain 跨链桥 Token Hub 发生被攻击事件,黑客盗走了 200 万个 BNB;2022 年 11 月 4 日,GALA 币在 BSC 链上被攻击,黑客大量增发该 Token 并抛售。在这些事件中,无论是机构、中心化交易平台还是散户,均蒙受了巨额的财产损失。


一个 Token 只要有项目方,就会有预售或预挖矿,从而制造不平等的参与机会,最终造成 Token 的集中和少数人的权力膨胀。2022 年 10 月,加密原教旨主义程序员 Jack Levin 设计了 XEN 币,它是一个无项目方发行、每个人都是平等地首次挖矿的 Token 。XEN 在以太坊链(ETH)、币安智能链(BSC)等公链上迅速吸引了大量钱包参与挖矿,一度占了 ETH 链上 50% 的发送区块。XEN 币创造性地解决了使用脚本批量挖矿的「科学家」或「女巫」问题,利用其逐利动机,驱使其为参与的普通人牟利。「撸毛党」批量挖矿的钱包越多,普通钱包挖矿等待一段日期后得到的 Token 数量越多,从而让所有人都得利。起初 XEN 不断被挖矿产出,高度通胀,随着时间推移通胀率逐渐下降,最后变为通胀率可忽略的 Token 。


通货膨胀是贝壳在人类文明早期能作为流通货币的原因之一,亦即海贝是长期连续地产出,但却不贬值。海贝在内陆地区稀少且不易获得,而沿海商人在内陆地区贩卖海盐、渔货时,路途遥远,旅程艰辛,自然不遗余力地喊高价。一种可能发生的场景是:作为对消费者的心理补偿,商人将图案独特而瑰丽、美观而耐把玩、壳硬而耐储存、方便随身携带的海贝就赠送给了买主(一般是较为富裕的家庭)。因此海贝作为做溢价保护,天然具有价值。


类似的通胀但是保值的流通货币还有胡椒等香料。直至明朝前期,阿拉伯人从远洋运输贩卖过来的胡椒,十分珍贵且耐储存,依然可以作为公务员的一部分工资发放。一品大员也要用胡椒去买一些生活必需品。胡椒与海贝都是消耗了车船马运输费,本身具有一定价值。就像 XEN 在上线一个月之内的挖矿活动消耗掉 6000 多个 ETH 一样。因此,只有在 ETH 在 2022 年 9 月转 POS 之后变通缩,一个月后在 ETH 链上发行的 XEN 通胀但保值的机制才有成功的微弱可能性。


由于盐铁官方专营,实际上早期民间商人主要经营的是奢侈品。非同质化 Token (NFT)好比是珍珠、犀牛角、玳瑁(珍稀的海龟壳)、象牙、鲸牙、啄木鸟头皮等奢侈品。好成色的珍品可遇不可求,艺术审美也因人而异,流通量不如海贝。每一个 NFT 都各有特色,但是审美差异造成价格差异较大。在有些人眼里,这些奢侈品可能一分钱都不值,还不如布匹绢帛、柴火木炭有用。蓝筹 NFT 的转移更像是上层阶级之间的利益输送和交情挥洒,难以作为平民百姓的支付货币。至于没有审美价值、烂大街的、价格较低的、几乎没有成交量的 NFT 图片,更像是只能喂鸡的软螃蟹壳。低流动性特点也会使大部分 NFT 在熊市无法卖出。


综上,没有项目方的比特币是自由主义,有项目方的山寨币是精英政治。历史上,自由主义和精英政治造成了无数次的贫富差距拉大和财富中心化,这并不奇怪。因为生产力的发展选择了精英主义和自由派的道路,中本聪也无法改变,发明比特币时应已想到最终中心化的结果。财富集中过程最终持续到革命的爆发,平分地权,然后一切周而复始,财富继续集中在少数人手里。


4. 在大而不同的生态中定义价值


无论是西方先哲幻想的「乌托邦」还是东方先哲幻想的「大同」社会都是不存在的,宇宙同质化意味着创世重启,生物没有性状差异意味着灭绝。Web3 世界应该是大而不同,核心不在「大」,而在于「不同」,一个能够包容多种参与玩法和体验类型的生态系统。


Web3 重新定义了两个的问题:价值是什么?对价值的取舍是什么?围绕着这两个问题,当下所有的应用场景都只是序章。人拥有的财富分好多种,但只有一种是永远递减的,那就是时间。所有的应用服务于人,就是服务于人的时间。金钱也只是个交换媒介,最终极的交换就是交换时间。例如卖房者置换的只是买房者未来的工作时间,可以用来体验当下的轻闲生活。当下 Web3 提供给用户的产品,更多的项目是在消耗参与者的时间,而非节省参与者的时间,例如「撸空投」等。


无论是传统互联网行业进军 Web3,还是 Web3 行业复制 App 模式将其改造成所谓的 dApp(去中心化应用程序),规则、玩法比场景、产品更重要。Web2 的用户体验整体上还是要比 Web3 流畅易用,毕竟全球一半人口都拥有一部智能手机,几十亿人中大部分是在本科学历水平以下,因此 Web2 产品的图形界面和营收模式需要尽可能的简单。计算质押借贷利率、元宇宙里重金买地、每天花大量时间抢空投、权衡游戏道具和产出收益比,并不是每天需要辛苦劳作的普通人所为。在现实世界里蝇营狗苟的大部分人,还是更倾向于打开 TikTok,而不是继续在虚拟世界里计较斤两。真正热爱游戏的玩家不会想着一边玩游戏一边挣钱,而是花费几百美元是买正版的游戏硬盘。


对于 GameFi、SocialFi、Metaverse 等一系列应用,现在最应该解决的还不是玩法的问题,而是用户数量增长问题和资金流量引入的问题。用户数量和资金流量是一切金融生态的基石。有了地基,才能在地基上任意的搭建房屋结构;有了食材,才能做出各式各样的菜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用户端无论是采取私钥的链上热钱包、硬件钱包,还是无私钥的交易平台托管账户以及多方计算钱包(MPC)钱包,应用端无论是 App 或者 dApp,DEX 或者 CEX,本质是双向的信任选择,以人为本,并无优劣之分。


是否为去中心化或者加密叙事,既不是应用场景能成功的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唐宋时期的飞钱汇兑业务和明清时期钱庄的存取票据,就是中心化的交易平台,票据上有独特的防伪标识,类似于加密货币的私钥。而且古时异地汇兑一般需要本人到场,技术层面上的加密只是作为辅助。钱包、货币只是一个信任与价值的载体,而人的判断才是确定价值与信任程度的标准。这里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因子:暴力(通常需要面对面)是金融历史长歌中永恒的伴奏,技术则不是。


5. 如何摆脱沦为历史垃圾堆的命运


世界财富总产出(指物理实体的开采和制造)每年都在增长,而印钞机也没有回头路,广义货币供应量(M2)每年以超过实体产出的速度在增加(10-20%)。更多 Web2 和其他传统领域的资金正在考虑或正在进入到 Web3 行业。


如前所述,传统金融市场是数千年暴力历史的遗留物。货币、信贷、借款来源于君主对外的抢赃战争和对内的掠夺民众财富。令人绝望的是现在的金融家也是暴力机器的歃血联盟。传统金融市场如果能完全摆脱它们的暴力起源,摆脱沦为历史的垃圾堆的命运,就必然要反其道而行之,与加密货币行业合作,蜕变为创新、荣誉、信任和相互连接的数字网络 Web3。去中心化金融(DeFi)和传统金融(TradFi)可以共同繁荣,彼此也都需要对方。


加密货币行业正在经历熊市的阵痛,而一些知名的加密行业公司已经破产。但传统金融更是一塌糊涂,现在已经沦为笑柄,例如中国的基金经理普遍拿着亏损 20% 到 40% 的业绩去面对他们的客户。


加密行业若想继续扩大用户数量,就必须借鉴一些传统金融的监管方法。2022 年 6 月,加密货币借贷平台 Celsius 和投资机构三箭资本(Three Arrows Capital)等一系列连环暴雷事件已经给加密行业敲响了警钟。2022 年 11 月 3 日,全球第二大中心化交易平台 FTX 被曝出内部盗取用户资金,参与失败的高杠杆投机行为,随即引发用户挤兑提币。暴雷后的一周内,唯一拥有美国官方加密牌照的 FTX 交易平台即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FTX 交易平台的暴雷和破产,严重打击加密行业和圈外投资者的信心,纷纷抛售加密资产或踟躇不前。「欺诈」恶名的乌云在加密行业的头上盘旋,挥之不去。


 

图:FTX 交易平台Token FTT 在短短 3 天之内暴跌 90%


DeFi 和 TradFi 领域必须就监管框架、标准和规则达成一致。2022 年 11 月 3 日,币安 CEO 赵长鹏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币安正在考虑收购银行,以弥合传统金融和加密货币世界之间的鸿沟。这是个双方相互取长补短的过程。


 

图:https://www.binance.com/zh-CN/news/flash/7260189


事实上,如果惯于狼嘴叼肉的加密行业再这样「不体面」,衙门的快刀便已经在路上帮体面。2022 年 11 月 14 日,美国财政部长 Janet Yellen 表示,FTX 暴雷事件暴露了加密行业的弱点,美国政府已经考虑对加密行业进行监管。不幸中的万幸是,当下加密行业与传统金融系统的联系还不算紧密,利益捆绑不深,否则 FTX 破产重组的影响就会像 2008 年金融危机前夕的雷曼兄弟破产一样,对全球金融稳定构成威胁。


生产力的发展是人类社会的本能需求。任何形式的经济运行机制,只要是有利于社会生产力发展,必然会吸附有关的应用场景,进而提供多个流量入口和用户参与渠道。至于进入渠道的选择,并不重要。只要满足了所有可能的条件,就会产生事实性的结果。如果 DeFi 中 Token 的流量或筹码集中于少数几家机构,加密资产的管理权被少数人甚至一个人控制(例如 SBF),那就是中心化金融 CeFi 或 TradFi;如果 TradFi 采纳了去中心化的运作机制,那么金融行业监管规则和区块链透明法则同时运行的 TradFi,就比 DeFi 更兼具有信任度和效率。这一点,无论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争、独裁制度与民主制度之争、去中心化和中心化之争,都是一样的:满足了所有的因,就会有应得的果。


或许,加密货币最初的出发点并不是将「去中心化红旗」插遍全世界(中本聪和马克思可能是被误解最多的两个人),而是成为传统金融世界的做空对手盘。对面越腐朽,此处越繁荣。然而,小丑迟早会被关进监狱,就像《华尔街之狼》中的基金经理迟早会身败名裂。蝙蝠侠也会退居二线。双面警长一定会出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律动 BlockBeats 观点。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行业洞察
栏目
从现象看到本质,寻求加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