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Circle CEO:危机后的复盘、反思与展望

23-03-22 12:09
阅读本文需 22 分钟
总结 AI 总结
看总结 收起

主持人:David、Ryan, Bankless
嘉宾: Jeremy Allaire,Circle CEO 
编译:Kxp, BlockBeats


3 月 11 日,受硅谷银行破产等因素影响,稳定币 USDC 发行商 Circle 面临严重挤兑,USDC 出现持续性脱锚,Circle 迎来其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随后美国多方联手救市,稳住了投资者信心的同时也拯救了已处悬崖边缘的 USDC 和 Circle。危机过后,Bankless 第一时间采访了 Circle CEO Jeremy Allaire,后者对整个危机进行了复盘,并展望危机后 Circle 的发展策略以及监管政策的未来走向。 BlockBeats 对此次访谈梳理翻译如下:



Ryan Sean Adams: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了 Circle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 Jeremy Allaire。Jeremy,我们知道你非常忙碌,所以感谢你抽出宝贵时间与 Crypto 社区分享最新资讯。经历了上周紧张的周末后,你感觉还好吗?目前有什么要与我们分享的情况吗?


Jeremy Allaire:


这段时间确实非常戏剧化,而且不仅仅局限于上周。一切始于 Silvergate 的破产,如你所知,许多数字资产公司、Crypto 公司以及其他公司都与这家银行有业务往来。关于银行去风险化问题以及银行体系对 Crypto 的影响,大家已经讨论了一段时间。这个话题从今年年初便开始引起关注,目前我们还面临着一些看似突如其来的系统性金融稳定问题,这让人不免开始怀疑监管者在这方面是否存在失职。


上周,我们从 Silvergate 的停业开始,不得不面对众多公司和挑战。接着在周三,硅谷银行突然出现大量提款并需要紧急资金。那一刻起,许多人开始恐慌,纷纷质疑美国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型商业银行是否存在更广泛的风险。随后,恐慌开始蔓延,多家银行因此停业。于是,联邦储备委员会介入,为商业银行部门提供了 7000 亿美元的流动性,确保所有未投保的存款免受损失。


实际上,风险主要源于资产和负债管理的失衡,这是利率上升所导致的。银行持有长期债券,流动性紧张,从而破坏了金融稳定性,这也是周三开始人们所关注的现象。


我可以对 USDC 的运作情况稍作梳理。五年前我们推出 USDC 时,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受监管的系统,获得支付和银行监管机构的批准,并与银行体系相连。关键在于,我们想以一种无缝的方式创建和兑换与银行系统相连的美元数字货币。当时,美国的监管框架是储值电子货币法,该法涵盖了 PayPal、Venmo、Cash App、Apple Pay 以及你使用的每一个支付处理器,它们都在非银行支付系统的监管范围内。


这是一个很好的制度,因为法律要求你保持一比一的兑付比例。并且,法律规定你只能持有一组有限的金融工具。如果你超出了这个范围,你将失去执照、银行账户等。我们还希望提高透明度,因为人们关心 Crypto 的风险。于是,我们开始进行每月由公共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的资产审查,确认资金和 Token 数量。


起初,只有 Silvergate 一家银行能够执行此操作。在很大程度上,USDC 的诞生为 Silvergate 的发展奠定了基础。需要通过他们的平台实现 USDC 数字美元流动性的用户可以全天候地进行操作。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的目标是增加透明度和储备质量。我们认为,互联网上的美元基础层应该是政府公债券,也就是美联储的现金和短期国债,它们本质上是数字现金。


从技术和监管角度来看,Circle 最初无法实现这个目标,但我们一直在朝这个目标迈进。我们扩大了能够持有储备金并处理 USDC 交易的银行数量。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我们有两项重大突破:


首先,我们将 80% 的储备金转为短期国债,与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 BlackRock 合作,创建了 Circle 储备金基金。这个由 SEC 注册并监管的储备金基金是一个专为 USDC 储备金而设立的政府货币基金,完全为 USDC 持有者的利益服务。它完全透明,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查看国债投资组合、到期时间以及其他详细信息。


其次,剩余的 20% 储备金将存放于商业银行中。Circle 通过与评级、上市的金融机构合作,旨在尽量降低商业银行风险,确保最佳质量。我们的长期目标是将越来越多的资金存入全球最大的现金托管机构当中。


我们开始与美国第一家银行,由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创立的纽约梅隆银行(BNY Mellon)合作,他们持有 24 万亿美元的资产。为了成为全球最健全的美元现金基础设施,我们在上周开始将现金转入纽约梅隆银行。我们从周四开始转账,并在周五完成。在此过程中,SPB 被关闭,所以我们还有 33 亿美元的在途资金。


我们之所以会公开披露这一信息,是因为我们认为 USDC 持有者应该知情。一旦我们公开披露了我们所知道的信息以及我们了解到的详细情况,我们 repeg 到了 98 美分。实际上,这笔资金无法完全预留和使用的风险极低,而且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我们担心 Signature Bank 可能面临风险,所以我们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结果在周末他们也关闭了。


我们需要在三天内建立多个新的结算基础设施,而且我们已经完成了很多事项,因为考虑到该行业存在的银行风险问题,我们正在做越来越多的冗余工作。我们在周一成功上线,履行了我们的承诺。有趣的是,在经历这场系统性冲击之后,我们确实幸存了下来。现在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每个人都在谈论如何拯救银行免受 Crypto 的影响,而此刻我们正在努力拯救 Crypto 免受银行的影响,这是字面意义上的事实。


另一方面,USDC 实际上是互联网上最安全的数字美元。我们在纽约梅隆银行存有现金,并且可以通过结算银行进行结算。而且,我们还有证监会监督的 Circle 储备基金,只有这些短期国债的具体信息可以每天查看。这绝对是目前最好、最稳定的产品。期间,监管机构和其他相关方都给予了非常积极的反馈。


我现在正在伦敦,与很多主要监管机构进行会面。我认为这对关键基础设施来说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重大考验,我相信这次谈话会引导我们探讨这一领域的未来。


David Hoffman:在了解了 Circle 的幕后策略之后,我对你们的能力充满了信心。这看起来确实是一个非常有针对性的策略,可以应对一系列未知的潜在危机。如果有一天问题真的出现,Circle 也有足够的灵活性来应对所面临的任何危机。当我们看到 USDC 跌至 88 美分时,我心想:「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交易。」即便 Silvergate、硅谷银行和 Signature Bank 都相继破产,88 美分仍然显得不可思议,而这似乎在你给我们的策略中得到了印证。所以,Jeremy,现在美国境内的银行业已经发生了新的阶段性变化,Circle 是如何适应这些变化的?你们有哪些新的策略?


Jeremy:


首先,作为互联网上的美元市场基础设施,我们想让大家都明白现金储备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托管基础设施。我们将继续推进我们在短期国债上所做的工作,这一点非常关键。


其次,Crypto 行业需要更多的银行业务选择权。监管机构和银行对风险进行了重新配置,所以我们现在需要为在途资金引入新的结算银行。这包括汇款或转账,以及兑换 USDC。我们需要在这个结算层有冗余以提升适应能力,而且数字资产公司也需要更多的银行业务选择。


另一个方面在于,我们希望让人们能更方便地使用这些转账和结算业务。USDC 是全球各地人们都想要的数字美元,而数字资产市场和 DeFi 都高度全球化,所以我们想确保世界各地有更多高质量的入金/出金产品。


更重要的是,这与监管有关。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倡导与联邦政府签定特许协议,让我们能够直接持有美联储的现金,直接接触核心支付系统,确保 USDC 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数字现金工具。我们真正相信这一点至关重要,而且我们所担心的风险如今已经出现了。


自公司成立 10 年来,我一直是全额准备金银行制度的坚定支持者,我们不需要部分准备金银行制度。我们可以拥有一个全额准备金银行模式,其中货币基础层是政府公债券。支付系统的创新以这种新的软件介导方式在互联网上进行,而借贷可以在此之外完成。人们可以像在 DeFi 中那样完成借贷操作,例如,将 USDC 存入贷款池。因为没有部分准备金,所以他们无法创造更多的 USDC。如果你将资金借给银行,他们实际上通过部分准备金制度创造更多的货币。我们希望看到一个全准备金模式,贷款市场由软件和智能合约以及 DeFi 原语来构建,同时尽可能保证基础层的安全性。


Ryan:


Jeremy,整个谈话让我更深入地了解了 Circle 和 USDC 在幕后所做的一切。以前我可能没有太关注 Circle,因为 Crypto 领域有很多值得关注的东西。上次我关注 Circle 时,你们还是在 Silvergate 处理大部分银行业务,但在幕后,你们已经在大规模升级基础设施,努力达到更高层次、更安全的水平。


令我感兴趣的是,就在上周,你们还在完成这个过程的最后阶段,就像《夺宝奇兵》里的场景,你跑过摇摇欲坠的桥,桥在你身后倒塌。但最后,USDC 实际上因为这些挑战而变得更加强大。我很好奇,这一切是如何实现的呢?你们从一个五年前几乎不知名的银行 Silvergate 开始发行 USDC,到现在已经与 BlackRock 和 BNY Mellon 开展了合作,这是如何做到的呢?


我想知道,这是否意味着 Circle 和 USDC 的最终愿景是成为类似于代理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存在?我知道我们还有很多步骤要走,也许我想得太远了,但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愿景:既然我们已经有了 Crypto,就不应该存在商业银行协议风险;它应该与短期国债保持对应关系,而不是承担银行系统或中央银行本身的风险,对吗?我们能实现这一点吗?既然我们都意识到了这些问题,也看到了美国中央银行在数字货币上战略的缺失,那么这些事件会不会引发后续的讨论,并成为加速实现既定目标的催化剂?


Jeremy:


我想应该会的。回想一下,大家对于 CBDC 的讨论实际上是源于一个叫做 Libra 的项目,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它将成为新的全球稳定币。于是,所有的中央银行管理者都表示他们要自己建立全球稳定币,不允许 Facebook 这样做。然后,他们便开始深入研究稳定币。与此同时,我们在背后默默努力,用 USDC 参与 DeFi 和各种协议。然后在 2019 年,我们找到了真正的产品市场契合点。到了 2020 年,USDC 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 Libra。从那时起,中央银行逐渐认识到私营部门的开放技术创新模式,并开始考虑建立自己的数字货币。现在,大多数中央银行管理者都认为稳定币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将共存,并且他们需要为稳定币建立监管框架。


现在,我们需要一种监管方法,我认为美国国会很快就会推出一项「支付型稳定币法案」(Payment Stablecoin Act)。在华盛顿当局,支付型稳定币是一个新的术语,以区别于由 Luna 等内生性货币支持的合成衍生稳定币。支付型稳定币就像一个支付 Token,可以用来结算支付义务,就像现金一样。支付型稳定币法案实际上为私营部门参与者提供了在联邦层面获得认可并与美联储建立联系的机会。


我们依靠的不是政府来构建技术和创新,而是依靠公共互联网基础设施、公共区块链基础设施以及推动整个互联网发展的众包式开源开发技术。我们应该促进创新的自我迭代,从而让由技术驱动、软件支持的机构来推动这一切的发展。在我看来,我们正朝着这一愿景不断迈进。如果这些事件真的发生,那么监管机构肯定不希望在商业银行倒闭时,这些稳定币也跟着倒下。这样一来,你就能拥有更高质量的储备并得到更好的监管。


如果我们要成为全球众多人依赖的美元市场基础设施,就应该受到严格的监管,以确保我们不做出疯狂的行为。如果我们达成了这一目标,并且实现了诸如账户抽象、layer 2 等所有正在建设的事项,你就可以创造一个可以适用于数十亿人的用户体验。因此,我认为我们离建成一个能在互联网上为用户提供服务并受到监管的模式还有两到三年的时间。这将比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实现得更快,并且该模式将很有可能形成互联网规模。


Ryan:


Jeremy,在这次谈话中,我真的收获颇丰。我们稍后将与来自 SEC 的 Hester Peirce 进行交流。进入 2023 年,Crypto 面临的监管压力空前巨大。2022 年末,阻力重重,我尚不清楚政治家和立法者会如何应对银行危机。他们会不会说是银行辜负了 Crypto,而不是 Crypto 辜负了银行;还是会将矛头指向 Crypto,将其视为替罪羊?这一点我依然不太清楚,所以我想问你的是,为了加速完成之前你提及的计划,你最期待国会或立法者实施哪些法规?


Jeremy:


我认为他们需要一项法案,该法案在去年底已完成 80% 或 90%,被称为 MC Waters 法案。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共同主席 Maxine Waters 和 Patrick McHenry 就一项关于稳定币的两党法案开展了密切合作。该法案将为联邦注册的公司创造一个途径,这样他们就不必处理各州的拼凑法规了。它还将为 Circle 提供最安全的支持和支付系统权限,让美元成为互联网上竞争力最强的货币,并让美国有机会赢得这场数字货币领域的「太空竞赛」。


我认为国会现在正面临一个机会,尤其是对于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来说。他们完全可以提出一些建议,而这些建议正是我们所需要的。这也将为众多公司搭建好基础,让他们可以放心地进入这个行业。我认为一直以来的障碍都在于明确条例的缺失,无论是在稳定币行业的竞争中,还是在将这项技术应用于其他金融和商业领域的过程中。因此,我们迫切需要设立相关条例。


David:


好吧,Jeremy,我知道你可能度过了人生中最难忘的周末之一,而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熊市。由于我们在 2021 年和 2022 年牛市中所做的一些短期行为,我们还有很多善后工作要做。感谢你在艰难时期仍坚持不懈,并在 Circle 需要迅速适应时做出改变,还为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搭建了关键的基础设施。


Jeremy:


不客气。很高兴能参与这次访谈,我很期待以后能再次加入。这个领域变化迅速,但你们一直能找到合适的人探讨关键性的话题。


Ryan:


好吧,Bankless Nation,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像往常一样,我们要以我们常规的风险和免责声明结束本次访谈。这里不提供任何投资建议,Crypto 有风险,但当你仔细想想之后会发现银行也是如此。你投入的资金都可能会损失,但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我们很高兴能与你们一起踏上 Bankless 之旅,非常感谢各位的收看。


原文链接


欢迎加入律动 BlockBeats 官方社群:

Telegram 订阅群:https://t.me/theblockbeats

Telegram 交流群:https://t.me/BlockBeats_App

Twitter 官方账号:https://twitter.com/BlockBeatsAsia

举报 纠错/举报
本文精选观点
Jeremy Allaire(Co-founder & CEO of Circle)
自公司成立 10 年来,我一直是全额准备金银行制度的坚定支持者,我们不需要部分准备金银行制度。我们可以拥有一个全额准备金银行模式,其中货币基础层是政府公债券。支付系统的创新以这种新的软件介导方式在互联网上进行,而借贷可以在此之外完成。人们可以像在 DeFi 中那样完成借贷操作,例如,将 USDC 存入贷款池。因为没有部分准备金,所以他们无法创造更多的 USDC。如果你将资金借给银行,他们实际上通过部分准备金制度创造更多的货币。我们希望看到一个全准备金模式,贷款市场由软件和智能合约以及 DeFi 原语来构建,同时尽可能保证基础层的安全性。
选择文库
新增文库
取消
完成
新增文库
仅自己可见
公开
保存
纠错/举报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