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Waterdrip Capital CEO:香港合规非常有魅力

23-04-21 15:16
阅读本文需 22 分钟
总结 AI 总结
看总结 收起

在中国香港政府大力推动虚拟资产行业发展的政策背景下,在区块链垂直领域表现非常亮眼的水滴资本(Waterdrip Capital)也来到了 Hong Kong Web3 Festival 2023。


BlockBeats 在去年对水滴资本(Waterdrip Capital)的一次采访中,大山就透露了水滴资本的最新进展,预告了已和一家巨头已经签了协议,将在今年到香港发行基金。


而水滴资本(Waterdrip Capital)此行正是为了:宣布水滴资本(Waterdrip Capital)与中国太保投资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携手推出的两支数字资产基金的发布。联手推出的两支数字资产基金分别为 Pacific Waterdrip Digital Asset Fund I(风险投资基金)以及 Pacific Waterdrip Digital Asset Fund II(POS 通证收益增强基金)。


Pacific Waterdrip Digital Asset Fund I 主要参与区块链早期项目的种子轮和私募轮次投资,布局赛道包括但不限于:区块链基础设施、去中心化金融应用、Web3 Saas 服务工具、元宇宙和 NFT 应用等等。Pacific Waterdrip Digital Asset Fund II 将会持有以 POS 为共识机制的数字资产为主,根据基金团队在业内的丰富经验和对宏观经济环境的判断,通过及时更换仓位、去中心化链上质押等方式增强收益,同时会在市场经历极端单边情况时采用相应衍生品等金融工具来控制风险,锁定利润。


Hong Kong Web3 Festival 2023 还邀请了很多圈内圈外的重磅嘉宾,比如传统香港金融圈内的:SFC 香港金管局、牌照方面的领导,以及经济学家和其他业界精英。水滴资本也邀请到了行业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些大佬:神鱼、孔剑平等。让人意外和高兴的是,在圆桌会议上行业某头部企业的轮值 CEO,当场就宣布了要投资水滴资本的新基金。



在 Hong Kong Web3 Festival 2023,BlockBeats 对水滴资本联合创始人&管理合伙人大山进行了专访。


香港需要新的着手点重振经济


BlockBeats:香港这次非常热闹,您是如何看待香港和 Web3 关系的,是互惠互利吗?


大山:我觉得这次活动的火热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这次大会是疫情结束之后的第一次大会。其实之前万向每年在上海的会也非常火热,也有很多周边会议,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多。因为疫情的原因,过去的两三年内由于各种限制都没有正经地办会,非常冷清,大家也压抑了很长时间。当然,之前还有 Consensus 和 Token2049 也很火,但距离和签证上的问题对很多人,尤其是大陆的人来说,很不方便。但来香港相对来说就比较方便了,所以这也应该是主要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这次大会的主题是「Festival」。「Festival」这个词很简单,就是「过节」,让大家来玩,没有任何压力。如果你去 DevCon 的话,可能很多人都不去,因为他们可能不太懂技术,更希望看到一些总结性的干货。但"Festival"意味着任何行业的任何角色都可以来,所以我们这次也见到了很多朋友,基本上都是在大陆见不到的各种角色,比如因为合规问题不在大陆的,也有那些已经移居海外不方便回大陆的,于是大家都来到了香港。所以,我认为是这两个原因导致了这次活动的火爆,特别是像主会场,基本上每个展位都很火爆。


BlockBeats:不少人认为,香港此次大力发展 Web3 产业的原因或许是希望吸引和留住更多资金,您是否同意这样的观点?


大山:我是同意的。根据我的了解,因为一些原因,香港在过去几年无论是资金方面还是人才方面,流失都很严重,它一定是急需一个新的着手点去重新振兴经济,这是一个大家都能理解的点。而特别是像特首这两天密集地出席了很多 Web3 的活动。因为特首本身的背景是警察出身,他执行力是很强的,也以实际行动也给了大家很大的信心。所以作为从业者来讲,特别是作为大陆的从业者,大家对于「支持」其实没有太大的需求,我们自己就能做得很好,只要不被打压,我们就能很有信心地做事情,何况现在香港整个港府展示出了一个非常积极的支持的态度,大家更加一拥而上,我觉得是能理解的。那么当项目方过来,当机构过来,当钱过来,当家族办公室这样的传统机构看到这么好的一个环境都进来的时候,我觉得一切事情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香港合规具有非常大的魅力



BlockBeats:此次活动期间,许多此前已经出海的团队都表达了搬迁香港的意愿。于创业团队而言,「合规性」是否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吸引力?


大山:是的,我觉得很多的行业的从业者来香港的一个目的,就是看看这次香港的合规到什么程度、到底合的是哪方面的规。因为大部分的投资者,至少我们周围的朋友们,大家主观上还是非常愿意合规的,没人愿意故意去违反规则。


在这之前,无论是在大陆还是在很多国家,大家更多是信奉一个「法无禁止即可为」,即大家想做这个业务,但是没有办法去合规,或者没有明确的方式合规,所以大家先做了。但是香港这次最重磅的消息之一,是真的有合规的牌照颁布下来了,虽然数量还非常有限。据我所知,交易所批了三张 7 号牌照,虽然只批了三张,但是有上百家在排队,所以批起来没有那么快。


BlockBeats:在监管这一块,香港比新加坡严格吗?


大山:相反,新加坡比香港严格。因为香港毕竟已经批下来三家合规了,但新加坡现在可能一家都没有,都是纯虚拟货币交易行。这里有了三张,虽然大部分可能都在排队,短期可能也不会批第四张,但这至少让大家看到了希望,至少有了合规的可能性。这也是为什么我这次见到了很多当年去了迪拜的,去了新加坡的,去了马来西亚的,去了各种小国家的交易平台,他们都来香港了。香港的合规针对其他的一些业务,包括资管,都有明确的保护,因为合规一方面是监管,另一方面是保护。


水滴资本的新基金也是在 9 号牌照下成立的,跟太平洋保险的香港资管公司合作就是看重了两方面,一方面是他们有 1 号、4 号、9 号牌照,在合作之后就能直接用了;另一方面是他们传统的资管规模很大,说明他们有非常好的风控能力和中后台的能力。所以基本来讲,币圈的基金在行业方面没问题,但是在风控特别是资金安全这方面不太行。


BlockBeats:新基金主要瞄准的就是 Crypto 资产吗?


大山:完全是 Crypto,完全是区块链。当然,我们同时支持股权投资和 Token 投资,所以跟 Token Fund 没什么区别。


BlockBeats:这次活动期间,许多 VC 都在讨论申请牌照的事宜。VC 申请的牌照与交易平台有什么不同?


大山:对,有很多 VC 在申请牌照,特别是申请所谓的大九号牌。大九号牌就是在传统的资管牌照上面加上了「VA」,即「Virtual Asset」(虚拟资产)这样一个类别。但在香港这边,如果你完全没有之前的资管牌照的话,去申请成大 9 号或直接获得大 9 号是非常难的。


传统 9 号跟现在大 9 号的区别是,传统 9 号只允许 10% 的资金投入加密货币,而大 9 号允许 100% 资金投入。所以申请到大 9 号牌照是非常难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直接去申请牌照,因为我们知道有很多同行在尝试申请牌照,包括 HashKey。HashKey 已经花了一两年的时间,也花了很多的钱去做这个事情,之前因为没有其他人在做,相对来说还简单一些,但是如果现在再一窝蜂地去申请的话,可能要花很多钱,关键是要等很长时间。所以我们不等了,干脆找到了一个对 Crypto 和数字资产感兴趣的传统的金融巨头,跟他们合作,他们也很有意向。


合规困难重重


BlockBeats:那么据您的了解,VC现在开始申请牌照,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呢?


大山:遇到的困难会非常多。HashKey 在传统金融圈就非常有背景,像肖博士从博士到创始人的背景,以他们的资历都花了接近两年时间。对于很多加密货币的基金来说,特别是比较优秀的很多基金,其实都是"Crypto Native",没有任何金融的从业经验。我了解不是特别多,但据我所知,对申请牌照的公司的资质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比如之前在金融行业的经验是否丰富、风控模型是否完善,包括管理人金融行业的资历、License、有没有执业执照等,在这些方面都有非常多的规定。然而,依我看来,大部分的 Token Fund 都是不满足这些条件的,因此,如果他们要先去补上短板的话,花的时间就要很久了。


BlockBeats: 除VC外,很多项目团队也在考虑入驻数码港和科技园,这与比申请牌照相比是否更加简单?


大山:我刚才说的是机构,比如投资机构会遇到的情况。但如果是项目方的话,问题就简单很多。官方对于入驻数码港也是有支持的,包括资金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支持,这是比较简单的。但是,香港现在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发行 Token 是合法还是非法,至少现在没有说是非法。我是鼓励了很多我们投的项目,无论如何我们先过来再说,如果有一天监管严了,大不了再走,也没什么损失。


以我个人的理解,香港现在一个基本的态度是「欢迎大家先来,你们先来了再说」,所以我们的人和钱先过来,等来的足够多了,或者说出现一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再就这个问题去解决,到时候再去做一些更加严厉一点,监管也来得及。我们因为做合规基金跟监管部门沟通了很多,我认为最终肯定是会有监管的,但是多严厉就不太清楚了。


对明年的 Crypto 市场持乐观态度


「水滴」一名取自《三体》中由强相作用材料所制造的强大武器——水,水滴资本以此命名,以资源的力量强大势垒上技术的进步,以敏锐的行业洞察力发现和挖掘区块链领域具有潜在价值的早期项目,调动资源和他们一起成长,和共同去探究探索的知识技术的前面,同时在推动技术进步的过程中不断创造价值为投资人带着丰厚的财务回报。


正如这个取名寓意所设想的,水滴资本(Waterdrip Capital)由国内最早参与区块链行业的几位资深从业人,共同出资于 2017 年正式成立,专注于区块链垂直领域。


在强大技术背景和丰富投资经验的核心团队带领下,成立 5 年来前后共投资了包括底层公链、协议层、应聘应聘点布局了 DPOS 生态、COSMOS/IRISnet 生态、Polkadot 生态、 DeFi 应用、DAO 应用等超过 150 个国内外的区块链项目,持续为投资人带来丰厚的收益,总体的表现非常不错。


BlockBeats:您如何看 2023 年的市场行情?又回如何布局2024 年?您认为,「四年周期」是否仍然存在?


大山:首先,我认为我们不能迷信「四年周期」,我觉得它是没有逻辑、没有科学的,但是我觉得客观上它又存在,它的存在不是因为资金的周期,也不是因为比特币的减半,更多是一个大家心理的共识,或者说它恰好跟一些宏观的周期重叠了。比如 22 年熊市恰好赶上了加息周期,那么 23 年现在叫"Warming Market",就是「不熊不牛」,正好赶上了宏观的加息放缓,那么明年可能就更「不加息」,甚至有可能放水,这样一来又到了四年周期,看上去好像很神奇,但你会发现原因也不是因为比特币减半,只是恰好时间又重叠了。


所以我个人对明年是比较乐观的,今年的话我就持中立。但今年是一个一级布局的好时候,因为如果你看好 24 年、25 年的话,你在 23 年去布局一些一级项目就是很好的机会,当然,直接去买二级也没问题,比如就买一些「蓝筹」,因为这个行业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的,比如说之前应用过度的金融化,大部分都是 DeFi,那么 DeFi 之外的其他应用,像 Social Media、办公软件、Game 这些,其实都没有很好地出来,可能是因为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这其实就是机会。随着 ZK 各种计算方面存储的需求变高,计算和存储的硬件项目也是我们布局的一个重点。


BlockBeats:随着Crypto逐渐向合规化的方向发展,行业中的机构参与者也越来越多。未来,个体和散户投资者在Web3 的行业或市场是否机会?


大山:我觉得答案肯定是有的。即使是非常成熟的金融市场,包括期货和股票也是有大量的散户的,只是大家的玩法不太一样。在两三年前,可能机构和散户没什么区别,特别是在 18、19 年之前的 IC0 时代,散户和机构几乎没有区别,大家都是直接往项目方打款然后拿币,到后来就出现了机构和散户的一个分化,因为大家为了追求更高的回报和更好的预期,逐渐地机构可能拥有更强的研究能力,无论是做一级的时候还是二级的时候,它相对来讲会更加有优势。


但我觉得这并不绝对,因为机构也是由个体或者一个个散户组成的,他们的认知也未必有一些散户更深刻。所以对于散户来说,我认为要考验自己的一个研究能力,其实像推特上的一些 kol 就是散户,但是他们的认知很深刻。机构往往钱多,但是我们不能去跟机构比钱的数量,但是从资金效率或回报倍数来讲的话,我觉得散户战胜机构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BlockBeats:您觉得,作为散户应该如何去提高认知呢?


大山:散户和机构的侧重点可能不太一样,比如机构可以去投一些早期项目,在天使轮、种子轮进,但散户的话可能要等到项目上线的时候,无论是刷空投也好,等到上线之后寻找低谷的机会再进也好,大家的阶段不一样,但其实机会不一定哪个大。有很多项目可能一上线表现不好,但是如果散户研究足够的话,他等到机构都抛了、都砸盘了再买了,可能钱就被他赚了。提高认知的问题就不太好讲,因为每个人的条件不一样,总之多看看 BlockBeats 的文章。并不是说因为你采访我,我才这么说的。我个人是每天都会刷一点 BlockBeats APP 的,哪怕很快速地刷一点,对于这个行业中有哪些事情正在发生也会有个感觉,这是非常重要的,然后从这些信息的汇聚当中再去思考。




欢迎加入律动 BlockBeats 官方社群:

Telegram 订阅群:https://t.me/theblockbeats

Telegram 交流群:https://t.me/BlockBeats_App

Twitter 官方账号:https://twitter.com/BlockBeatsAsia

举报 纠错/举报
本文精选观点
大山(水滴资本联合创始人&管理合伙人)
以我个人的理解,香港现在一个基本的态度是「欢迎大家先来,你们先来了再说」,所以我们的人和钱先过来,等来的足够多了,或者说出现一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再就这个问题去解决,到时候再去做一些更加严厉一点,监管也来得及。我认为最终肯定是会有监管的。
大山(水滴资本联合创始人&管理合伙人)
我认为我们不能迷信「四年周期」,我觉得它是没有逻辑、没有科学的,但是我觉得客观上它又存在,它的存在不是因为资金的周期,也不是因为比特币的减半,更多是一个大家心理的共识,或者说它恰好跟一些宏观的周期重叠了。
选择文库
新增文库
取消
完成
新增文库
仅自己可见
公开
保存
纠错/举报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