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ror的道路选择:产品还是协议?

23-07-10 15:49
阅读本文需 8 分钟
总结 AI 总结
看总结 收起
原文作者:shawn


过去两年,内容发布平台 Mirror 一直在战略方向上不断摇摆:策展方向之争、产品 vs 协议、mass adoption 踩坑。


随着 Mirror 联创 Graeme Boy 2022.11 出局,Rafa (DAO leader) 2023.1 正式离开,Mirror 核心团队内部的产品方向之争告一段落。


2022 年上半年,各个大厂,还有不少创业团队都在找我聊,想做 Mirror 的竞品。可惜,一家都没跑出来。尽管 Mirror 历经波折,仍然是这个细分赛道上最能打的,全靠同行衬托。


前些天在 lensfans 黑客松的 workshop 上聊了 Mirror 踩过的各种坑,不少朋友感兴趣 DM 我。我整理了一下,自己参与 Mirror 的亲身经历。


1. Mirror 策展方向之争


Mirror 之前内部调研,大家对以下几个方向都有评估。


- 推荐算法;

- 专业策展团队;

- Mirror DAO 做策展;

- Web3 所有人都可以参与投票做策展;


2021 年初,Mirror 冷启动时,策展采用了$WRITE Race,也就是方案 4(Web3 所有人都可以参与投票)。并在 2021.8 对参与投票者进行了 $WRITE  空投。10 月份,终止了 $WRITE Race 投票。


终止 $WRITE Race 投票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 贿选、女巫攻击,比较严重;

- Mirror 团队因为美国合规问题,始终不想触碰 $WRITE 的代币经济模型。但是要激励大家来投票,又绕不开 $WRITE。


2021 年底,启用了方案 3(Mirror DAO 做策展),联创 Graeme Boy 全力支持,Rafa 创办 Mirror DAO 来主导此事。6 个月试验,效果一般,Mirror DAO 内部几百名大 V,哪有空来投票策展。最后实际上还是一个小圈子策展,退化为了方案 2(专业策展团队)。


2022 年,两个联创 Graeme Boy 和 Denis Nazarov,在策展方向上有了明显的分歧。


举个小例子。writing NFT 正式发布当天,Denis Nazarov 发推介绍。我去写了条回复,说「基于 writing NFT,我们终于可以在 Twitter 上重启投票策展了」。Denis Nazarov 点了赞,但是 Graeme Boy 反对。Denis Nazarov 和 Graeme Boy 在这条推下多次发言,之后又都删除了。



随着 Graeme Boy 离开,Denis Nazarov 继续力推 writing NFT,成为 Mirror 的策展主要途径。


2. 产品 or 协议


Graeme Boy 主导下的 Mirror 开发团队,一直是要做协议,不做产品,最好前端也由生态的第三方来做。Mirror 前端烂的惨不忍睹,一些最基本的功能缺失,或者显而易见的 bug,开发团队也几个月不处理。在大家抱怨前端体验的时候,开发团队作为 OP layer2 上最早一批支持者,热情高涨不断启动各种 NFT 试验小项目,成果就是今天的 writing NFT。


Mirror 核心开发成员 Patrick 当时写了篇文章《Thoughts on DAO Tooling》,主要讨论了成功的 DAO Tool 最终都会成为协议,引起过一番讨论。风波后,Patrick 也已经离开了 Mirror。


做协议,是需要生态的。但是,参与 Mirror 生态的开发者一分钱都拿不到,不少人甚至自己贴钱,负担服务器费用,而 Mirror 则赚走了 2.5% 链上提成。Mirror DAO 金库有近百万美元(来自 Mirror 产品的链上提成 2.5% 收入),原计划部分用于补贴 Mirror 生态开发者,但实际上一分钱都没有支付。我当时问了 Rafa,是否由于担心美国合规问题(因为这笔钱在财务上是一家美国公司的收入),他并没有否认。 


今天,Denis Nazarov 主导下的 Mirror 似乎开始回归产品了。


3. mass adoption 的坑


Mirror 在 2021 年底,挖来了 Veronica Saron,前宝可梦(Pokemon Go)的 Marketing Leader,组建团队,希望帮助 Mirror 出圈,尝试 mass adoption。


Veronica Saron 最后黯然离开,我当时也有参与这部分工作,头破血流的感觉。Mirror 既没有解决钱包等高门槛,又无法在赚钱效应上跟 substack/medium 比拼,前端的编辑和使用效果又这么反人类。除了 Web3 native 谁会使用它?


关键是,Mirror 在整个 2022 年都没有投入资源来解决这些问题。mass adoption 绝不是靠 marketing 的高投入就能解决的。


4. 核心团队始终回避代币经济模型


Mirror 核心团队特别忌讳美国合规问题。这个有大量的讨论和争执,就不详述了。


2022.4.3,我写了篇《Thoughts on Mirror DAO》,把以上各个问题都做了阐述,以及解决方案的想法,发给了 Rafa。当时 Mirror 核心团队从世界各地汇聚在纽约,闭门大讨论,Rafa 也冒着疫情从德国赶去了纽约。Rafa 当天找了我,问我是否愿意把这篇文章在 Mirror 团队闭门会议上分享,这些正是他们在不断争论的话题。


我自己也是连续创业,深知创业不易,尤其是 Web3,各种理想和现实的冲突。从 Mirror 的方向选择上,我个人支持 Denis Nazarov。对出局的 Graeme Boy 和 Rafa,我也 respect,很纯粹的理想主义者。


原文链接



欢迎加入律动 BlockBeats 官方社群:

Telegram 订阅群:https://t.me/theblockbeats

Telegram 交流群:https://t.me/BlockBeats_App

Twitter 官方账号:https://twitter.com/BlockBeatsAsia

举报 纠错/举报
选择文库
新增文库
取消
完成
新增文库
仅自己可见
公开
保存
纠错/举报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