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Uniswap创始人:UniswapX的崛起与去中心化市场的未来

23-07-24 14:56
阅读本文需 23 分钟
总结 AI 总结
看总结 收起
采访:Bankless
嘉宾:Hayden Adams,Uniswap 创始人兼 CEO
原文编译:倩雯,链捕手


将路由问题交给市场


主持人:Uniswap 很酷,因为每个代币都有自己的交易所,有自己的池子,V2、V3、V4 都是如此。我将这种路径称为「以 Hooks 为中心的路线图」,这与以太坊的以 Rollup 为中心的路线图是一致的,以太坊正在做这件事,尽可能降低复杂性,让 Rollup 来做所有的执行工作。


Uniswap 的 Hook 也在做类似的事情——在这种可视化(expressiveness)很强的情况下,赋权 Uniswap 的池构建者,让他们进行构建。现在的问题是,尽管复杂性降低,但是这一问题仍旧存在,比如,有众多的不同类型的池。那么,可以这样说,UniswapX 就是一个利用所有这些复杂性的解决方案对吗?


Hayden Adams:我们今天是在协议的背景下讨论这个问题,它是高度去中心化的。我们要做的就是解决路由问题(routing),也就是人们常说的 AMM。现在交换、路由、流动性提供是捆绑在一起,在这一过程中试图找到最好的价格。但我认为是可以稍微解绑的。因为我们现在是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战略、不同的路由方式、有各种聚合器。


那么 UniswapX 就是一个有竞争力的路由市场,通过去中心化实现更高的效率,让更多人参与寻找最佳路线、发现最佳资金池。从长远来看,用户就能获得更好的价格。


主持人:Uniswap 最酷的地方在于,你可以上线任何代币。我认为,路由问题——在代币池流动性来源中为你的交易找到最好的价格,其实是一个计算问题。我的理解,通过 UniswapX,你希望把路由交给市场,而不是让 Uniswap 路由器来管理所有这些复杂性,以确保交易者和交换者得到最好的流动性、得到最好的报价,是这样吗?


Hayden Adams:是的,我们不仅是在解决复杂性问题,也会解决其他问题。比如 gas 费用、验证器、MEV 等。比如,通过在拍卖中进行竞争,这就促使人们去寻找最复杂的策略,提供更优的价格改善,节省 gas 成本等。


Uniswap X 试用链下签名,用户不是签署直接发送到链上的交易,而是签署表达他们意图的链下签。然后人们进行竞争,只要价格达到一个水平,就会有人愿意把它提交给链,他们这些提交者(filler)类似于今天的区块建设者,也类似于交易公司和套利者。链下签名的其他好处还包括,如果你的交易失败,它永远不会被提交。而且还能为用户抽取出 gas 费。


UniswapX 是一个有竞争力的市场


Hayden Adams:传统的 DEX 聚合器是整合流动性来源,覆盖尽可能多的流动性,手动找到最佳价格,这些聚合器提供的方案是单一的。但我们与其说是聚合器,更不如说是一个市场,所有人都可以互相竞争,各种各样的方案进行竞争


现在的用户体验是,你的订单是否被包含,纯粹是基于 gas 价格曲线,而不是资产价格曲线。但是我们的方案是把他们结合起来。将 gas 拍卖(如果它被包含)和价格选项集合起来,优化你的价格。而过去的情况相比之下,就没有那么有效率,比如你的交易会等到 gas 价格大幅下跌时才进行,但可能在此期间,你出售的代币也在下跌,所以你还需多付点 gas。


链下订单促进用户体验


主持人:过去的情况是,我广播交易,我支付的 gas 费被硬编码到该交易中,与我正在进行的交易无关,所以这是两个不同的、完全没有联系的变量。结果可能不是最优,比如,在我试图节省两美元 gas 的时候,代币价格却下跌。


Hayden Adams:现在这个链下订单指的是,在链下签署一笔交易,但不进行广播,等待提交者(filler)、接受者(taker)去执行,他们在优化 gas 费和优化实际交换之间进行综合计算,利用这种复杂性进行计算,以产生最佳结果。复杂性问题被留在了链下,被分配给链下能够管理复杂性的服务提供者。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解决了现在并非最优的局面。比如,现在区块构建者并不是为了给用户提供最多的钱,他们是为了给自己赚最多的钱,而这些钱往往会通过高效的 MEV 拍卖给 eth 持有者。我们还是希望将这些利润还给用户。链下订单也让跨链交换成为可能。美国时间 7 月 17 日开始,人们可以在用户界面上选择加入测试版,目前只针对小部分代币。但从长远来看,我们可以真正实现跨链,你可以签署订单,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


AMM 可以作为创造流动性的方式,在流动性的基础上进行建设、链上整合。但从长远来看,这种解决方式不完全可行,因为我们需要考虑比如 MEV 等因素。我们现在有多种路由方案,比如客户端路由,也有更智能的路由,速度更快,能发现更多路由,但背后使用开源 API。我会把后者看作是该领域的一个协议,而不是像 AMM 那样的协议。所以其实现在已经有这些路由方案,我们更多的是作为协议对它进行更新。我们也有这样的链上智能合约来结算订单,它们是不可变、开源的(基于 GPL)。这个路径就是这样:首先,前端广播订单,然后提交者需要发现这些广播的订单,直接提交给智能合约。


我们现在有交换者、流动性提供者,而 Uniswap 则是让提交者(filler)登上舞台。他们原本就存在,我们只是给他们更多的关注与限制。你可以把他们想象成今天使用最先进的交易策略、进行大量套利的人、区块建造者、MEV 提取者,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他们施加限制,让他们互相竞争,把价值还给交换者。


主持人:之前在 Uniswap 交易的人现在都会被指向 UniswapX,所以未来是在 UniswapX 上交易,对吗?


Hayden Adams:更准确的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有更多的交易量流向 UniswapX,用户可以选择使用 UniswapX。但如果有更好定价方式和更好的资源,那么人们肯定会选择他们。


Uniswap 致力于构建更好的生态系统


Hayden Adams:Uniswap 的的意义在于推动 Uniswap 生态系统发展,让其超越严格意义上的 AMM。但我想说的是,通过 AMM 路由的方式也仍旧是很好的方式。


回到 Hook 的问题,很多人会在意的问题是,我创建了一个 Hook,但人们可能担心它不安全等等,那么如何确保人们会发现我的流动性呢?


解决方案是这样的,如果有人创建了一个新的自定义池和一个新的自定义 Hook,他们不需要 Uniswap 实验室团队来审核他们的 Hook,并将其集成到我们的前端。因为 Hook 实在是再多了,我们不可能这样做。相反,他们需要的是找到一个愿意整合你的 Hook 的提交者(filler),一旦他们找到,他们所代表的流动性就马上回进入 Uniswap 用户界面。


UniswapX 如何运作?


Hayden Adams:从前端开始说起,对于前端的交换者体验基本不变:选择代币的,进行交换。第一个最大的不同是,你会发现你的交换没有 gas。但我要说明的是,每个代币仍然有一个初始批准的许可合同,基于这个合同,你是可以做签名的。每隔一段时间你需要对你还没有交易过的新代币进行一次批准交易,这需要花费 gas,而且没有办法避免,除非代币本身包含无 gas 签名,或者你使用的是智能合约钱包。


然后,就是进行交换,不用支付 gas 费。你签署签名,订单进入处理。区别是,当你签署一个交易时,你可以立即进入 Ethersacn,开始等待。这里只是链下签名,所以订单还没有执行,它甚至不在内存池里,而是在预内存池里。


此时从前端开始,订单就会被广播到提交者网络,基本上这个过程就像一个降价拍卖(荷兰式拍卖),你先设置起点价格为高于你预期的价格,然后这个价格会逐渐降低。一旦有人对这个感兴趣,这就会创造一种竞争,从理论上讲,这就会产生最好的结果。


如果提交者提交的交易,这意味着他们会支付 gas,然后他们会从你的钱包里取出你的代币。因为之前你已经批准这一过程,而且还有一个智能合约进行强制规定,如果他们发送了规定的代币,他们才能从你的钱包里取出代币。所以它像一个时间戳组件。


有的人可能会在意交易延迟,我个人认为拍卖肯定必须速度很快。所以我们提供可选组件,允许你在添加一个 RFQ。这基本上意味着你使用一个 RFQ 询价系统,当你对拍卖进行参数化时,你就不用猜来猜去,而是直接问别人能给你的最好价格。如果想激励人们给你最好的报价,你必须给他们一些回报。比如在智能合约中,如果你使用了可选的 RFQ 参数化,在最初的几个区块中,RFQ 获胜者会有轻微的优先权。


比如,我签了一个订单,如果有人能提供更好的价格,他们可以填写他们的报价,所以这还是有公开拍卖的成分。这样一来,你可以获得非常高效、非常快速的价格发现。如果使用 RFQ,也许只需一到两个区块,否则可能是五到十个。这个组件是可选的,如果用户觉得可以等待一两分钟,那么他们可以选择不使用,是很灵活的。只是说,如果你愿意等待,那么可能你需要承担一定的价格风险,比如这一期间价格出现重大波动。


Uniswap 如何改变 MEV 攻击?


Hayden Adams:我们要做的是让价值通过 MEV 市场流向给区块构建者和验证者,当有人进行交易时,它实际上也是公开广播的。就像现在一样。用户在 Uniswap 上做一笔交易,人们互相竞争,但他们的竞争不是为了为用户提供最好的价格,而是为了从 Uniswap 交换用户那里获取最大的价值,这就是当前的 MEV 市场,这就是当前的区块构建网络。


而我们能否改变对交易进行编码的方式?比如说,与其让一群聪明的人争相从交换者那里攫取价值,不如让他们相互竞争,尽可能多地攫取价值。比如有些价值总是要交给以太坊矿工、验证者、区块建设者,但我们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提高回到交换者手中的 MEV 百分比呢?


他们互相竞争,抢走了所有的钱。现在,我们希望他们继续相互竞争,让大部分的价值回到交易者手中。所以,这与你如何编码交易有关,拍卖是可以选择的一种方式。


目前的情况是,只要我能拿到最低的滑点容忍度就可以交易,那么验证者可以抢先交易,达到最低滑点容忍度,拿走这笔钱。通过拍卖,价格随时间衰减,这一过程中只要有人认为包含这笔交易有利可图,他们就会提交拍卖,在容忍度触底之前订单已经成交,此时订单已经获利。这样你就不会像以前一样,在交易标的上进行抢先交易。这个系统的可以确保某人在第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出现时,就完成订单,这本身就是 MEV 保护机制。


又比如,如果你同时有一堆交易在链下,那么一个提交者就可以发现所有的交易,并同时完成所有的交易——这就意味着在整个周期的早期他们就会提交订单。在价格拍卖中,你拍卖的越早,价格越高,价值泄露越少。


跨链交易


订单被表示为链下签名,这意味着你不需要签署订单,指定想用 A 代币交换 B 代币,而是签署订单,指定用 A 代币在以太坊上交换、B 代币在 Optimistic 使用。从交换者的角度来看,用户体验是完全相同的,用户体验实际上可以感觉非常快。而提交者会处理使用跨链桥的复杂性和延迟,并找出结算等。


其他好处是,一是它允许原生资产交换。人们在链之间移动资金并进行跨链交易时,通常你所做的就像你将资产进行桥接。然后,你在另一条链上拥有该资产的桥接代币,资金是被动地存在于跨链桥中,我们也看到有很多跨链桥黑客事件发生。


使用 UniswapX,用户首先表明交换意图,然后进行降价拍卖,一旦提交者有愿意接受的价格,他们就会启动交易,这在输入链上完成。他们把用户的投入转入一个托管合约,然后负责把这些代币发送到输出链上,之后他们必须证明他们进行了这样的操作,才能要求用户在输入链上输入代币。该证明可以是乐观证明,这意味着,直接假设他们的确这样做了,也就是不需证明,这样跨链交换就会非常快。或者,有人质疑提交者是否真的转移代币,那么就会进去七天的资产锁定期,这期间提交者需进行证明。


链下签署的订单,不仅解决了池的复杂性问题,还解决了桥接的复杂性问题。复杂性都被相同的服务提供商、相同的提交者解决。他们可以管理时间和延迟、复杂性。这一切似乎都是由自由市场决定的、由提交者决定的,这一过程还受到智能合约的监督,确保提交者带给交换者他们所需的东西。


我认为在未来,大多数资产都存在于它们的起源链上,或者在它们最安全的链上,或者在它们最典型的资产链上,而不是桥接上。也就是,如果提交者进行跨链交换,他们获得代币一定是在代币的原生链上获得的。这样一来,桥接的使用似乎真的降到了最低,与其说跨链桥是资产的桥接,不如说在这个模型中,跨链桥只是用来传递最后的信息。你甚至都不需要那个数据包,除非提交者在撒谎。


这可以称为最低可行性桥接,只有在交易跨桥时,用户才会承受桥接风险。一旦交换者拿到了输出代币,而提交者拿到了输入代币,那么任何一方都不会再有桥接风险,除非这些代币碰巧是包装好的桥接资产,但它们并不需要是。


所以,我们把人们需要桥接的程度降到了最低,同时我们也把它们抽象化了,比如这个系统可以支持任何可能的桥接。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桥梁聚合器,提交者可以使用任何桥接,但每笔交易都有一个特定的跨链桥,也就是「结算预言机」,它可以是任何桥接器,也可以是任何其他系统,你也可以使用多方签名系统、治理系统或单方系统,也可以信任提交方。


利用复杂性


Hayden Adams: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关键时刻,意味着 Uniswap 生态的前沿发展。人们期待使用去中心化的市场,但仍有需要改进的地方,用户的体验还需完善,比如效率不高、流动性还是不够。


从长远来看,去中心化的市场实际上会更强大、更有力,用户体验会更好,市场结构也会更有效率,以市场为基础的方法来处理一些事情,而不是像单一的公司进行运作。


怀着这样的理念,利用我们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方面学到的新技巧,我觉得我们已经可以开启故事的第一章节。我们想建立一个终极的中心化式订单流网络,我们也希望与其他团队合作来解决这些问题,比如其他团队也在研究如何去中心化订单流。总之,我认为这对整个行业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


从交易量和用户数量来看,以太坊上的所有 gas 中,可能有 30% 以上是 Uniswap 交易,而且我敢保证,从 MEV 看,比例会更高。我认为,我们在这个领域的工作非常重要,有助于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而且我们有用户,可以向他们学习,优化和改进真正进行交易的用户。


7 月 17 日,Uniswapx 上线主网测试版本,只是一个早期版本,只对部分代币、部分交易开放。试用时,你会看到不需要 gas 费,出现的是签名而非交易等等新特点。这是一个逐步发布的过程。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去考虑,比如参数化之类的东西,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开始整合跨链等等。


视频来自 YouTube,部分 IP 地址无法观看


来源链接


欢迎加入律动 BlockBeats 官方社群:

Telegram 订阅群:https://t.me/theblockbeats

Telegram 交流群:https://t.me/BlockBeats_App

Twitter 官方账号:https://twitter.com/BlockBeatsAsia

本文精选观点
Hayden Adams(Uniswap创始人)
我们不仅是在解决复杂性问题,也会解决其他问题。比如 gas 费用、验证器、MEV 等。比如,通过在拍卖中进行竞争,这就促使人们去寻找最复杂的策略,提供更优的价格改善,节省 gas 成本等。
Hayden Adams(Uniswap创始人)
从交易量和用户数量来看,以太坊上的所有 gas 中,可能有 30% 以上是 Uniswap 交易,而且我敢保证,从 MEV 看,比例会更高。我认为,我们在这个领域的工作非常重要,有助于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而且我们有用户,可以向他们学习,优化和改进真正进行交易的用户。
选择文库
新增文库
取消
完成
新增文库
仅自己可见
公开
保存
纠错/举报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