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蚂蚁,他们涌向Web3

23-11-21 14:01
阅读本文需 33 分钟
总结 AI 总结
看总结 收起
原文来源:WSJ 中文版


2023 年的科技圈,几乎每天都有重磅新闻,是生成式 AI 元年,也是 Web3 深熊之年。曾认为「Web3 is the new sexy」的人们,觉得「Web3 不再性感」,转而向了 AI。但熊市中,也有人选择在此刻入场,例如来自 Web2 大公司的老新兵们,他们也被称呼为「大厂黑帮」。他们带着相对成熟的技术,但也遭遇了不够「CryptoNative」的怀疑。我们采访了几位正在这个赛道奋起直追的 Web3 前蚂蚁人们,一探究竟。


AI 风起,Web3 不再性感?


科技界中被赋予重望的两项技术革命,一是 AI,二则是 Web3。AI 预计将重塑生产力,Web3 则被期待以重塑生产关系。 2023 年的科技圈,几乎每天都有重磅新闻,是生成式 AI 元年,也是 Web3 深熊之年。Web3 2023 年的融资总额仅为 36 亿美元,同比 2022 年的近 160 亿美元,下降了 78%。而 AI 赛道上半年的融资资金达到了 250 亿美元。加密最大创投之一 Paradigm 迎来范式转移,称不再只专注加密货币跟 Web3 领域,开始将关注领域扩大到 AI。曾认为「Web3 is the new sexy」的人们,觉得「Web3 不再性感」,转而向了 AI。



但也不得不承认的是,此次 Web3 的深熊,显得比以往热闹一些。熊市中,依然有人谈论合规、ZKP(零知识证明)、比特币 ETF。也有人选择在此刻入场。


「我在蚂蚁的时候和同事交流,就经常拿 AI 和 Web3 做类比,它们发展轨迹很像。」李杰力(Jerry Li)类比,六十年来共掀起了 3 次人工智能浪潮,几乎每次都有数十亿至百亿的经费投入,高潮和低谷不断交替出现,直到 OpenAI 横空出世。「这种新的大型技术革命,需要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周期,才能真正带来跳跃式的发展。」


Jerry Li 曾有几个显眼的标签:前蚂蚁链总架构师、前苹果中国研发总监、山西省高考状元,如今又多了一个——Web3 新人。


当然,严格来说,Jerry 不属于 Web3 新人。从清华毕业后,Jerry 曾在硅谷工作了 10 余年,后于 2015 年回到上海,搭建了苹果的亚太研发中心。2017 年,Jerry 加入还未升级至「蚂蚁链」的「蚂蚁区块链」,职级为 P10。



「行业还太早期了,和 AI 比起来,还不到它上一轮的发展。如今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市值,还不到苹果一家公司市值的一半。」Jerry 对比起前东家,Web3 的蛋糕似乎还太小了。


当然,比起年过半百的 AI,Web3 似乎还处于青春期。


Web3 的概念被首次提出于 2014 年,作为其前身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概念,也不过是在 2008 年,通过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而首次被释出,距今不过 15 年。


叛逆,不稳当,Web3 正经历的阵痛期,让「家长们」看了直摇头。去年 11 月市值 320 亿美元的 FTX 暴雷后,各地监管开始给这个「皮小孩」套上紧箍咒。


如此关口,2022 年底,Jerry 离开蚂蚁链,正式 All in Web3,创业公链项目 Artela。他表示,自己短期内不会考虑去做别的事情。谈及原因,Jerry 则用了蚂蚁的名言:「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蚂蚁「黑帮」的 Mass Adoption 野心


Artela 团队选择的是公链赛道,属于 Web3 的基础设施,也被称之为 Web3 的「高速公路」,有路才能运输万物。


公链赛道中,前有发展已久的 Web3 创世项目,如以太坊,早已凭借生态的「网络效应」搭建起自己的护城河,后也有多个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全明星阵容项目。


如今选择一条较为拥挤的赛道,《WSJ.》与 Jerry 聊起他对「先发优势」的看法。


「公链市场虽然有很多竞争,但是还很不完美,还都差很多。」最近,Jerry 在全世界范围内跑起了会,这是他适应新身份的第一步。跑了一圈,很有收获。「和众多项目交流后,其实我们信心是增强的。」


Artela 与其他链最大的不同,不在于现在有些「内卷」的 Scalability(性能上的可拓展性),在于 Extensibility(功能上的可拓展性),并且兼容 EVM(以太坊虚拟机),开发者可以一键转移应用。


这是为了未来的 Mass Adoption 作准备。



Mass Adoption,是 Web3 人挂在嘴边的词。在其他语境中,它也可以被形容为「行业的 iPhone 时刻」和「最后一公里」,但其实,问题核心很明确,如何让普通人都能用上 Web3?


蚂蚁「黑帮」在互联网时期,就是 Mass Adoption 的塑造者。他们的语境中,Mass Adoption 更接近,在 Web3 中,再搭建一个「支付宝」。


当然是充满了经验。Artela 的 CTO 邱鸿霖(花名:CP)曾做过蚂蚁旗下数字藏品平台鲸探的底层架构支持,他表示,鲸探早已凭借过年集五福的活动,达成日活上亿的成就。「当时就已经做到了链上稳定的跑亿级别的交易,以太坊也才数百万,从某种程度来看说,蚂蚁链已经真正达到了 Mass Adoption。」



CP 曾是蚂蚁链的团队 OG,他在 2015 年就加入了最初形态的蚂蚁链,当时还是一个兴趣孵化小组。


「他们说,如果蚂蚁里有人想聊区块链,一般问到第二个人,肯定就有我的名字了。」CP 头发微卷,讲起话来略带广东腔,似笑非笑的总让人感觉是在拉家常,但仔细一听,表述的内容十分专业详实。蚂蚁链的专利数量是全球第一,CP 一个人手握了数百件区块链专利。


对于 Extensibility,CP 举例:「游戏除了前台玩家输入,还有后台,比如说地图刷新、时间和天气,或者大 boss 死掉,隔壁的小小怪也会跟着一起被消灭之类的,区块链是没有后台任务的,因为区块链所有的执行都得通过用户去交互。」


未来在 Artela 上运行 Fully On-Chain Games(全链游戏),或许可以变成「没了你,地球依然转」,即玩家设计规则,系统自动运行。


对于现在玩棋类游戏都有点困难的区块链来说,要实现交互不卡顿,对计算层上有更高的要求。「我们想要做到 EVM 的一百倍。」得益于在蚂蚁链积累的经验,CP 补充,「其实现在测试数据表明,我们在计算层面能已经能够接近两个数量级了。」


但他们并不想替代以太坊,以太坊链上的项目,可以一键转移到 Artela 上。CP「抽象」总结了 Artela 的特性:「简单来说,把 EVM 比喻为区块链的 CPU 的话,我们就是在区块链上加了个 GPU。」更简单来说,以后可以在区块链上打大型游戏了。


「互联网金融时代的借呗、花呗,都是从 0 到 1 的创新,我们这群人都经历过从一个模糊概念,变成一个具体的商用产品的过程,知道背后的复杂程度。」CP 觉得,同样的路,在公链时代再走一遍,挑战很多,但好在有经验参考。


Artela 的大部分团队成员都来自蚂蚁。「很默契的十几个人的团队,和二十几个人的工作进展差不多。」成立不过数月,Artela 便获得了 600 万美元种子轮融资,由 Shima Capital 领投,A&T Capital、Big Brain Holdings、SevenX Ventures、Dispersion Capital、Amino Capital 等参投。


Artela 的测试网已于 9 月上线,对目前的生态合作伙伴采用定向邀请制。Defi 和 Fully On-chain Games 可能都构成未来的发力点。CP 说,Artela 不打算搞公链那些发空投、常规的组合拳,而更是想与生态应用探索创新。他们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潜心开发,至 12 月左右正式公测。


尴尬的联盟链


可以稳定跑亿级日活,毫无疑问,蚂蚁链在 Web3 部分领域,早已做到了天花板。但他们的活跃,又与 Web3 隐隐约约隔离开来。


正如 Web3 去中心化底色带来的应是「开源」,而不是「专利」。比起国外技术主流方向公链,与更适合国内语境的无币区块链,又称联盟链,也有些「气场不合」。而蚂蚁链,想在国内走通一条不一样的 Web3,开放联盟链,产业 Web3。


早在 2017 年的蚂蚁,就已经相信了区块链的未来。彼时行业虽未成型,但蚂蚁已将区块链视作一项核心战略的战略。「当时蚂蚁说要重点投入,但是其实也没什么人懂,我们是个很小的团队。我看了很多国外的文献和报道后,觉得这个东西还是很有潜力的,特别是在全球化背景下,能有金融的应用,我觉得是特别有价值的。」


担任首席架构师一职的 Jerry 则研究起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白皮书,随着研究的深入,他愈发相信,区块链是「用科技服务金融」的下一阶段。


同年,蚂蚁链的「一哥」蒋国飞加入蚂蚁金服,担任副总裁兼金融科技事业线总裁,主管蚂蚁区块链。蚂蚁链在集团内的战略层级不断上提。蚂蚁链风头正劲,跨境汇款、供应链金融、电子票据、司法存证……一时之间,基于产业端的应用全面落地开花。


2018 年,支付宝香港推出了基于区块链的跨境汇款功能,超 18 万名菲佣将工资打回家时,再也不用等待数日,并交付相对高昂的跨境手续费。普惠金融,蚂蚁在很早就达成了成功解决案例。


CP 也一度成了公司的网红工程师。马云则在参加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时提到了 CP,和他广为流传的相亲小逸闻。


「我们蚂蚁金服有一个工程师,他在相亲的简历上写自己是『工程师』,写代码的码农,结果没有人点开他的简历,女孩子对他没兴趣,后来他把简历改成我是『区块链工程师』,收到了两百多份求爱信。」


2020 年,蚂蚁区块链宣布品牌升级为蚂蚁链,公司高层表示,该决定「不亚于决定成立支付宝」。


但,3 年过去了,深耕产业 Web3 的蚂蚁链,并没有迎来真正「支付宝」级别的应用。


以跨境汇款为例,蚂蚁相关负责人告诉《WSJ.》,跨境汇款在技术上没有任何壁垒,但每个国家的政策和监管对这个技术的支持度不同,因此此类项目更接近于定制化。「我们当时和渣打银行做的合作,他们本来就是我们长期的合作伙伴。」


即使是春节期间日活上亿的鲸探,也面临着藏品滞销,难以破圈的问题。此前鲸探推出的数字藏品多为人文类艺术品,很难让年轻人觉得新潮。「不过我爸爸很喜欢,这是我做过的产品里,他唯一一直在用的。」CP 的工作内容很受家里人关注,鲸探或许是其中最好懂的产品。



「虽然蚂蚁在金融科技已经非常领先,但国内监管的框架主要还是联盟链。这其实拿掉了区块链里的精髓,即以数字资产作为其价值代表。我觉得在未来还是要走公链的道路,但公链目前在国内是没有土壤的。」Jerry 更看好公链的未来。


剥离了数字资产概念的联盟链,确权激励无从说起。「联盟链只承担了数据层面的东西,要真正对生产关系进行重构,我觉得现在还远远没有到那个阶段。」


「真正跑通一个商业化的场景,有链还不够,现在还有很多环节的技术支撑都不到位,端到端跑通还是比较难的。现在的应用场景,其实只需要用一个数据库加上权限设置就行,如果硬要上一个区块链系统,似乎有点画蛇添足了。」


CP 有过多个联盟链应用端场景搭建的经验。他举例,利用区块链技术的食品溯源,本有望根治「毒奶粉」等食品违规现象。


但现实是,没人为更好的系统买单。「食品溯源,在食品生产、海外运输、入关到平台上售卖,是一个产业链的事情。大家都需要接入区块链来工作,但最终给到消费者手上的时候,一分钱没涨。」


「产业链上的很多公司都是被动拉进来的,没有共识。」共识是 Web3 的核心推动力,也是事半功倍的秘诀,但现在市场还远不到那个程度。


在获得「共识」之前,联盟链似乎可预见地将长期处在尴尬地位中。圈外人不认识,圈内人不喜欢。


在蚂蚁时,Jerry 加入了公链有关的兴趣小组,CP 也在其中。如今,这兴趣小组再次成为了项目的最初孵化土壤。


CP 在今年 3 月离职加入了 Artela,这也是他的第一次创业。「其实每年都有 Web3 项目找我,我都会认真考虑蛮久的,因为之前没有创业过。不过这次 Artela 的机会,我没有考虑很久。」CP 的依据是,他相信,创业中团队比什么都重要。「特别是在 Web3。」在圈内,他听过许多关于反面教材。


这次与《WSJ.》见面时,再提起自己曾经「网红工程师」的身份,CP 笑称:「已经过气啦。」CP 的无名指上已带上一枚莫比乌斯环,与曾经的相亲小故事告别,他的事业和生活,都走向了下一个阶段。


中国计算机学会大数据专家委员会常委委员,深耕 AI 近 20 年的陈继东博士(花名:皮东)也成了「Web3 新人」。皮东此前也有更广为人知的履历——支付宝刷脸支付和蚁盾反欺诈的创始人,职级 P10。


他更看好 Web3 与 AI 的结合。他在去年 10 月创立 Web3 安全项目 Trusta Labs,这是一个对标了支付宝中「芝麻信用」的产品。


皮东在 2017 年调至蚂蚁的区块链团队,负责安全方面的安全科技的商业化,也因此接触到了区块链。来到 Web3 之前,他们的团队一直独立于蚂蚁运营,团队更接近创业形态,因此皮东在技术、业务、出海都丰富的经验。


但如今,风吹向 AI 时,皮东选择当一个逆行者。


满怀期待,皮东去找了 CP「进修」Web3。又研究了小半年后,皮东决定将自己在 AI 的积累带入 Web3。在成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Trusta Labs 便获得了 Gitcoin Open Data Hackathon 冠军。


合规风起,而这一次,蚂蚁链的架构也在产业 Web3 基础上扩容了合规 Web3,换成了两条腿齐步走。


接近蚂蚁集团的人士告诉《WSJ.》,蚂蚁集团内部请了人去做一系列的 Web3 讲座,「他们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4 月,蚂蚁链开源了跨链协议,宣布兼容以太坊等生态协议,并与国内唯一合规公链 Conflux 达成合作,这意味着蚂蚁链的开放联盟链,将进一步支持 Web3 生态。


产业 Web3 依然在做,不会停。把帮企业做 APP 比作「建楼」的话,在把楼建起来后,下一步是「修路」,即实现数据流转,以非代币的方式实现激励。


「我们不认为 Web3 是发个币,再去探索商业模式。」蚂蚁相关负责人解释。


「多方激励是产业 Web3 的精神,但是不见得一定要以代币的方式去做。为什么一定要用代币去激励?是因为国外的圈子里是一群陌生的人。但是我们在国内做产业的生意,不可能是互相不认识的。TO B 的产业中本来就是熟人,所以不见得非要用代币的形式,依旧可以完成整个产业链上资产快速流转,得到各方的信任。」


而面向发展合规 Web3 的香港及海外市场,蚂蚁链也有了新动作。今年 9 月 8 日的外滩大会上,蚂蚁发布了新的 Web3 产品 ZAN。ZAN 提供面向 Web3 的技术解决方案,尤以安全合规类技术产品为主。原蚂蚁链 CTO 张辉担任 ZAN CEO,目前张辉已经常驻海外。


ZAN 是一个数十人的团队,技术支持来自蚂蚁链,同时在小规模对外招新。不同的是,ZAN 并不提及专利数、产业区块链,而是谈起了开源和 RWA(合规资产发行)。


「我们其实一直很关注,只是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蚂蚁相关负责人说,ZAN 并不是一个「一拍脑袋」的决定。


事实上,不仅是蚂蚁。华为、腾讯等大厂们都在今年选择「激流勇进」。


华为云在新加坡、香港等各个峰会上频繁亮相,并在在香港数码港举办了「TechWave Web3.0 专题日」,并发布了 Web3.0 节点引擎服务 NES、QingTian Enclave 机密计算等系列区块链服务。


而「鹅厂黑帮」则更为知名,腾讯区块链原负责人蔡弋戈于今年年初离职,创立了 Web3 钱包 Punk Code。除此之外,原幻核、至信链等与区块链和元宇宙接触较多的业务线,都有许多员工转向 Web3 创业。


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是现在」


「2021 年的时候钱多,但是项目也乱,很多行业内挺有名的人最后都身败名裂了。」Jerry 在去年 10 月时开始和投资人接触,彼时融资窗口还未关闭。


「如果今年做,项目可能启动都困难。」《WSJ.》了解到,另一大厂出身 Web3 的项目在今年寻求融资时,遇到了较大困境。


「太早太晚都不行。」深熊探底,对于融到资的长期主义者来说,或许是个好时机。


「此前的周期里,区块链都不算是个行业。」Artela 另一位联合创始人 Kevin 曾在复旦就读心理学,在蚂蚁工作了一年多后,进入阿里高层的家族办公室管投资。出于个人兴趣,他 2016 年就进入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社区参与活动。


Kevin 给人的感觉,更接近行业最初加密极客的模样。他并不喜欢露面,但总能与行业有深度链接。用 Web3 的黑话说,Kevin 很「Crypto Native」。



「当时没有熊市、牛市的概念,社区氛围和现在真的很不一样,大家聚在一起讨论的是经济学和货币非国家化。」


Kevin 后因 2017、2018 年时的 ICO 发币潮,对行业彻底幻灭,他形容,当时有一种「理想主义的错位」。他卖了绝大多数币,转向 AI 教育领域创业,也获得了融资。但后来教育行业也受到打击,Kevin 去哥伦比亚大学读了硕士。


如今,他又回到了 Web3。「因为我看到了公链发展到这个阶段,如果要更上一个台阶去 Mass Adoption,我在别的行业做过的、看到的、经历的恰好是他们需要的,这就是我的动机。我个人 Builder 心态还是蛮重的,虽然市场状态很差,但是这个事有意义,我就会去做。」


「事物的发展还是一个曲折的过程。这个行业教会我很重要的一件事,是不去做价值判断。」Kevin 解释。


「外星人发来了一段代码,大家把他解译成蛙卵。但蛙卵到底代表什么?我倾向于相信其实大家的就这个行业真的所谓的 build,或者说当它其实有一个驱动力的情况下,它会自己去发展自己去生长,然后长出一些可能都意想不到的东西,这个过程我觉得一定是有意义的。」


「创业是脆弱性很强的,但个人的动力是不脆弱的。Web3 行业基本盘还在,只要和它一起去成长就行了。」


Kevin 很喜欢科幻小说《其主之声》,这是一本关于人类接收到天外来客的讯号的科幻小说。把信号的一部分看作生产配方,可以制造出一种奇妙的有机物质「蛙卵」,但没人可以解读出蛙卵的信息。



映射至现实,比特币白皮书的出现,似乎就是天外来客的讯号。比特币的价值则是「蛙卵」,比特币到底会为人类带来什么?这是一面镜子,每个人通过对它的解释,看到了自己。「其主之声,实乃我之声」,豆瓣上对这本书有个精准的总结。


「这样讲有点抽象,总结一下,就是不去做价值判断,但是始终做行业有益的事。」


Kevin 相信,Web3 会随着被大众接纳而越来越主流,找到他自己的生存位置和结合点,即使和刚开始的理想彼岸有所偏离。


行业确实在前行。最初由加密极客们搭建的区块链行业,随着概念不断的升级,名字也从「区块链」迭代为「Web3」,行业分化,更多的叙事被裹入其中,也让人更容易找到自己在其中的角色。


「这次是真创业了,之前在蚂蚁虽然都是假创业。」Jerry 笑笑。「以前在蚂蚁都是很好的办公室,中后台能给很多技术和其他支持,虽然在蚂蚁,我们也一直讲要用创业的精神,但真创业和假创业还是完全不一样的。」


或许最明显的变化是,办公环境从「天上」掉到了「地下」。


「我们现在很小的团队在地下室里工作,你知道吗,是一个真正的地下室。」除此之外,Jerry 还全权负责起了租房等行政事项。


Artela 团队在杭州的一个公共办公空间里,租下了可以容纳 6 人的办公室,桌上最大的物件,除了电脑,就是空气净化器。没有窗户,有绿植,但晒不到太阳。「我们都说自己是 Underground。」CP 笑称。


《WSJ》在此次访谈过程中,与采访对象们都提到同一个问题。「此前在蚂蚁链积累的经验优势,会不会对 Web3 形成降维打击?」他们都连连否认。


Web3 中不叫「创始人」,只叫「Founder」或者「早期 Builder」,组织架构不再是「公司制」,而是「DAO」。这都是让这些「老新兵」们感到新奇的事。Jerry 还在学习,如何从 Web2 过渡至 Web3。「还是对行业要有敬畏之心的,Web3 有很多理念、价值观和社区文化,如果直接把一些 Web2 的东西生搬硬套过来,就会显得水土不服格格不入,我们要避免这种现象出现。」


大厂虽有光环,但也容易被社区质疑不够「Crypto Native」。Jerry 说,这个词他听过很多次。「有一方面是积极,相对崇尚自由的精神。但另外一方面,我觉得也不太对,站在 Web3 的社区来说,不能局限于自己,如果一直排斥新的团队进来,Web3 社区永远长不大。」


虽从蚂蚁离职,对他们来说,蚂蚁依然是一片沃土。9 月,Artela、Trusta Labs 与蚂蚁链的海外 Web3 项目 ZAN 一起,发起了 A³DAO。公链、安全、解决方案,兄弟项目们形成了互补的生态。


行业的「支付宝」时刻何时到来尚未可知,但可知的是,蚂蚁「黑帮们」不会错过。


原文链接


欢迎加入律动 BlockBeats 官方社群:

Telegram 订阅群:https://t.me/theblockbeats

Telegram 交流群:https://t.me/BlockBeats_App

Twitter 官方账号:https://twitter.com/BlockBeatsAsia

举报 纠错/举报
选择文库
新增文库
取消
完成
新增文库
仅自己可见
公开
保存
纠错/举报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