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了「NFT 的 LVMH」背后,Yuga Labs 的失落

24-02-19 10:30
阅读本文需 12 分钟
总结 AI 总结
看总结 收起

当 Yuga Labs 宣布收购了 Moonbirds 的开发团队 PROOF 后,大家对于 Yuga Labs「NFT 的 LVMH」这个标签几乎不再有什么疑问。现在,Yuga Labs 坐拥 CryptoPunks、BAYC、MAYC、BAKC、「猴地」Otherdeed、Meebits、Moonbirds 等 NFT 顶级 IP/项目。这些项目在 OpenSea 历史前 15 大交易量的项目中占据了 8 席。



但与此同时,Yuga Labs 也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强有力的挑战者。在 2 月 17 日,Pudgy Penguins 的地板价首次超越了 BAYC。与 Yuga Labs 近年来在收购路上的不断前进相反,「无聊猿」的魅力却在不断消退。


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为什么 Pudgy Penguins 获得了市场的青睐?为什么「无聊猿」失去了魅力?


「项目方在做事」并不是嘲讽,NFT 玩家其实很宽容


「拉盘就是正义」,这句话在 NFT 玩家群体中广为流传且流传已久,甚至成为了某些批评 NFT 玩家很 toxic 的声音的根据之一。还有一句在华语 NFT 玩家群体中流传的金句,「项目方在做事」,大家总是半开玩笑地说最怕做事情的项目方,越做事 NFT 越跌。


但 Pudgy Penguins 的成功其实证明了,过往很多「在做事」的项目方实际上是感动自己或是待在自己的舒适圈内,所谓的「做事」并不能让持有者清晰地看到项目的长期战略,也不能为项目带来长期的价值。


在 NFT 的上一轮牛市中,是个 PFP 项目都会说自己要做 IP。结果呢?我们看到的是发新系列、发 Token、搞质押... 搞来搞去大部分都是待在自己的舒适圈,在 Web3 这一亩三分地用熟悉的旁氏激励内卷。而实际上,做 IP 是一个长期的大工程,以 Web3 为起点的团队所擅长的往往也只是在 NFT 或 Web3 圈内的运作。当一个项目方成功从怀抱梦想的散户中拿到了钱,有多少把这些钱花在请专业的品牌构造、内容创作、社媒运营等方面的人才上?


拉盘是不是正义?是,甚至可以说地板价的上涨是 NFT 玩家最大的情绪价值来源。Pudgy Penguins 背后有没有做市商在操盘?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大部分人也都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有」。那光拉盘能不能让 Pudgy Penguins 取得这么巨大的成功?


不能。这样的成功需要可能存在的做市商与散户的价值认可形成合力。Pudgy Penguins 在 IP 建设上的一系列逻辑是合理的,它们为自己可爱、有亲和力的形象制定了一个相匹配的品牌观,根据形象特点选择卖玩具这个突破点,获得了不错的成绩。这些事情配合地板价的上涨,既稳固了自己的社区,同时也在 NFT 玩家群体中形成了新的价值认可:


「好好做事的 NFT 项目,它真的可以涨啊」


叙事有没有逻辑,在于市场认不认可。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之前被骂到狗血淋头的 Doodles,过去的一个月内也上涨了近 70%。有啥利好吗?没有,最近的新闻是和 G-SHOCK 出联名手表,但 Doodles 一直在「做事」。


Cool Cats 也开始「做玩具了」,所以在过去的一个月内,Cool Cats 也收获了与 Doodles 差不多的涨幅。


做 IP 的道路上,Pudgy Penguins 仅仅只能说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但在 NFT 市场上就已经有了如此惊人的表现。NFT 玩家其实真的很宽容,一点都不 toxic。


「只要是潮水,就有退去的一天」


Pudgy Penguins 的地板价超越 BAYC,被许多玩家视为历史性的时刻。其实有很多的 NFT 玩家并不惊讶,并且都有着各自的角度来阐述为何自己认为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其实是一种「必然」。但对我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


「Yuga Labs 已经不酷了」


BAYC,或者说 Yuga Labs,是否还记得自己来时的路?我不是说它们忘了自己是一个 NFT 项目,我是说,它们是否还记得自己做 BAYC 时那种「我要做一件很酷的事情」的激动,忘了那份曾经的理想主义?


「Let's make a NFT」,一切都源于 Yuga Labs 联合创始人之一 Greg Solano 的这句话


「在沼泽中的秘密俱乐部闲逛,仅限猿类。并在俱乐部浴室墙上的协作像素板上涂鸦」,这种 vibe 吸引了当时消费不起 BAYC 的我想尽办法去观察 BAYC 的持有者群,并且感受到像在一个醉醺醺的小酒馆里充满了一个个天马行空的理想者的感觉。


曾经的 vibe,曾经的团结,曾经的社区交流与集体决策,究竟是在何时消失的?「Apes together strong」的口号似乎变得越来越空洞,社区看着 Yuga Labs 在收购的路上一路狂奔,掏出一个个伴随着新资产的小游戏(Otherside 很酷,但那之后...)。在商业上,Yuga Labs 一直在拓展,但留给社区的,似乎更多的是迷茫与失落。


无论是做 IP,还是做游戏,这些都是 NFT 在第一轮急速而剧烈的价值膨胀后规划的新故事。尽管在后来,NFT 玩家们对这些新故事产生了免疫,甚至嗤之以鼻,但其一这并不可耻——就像股票,有时候你也可以认为一家公司是在讲故事->交付->讲新的故事中循环,只是能交付的叫价值,不能交付的叫泡沫。其二,在当时,大家是发自内心地对这些 NFT 无限的可能性感到振奋,并且站在新时代浪潮上的发自内心地感叹——


「酷!」


根据 Pudgy Penguins CEO Luca Netz 的「NFT 价值积累漏斗」理论,8888 个 Pudgy Penguins,假定能有 300 万个忠实粉丝,只要有 0.3% 的转化率就可以消化完。但 NFT 毕竟不是证券,无论实体业务运营到有多高的利润,NFT 都很难在现行监管下直接给持有者分红。那么这种粉丝转化到消费 NFT「收藏品」,还是得靠「酷」。


「NFT 价值积累漏斗」理论


如果 BAYC 一开始不「酷」,那就不会吸引到一帮坚定的支持者,谁看到一个满是纸手的项目会想对其进行拉抬呢?对「酷」的遗忘,其实是对社区的抛弃,也是忘记了初心。


如同 NFT 巨鲸「关老师」@jivacore 所说的那样,「Yuga Labs 就像 Supreme 也不酷了一样,只要是潮水,就有退去的一天」。



而 BAYC 社区的声音中,让我感触最深的,不是那些大 V 对于 Yuga Labs 本次收购的不解或是批评,而是 @votefloridaman 的这句话:


「Degen Only 这句座右铭,已随风而逝」


结语


我们快要熬过了 NFT 乃至整个加密市场的寒冬。作为一直坚持在 NFT 领域的从业者,我能够坚持下来的理由只有一个:


NFT 真的很酷很有趣,我们不缺好的项目,只是缺好的团队。


怎么做,其实是在于怎么想。失去了那份感动,再大的 NFT 项目和一个市值庞大但慢慢走向衰亡的、有图片的「山寨 Token」真的还有什么区别吗?


NFT 一定有下一轮牛市,且一定会是最吸引年轻人的加密资产。对于 BAYC 这样有着高昂地板价的系列,像我这样属于绝大多数的平民 NFT 玩家是消费不起的,那对于剩下 10% 有消费能力的玩家来说,该如何去吸引他们呢?


留给 Yuga Labs 思考的时间,也许不多了,这将是一场与牛市的赛跑。


欢迎加入律动 BlockBeats 官方社群:

Telegram 订阅群:https://t.me/theblockbeats

Telegram 交流群:https://t.me/BlockBeats_App

Twitter 官方账号:https://twitter.com/BlockBeatsAsia

精选观点
JIVVVA(NFT巨鲸)
Yuga Labs 就像 Supreme 也不酷了一样,只要是潮水,就有退去的一天
选择文库
新增文库
取消
完成
新增文库
仅自己可见
公开
保存
纠错/举报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