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散户KOL,是如何打爆华尔街空头并暴赚 4000 万美元的?

24-05-14 19:29
阅读本文需 9 分钟
总结 AI 总结
看总结 收起
撰文:深潮 TechFlow


Roaring Kitty,有史以来最牛的散户交易员之一,他在 $GME 上将 5.3 万美元变成了超过 4600 万美元。隐世三年,他又回来了,并带动了新一轮的 MEME 狂潮,无论是美股还是加密货币,$GME 重新开启登月模式,这是他的故事以及启示。


Roaring Kitty,真名叫 Keith Gill,生于 1986 年,家庭不是大富大贵,也不是名校毕业。大学时,是一名田径明星。2009 年毕业后先是在亲戚家一个做股票分析软件的创业公司打工,后面跳了几次槽,2019 年开始为麻省共同人寿保险公司(MassMutual)工作。


2014 年,他以「寻找股票并抓住投资机会」为目标创建了自己的 Twitter。2015 年,他还加入了 YouTube,定期进行直播,展示他的交易和市场研究。他还于 2019 年以用户名 DFV (DeepFuckingValue) 加入 Reddit。


用今天流行的话来说,Keith Gill 是一个美股 KOL。


传奇故事的转折发生于 2019 年,Gill 在这个时候开始买入 GME 的股票,据称是他觉得 GME 的股票被严重低估了。


当时同样看好 GME 的,还有华尔街大佬 Michael Burry,此人正是《大空头》的主角原型中,一己之力对抗华尔街,做空美国地产次级债最后赚的盆满钵满的神人。不过后来大家才知道,Burry 在 GME 股票发疯前(20 年 4 季度)就清仓了。


最初 Gill 买了大概价值 53000 美元的 GME,建仓价格 5 美元,然后开始在 Reddit 论坛的 WallstreetBets 子论坛上公布自己的持仓,并且在 YouTube 和 Twitter 上大肆宣传,直播讲自己的投资组合和投资策略。



当时 GameStop 还是一家深陷财务泥潭的「烂公司」:当季度亏损超过 8000 万美元,销售额同比下跌 25%,即使裁员和关店也无济于事。


有人在他的帖子下留言:「老哥,是什么让你在 GameStop 上投入 5.3 万美元?」Gill 表示,自己始终相信这家公司的未来潜力。


2020 年 7 月,Gill 有了一个足以改变命运的发现:GME 的做空股数量是流通股的 150%。


一般来说做空股票,机构要借入股票并卖出,然后在指定日期买入股票归还。如果股价下跌,对冲基金就能「高卖低买」赚取差价。但如果股价上升,空头又不得不买入股票归还,反而可能推高股价,造成「轧空」。持仓这些股票的玩家就能反过来赚取收益。


Gill 发现了其中的机会,空头可能会有轧空风险,做多有机会能赚钱。


他并把这一发现发布在 WSB 版块上,并号召网友一起参与其中,对 Reddit 用户而言,GameStop 也有特别的意义:它曾是许多人童年买游戏的地方。


他们的最大的对手盘是 Melcin Capital,一家以做空闻名的对冲基金。


2021 年 1 月,著名电商公司 Chewy 宣布入股 GME,联合创始人 Ryan Cohen 加盟 GME 董事会,利好刺激下,越来越多散户涌入购买 GME 股票,股价单日最多上涨 50%,单月涨幅接近 700%。


大涨之下,Melcin Capital 快要扛不住了,传奇做空基金香橼给予援助,注资 Melcin Capital,并宣布一起做空……


华尔街的反击愈发激起了散户反抗,这也是一场战争,WSB 上口号响亮:空头必须死!


1 月 27 日,Melcin Capital 宣布平仓,放弃做空,一个月的资产规模蒸发超 50%,损失高达 68 亿美金,并成为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净值回撤最疯狂的对冲基金。


至此,散户阶段性胜利,但突然散户常用的交易平台 Robinhood 宣布限制交易,散户无法买入 GME 股票,股价应声下跌。


这被视为华尔街开始耍赖皮,不遵守规则,GME 多空大战逐渐演变成为华尔街 VS 散户,两个阶级之间的斗争。


在这个过程中,Gill 被视为领袖,尽管后来大家发现这 GME 背后并不是单纯的散户力量,但被时代推到风口浪尖的 GIill 俨然成为一个旗帜,散户运动的带头人,他也因此收获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桶金。


2019 年,5 美元建仓$GME;2021 年, $GME 达到峰值 483 美元。2021 年 1 月,Gill 在 WSB 曾经贴出的业绩截图显示,其 GME 股票和期权的合计收益超过 3147 万美元,累计持仓达 4600 万美元。



此番传奇,足以成为一生的「吹牛」素材。


这是曾经的美股故事,如今的加密世界,是否似曾相识?


大量 VC 币涌入市场,散户成为 VC 们的退出流动性,于是互不接盘成为潜规则,不购买 VC 币如同几年前 WSB 散户的集体轧空,是一种阶级反抗。


散户将注意力转向 MEME,Ansem 等 MEME KOL 在这个周期崛起,他对$WIF 的「传销」贡献有目共睹。


如同 $GME 背后有着金融大鳄的支持,但时代与周期依然选中了 Gill 作为代言人,$WIF 也选中了 Ansem 作为代言人,二者相互成就。


在 MEME 为主流的市场中,强大的 KOL(或者叫 influencer)有能力影响市场,无论是马斯克还是 Keith Gill,亦或 Ansem,都是 MEME 周期下的超级明星。


内容和影响力是杠杆,散户依然有机会成为超级 KOL,搅动市场,折腾出新天地。


原文链接


欢迎加入律动 BlockBeats 官方社群:

Telegram 订阅群:https://t.me/theblockbeats

Telegram 交流群:https://t.me/BlockBeats_App

Twitter 官方账号:https://twitter.com/BlockBeatsAsia

举报 纠错/举报
选择文库
新增文库
取消
完成
新增文库
仅自己可见
公开
保存
纠错/举报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