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4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7 日,据 Bybit 行情数据显示,Caduceus(CMP)价格在过去 24 小时内的最高涨幅超 25%,跻身当日涨幅榜榜首。 Caduceus 是专为元宇宙及数字世界打造的开放式基础设施平台,致力于为元宇宙开发者及创作者提供去中心化渲染、边缘计算、3D 技术以及 XR 扩展现实技术等服务。Caduceus 是第一个具有去中心化边缘渲染的元界协议,并且与 EVM 兼容,很有可能成为以太坊合并后,算力资源和开发者迁移的重点方向。
10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7 日,跨链互操作性协议 Nomad 表示,其团队一直在幕后努力协调资金返还,但目前存在不少行为不良的人试图从中谋利。Nomad 呼吁用户通过以下两种方式积极举报相关诈骗行为: 1. 对于假冒者,在其推特个人主页上举报; 2. 对于精心设计的骗局,在 Nomad 合作伙伴 TRM Labs 构建的 Chainabuse 网站上进行举报。 BlockBeats 此前报道,8 月 6 日,跨链互操作性协议 Nomad 表示,目前已经收回 3570 万美元。
10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7 日,一份法庭文件显示,Facebook 母公司 Meta Platforms 已同意推迟完成对 VR 公司 Within Unlimited 的收购。后者旗下产品包括健身应用 Supernatural。今年 7 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提起诉讼,寻求阻止该交易,并要求旧金山联邦法院的法官下达临时限制令,阻止这次收购。在日期为 8 月 4 日的联合法庭文件中,Meta 公司同意在 2022 年底前,或在法官决定这起案件是否可以继续进行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之前,不完成这笔交易。
10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7 日,Aave 社区发起提案投票,计划将 Aave V3 上 sUSD 的供应量上限从 1000 万提升至 2000 万,目前投票赞成率为 100%(7.3 万枚 AAVE),投票截止时间为北京时间 8 月 8 日 6:41。
你知道Kevin吗?这大概是NFT史上最离谱的项目
2021年12月,Pixelmon创始人说:「Pixelmon就是下一个蓝筹项目,这是财务建议,不要DYOR。」

原文标题:《The Pixelmon NFT debacle》
原文作者:Bankless

原文编译:0x13,律动BlockBeats


那些只为了圈钱的 NFT 项目正在糟蹋着整个 NFT 生态。


上周末,Pixelmon 开盲盒,收藏者们原本期待他们能够得到一个个可爱的小精灵,但结果他们只得到了「Kevin」以及那些和它一样不堪入目的小兄弟们。



而随着更多细节被扒出来,人们发现这个项目盲盒中体素模型设计得如此糟糕似乎正是团队一开始所打算的。


Pixelmon 的悲剧故事



Pixelmon 简介


-在 Pixelmon 的作者 Syber 的定义中,Pixelmon 是一个开放世界的 RPG NFT 游戏;


-该系列受到了《精灵宝可梦》与《我的世界》的启发。未来它还将在所谓的游戏生态系统中提供额外的福利,例如优化游戏中的收益。


-Syber 一直都在疯狂宣传这个项目。例如,2021 年 12 月,创始人说:「Pixelmon 就是下一个蓝筹项目,这是财务建议,不要DYOR。」



发生了什么事


-Pixelmon 在 2 月 7 日以荷兰拍的形式发售,起拍价 3 ETH,最终团队收入高达 7000 万美元;


-Pixelmon 开盲盒的时间是 2 月 25 日,星期五。而在开盲盒的几周之前,团队成员中就有人担心他们的 NFT 可能是那些被人多次使用过的 3D 体素模型,比如说那些你可以在模型市场上画几十或几百美元买到的那种。但在当时,Syber 依然坚称他们没有使用任何他人创作的模型。



-收藏者们满怀希望地以为自己花 3 ETH 买到的 NFT 是像这样的史诗般的体素宠物:



-然而,大多数收藏者们得到的却是如下这样糟糕的作品:



Pixelmon 团队的反应


-开盲盒之后,愤怒的收藏者们立刻在社交媒体上宣泄自己的不满,痛斥预期与实际过大的差距;


-Syber 在 2 月 25 日试图控制住社区的愤怒情绪:

「我摊牌了,我们确实犯下了一个可怕的错误。」

「我们决定开盲盒是迫于压力,其实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推出这些艺术作品。」

「我们现在的这些是在发售之前就准备好的,那时我们没钱。我们计划下一步措施是花 200 万美元来彻底改善我们的作品质量。」


社区的反应


-随着 Pixelmon NFT 的公开,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这个项目,越来越多的网络侦探开始深挖项目的内幕。比如 OKHotshot.eth 就发表了一篇长文来汇总了他挖掘到的信息。


-总而言之,人们已经了解到了如下内幕:


Pixelmon 的作品全都是廉价的 3D 模型,项目的愿景也是从《我的世界》游戏中的一个模式中偷来的。


Syber 从自由职业者平台 UpWork 聘请了一位艺术家,工资不到一个 Pixelmon 的单价,并且没告诉对方是要做一个 NFT 项目。



Pixelmon 游戏 demo 可能是从一个独立游戏开发者的项目中抄来的。


更糟糕的是,Pixelmon 的元数据是完全中心化的。


Pixelmon 并没有退款,还将钱用来购买 BAYC、Azuki 等其他 NFT。


此外,人们还发现 Syber 曾经就骗过很多人的钱,并且并没有游戏开发经验。


对于公众的抗议,创始人表示,Pixelmon 团队「已经决定后退一步来评估整体情况,以便于我们能够更加有力地向前迈步。」之后,Syber 补充道:「我们已经创造了 NFT 史上最受关注的项目之一,我们不会就此止步。」


Kevin 的火爆


-开盲盒一天后,Pixelmon 的地板价跌到了 0.3 ETH,比起 3 ETH 的发售价下跌了 10 倍。


-NFT 领域的人们开始拿这个糟糕的事件开起了玩笑,他们把其中最丑的 Pixelmon 称作 Kevin,而 Kevin 作为一个颇具讽刺性的 Meme 开始大受追捧。



-现如今,一切都表明 Pixelmon 不是个正经的项目,而在未来也不会有很多人持续关注 Kevin。



写在最后


-Pixelmon 究竟是真的弄巧成拙,还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呢?Syber 一直坚称是前者,但是纵观所有信息,我认为这就是一场骗局。


-这个项目所做的那些事情是不可原谅的,比如欺骗艺术家以及为这个项目定价 3 ETH。现在的问题是,Syber 会在多长时间内、多大程度上挽救这个项目。赚到钱后,他们可以假装再努力一段时间。


-我的观点是什么?我觉得现在的 NFT 生态很像当年的 IC0,一些骗子靠一个网站就能赚到巨额资金。我们要继续做好新人教育工作,帮助他们尽早判断出哪些项目是来骗钱的,这样也能让那些诈骗项目更难生存。 


原文链接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NFT
栏目
以太坊上的「二次元」,独一无二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