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1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15 日,据纳斯达克报道,刚果民主共和国正在向加密公司和碳信用公司开放石油和天然气许可拍卖,这些公司将出售碳信用额。据悉,由 WeWork 创始人 Adam Neumann 创立并获得 a16z 领投 7000 万美元融资的区块链项目 Flowcarbon 已经表示有兴趣参与竞标,该公司正在与环保组织 RedemptionDAO 合作提供碳信用。
37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15 日,加密基础设施服务商 Alchemy 已启动 Web 3 开发者计划「Web 3 之路」(Road to Web3)。「Web3 之路」是一个为期 10 周、自定进度的 Web 3 开发者计划,旨在帮助区块链开发人员从初学者提升至高级开发者,注册学习者将有机会通过完成每周项目任务获得免费 NFT。 BlockBeats 此前消息,2 月 8 日,Alchemy 以 102 亿美元估值完成 2 亿美元融资,Lightspeed 和 Silver Lake 领投。6 月 17 日,Alchemy 启动 2500 万美元开发者资助计划以资助 Web3 项目。
57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15 日,据 Crypto News BTC 报道,分散式计算网络 Cudos 宣布推出区块链基金「Cudos Basis」,以促进 Cudos 区块链网络的优化和进步。Cudos Basis 旨在为 Cudos 区块链生态系统发展提供支持资金、资产支持,为相关团体、建设者提供帮助支持。 据悉,Cudos Basis 正在启动一项赠款计划,该赠款计划主要用于为开发者工具、开源项目和不同基础设施实用程序提供资金,涉及的一些特定领域包括 DeFi、NFT、元宇宙、游戏等。此外,Cudos Basis 还将作为一个教育门户,向建设者介绍 Cudos 社区、Layer 1、以及后续 Layer 2 分布式计算平台。
59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8 月 15 日,Data DAO Hackathon 活动报名入口已在开发者激励平台 DoraHacks.io 开启。本次活动由 Filecoin Foundation, Orbit 以及 FilSwan 联合举办,项目提交时间为 8 月 15 日至 9 月 11 日,总奖池 5 万美金。 Data DAO Hackathon 共分网络存储、基于 FilSwan 网络的多链存储、数据计算、Forest 客户端、社区喜爱项目五大赛道,旨在吸引新一代 Web3 构建者,通过解决重大问题、发布创新应用程序来塑造一个更加去中心化、强大和安全的网络。
我们应当如何理解「小团体」
人们生来就是单独的个体,所以必须找到自己的团队归属

还记得你小时候是如何结交到不同朋友的么?可能是在参与某个活动中,因为相同的爱好,也或许是因为讨论到某个话题时有着类似想法,再或是仅仅因为彼此看着有眼缘。


兴趣的相似让不同的人聚在一起可在同一活动中通过协作高效地达成同一目标,想法的相近让他们可以减少沟通阻力,而眼缘这种无从考证的感觉却可降低最基本的信任成本。人们聚在一起,组成小团体,每个小团体的人数不多,但每个人的特点鲜明,分工明确。


在现代科技的帮助下,小团体的组成不再具有地域限制,这也让更多具备不同能力、想法各异的人们可以随意「组队」完成「任务」。


本文出自应用研究组织 Other Internet,文中深入探究了小团体(Squad)的形成历史、原因、优势,以及可能性。律动研究院将全文进行了翻译:


上千年来,小团体(squad)一直是一种重要的社会和经济组织形式。进入现代以来,随着群聊软件和私人网络社交平台的不断涌现,小团体也开始重新活跃了起来。它们作为一股强大的文化力量,正挑战着个人主义市场的权威。现如今,小团体在互联网社区和新兴经济网络中都发挥着关键作用。Hawala、Chit funds、Chamas 以及其他形式的 P2P 储蓄或信贷机构的兴起,则预示着未来去中心化加密货币协议将继续丰富我们的各类金融关系。这些原型小团体充分展示了科斯定理的作用,即强大的内部协调能降低交易成本,从而让团队提高产能,获得更多的理财机会。


这类小型组织通常是由邻居和朋友组成的,充分反映了信任在团队中的核心地位。无论是室友还是 Discord 小组中的网友,小团体能实现社交货币和金融资本的相互转换,为团队带来更多机会与活力,而这也是人们无法独立完成的事情。



最近的几起事件完全暴露了个人工作的局限性,也让人们开始探索以小团体的形式开展工作的新方式,因为其往往具备更高的灵活性。新冠疫情的爆发强化了人们的社会联系,彼此在空间上的距离让我们在情感上缔结了更深的情谊。当疫情来临时,我们的首要任务便是保护小团体的安全,而这对团队协调和决策制定也提出了要求。


当今时代下,人们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的不确定性都在加剧,这也就让人们更想通过组建团体来弥补个人身上的不足。比如说,人们组建家庭就是想要共享空间并分担租金的压力。在一线城市中,个人总会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于是为了在没有社会保障的就业市场上生存,人们团结了起来。


小团体既是当代社会原子化的产物,也是对当代社会原子化所作出的回应。「在偏僻地区找个地方」的说法充分说明了城市年轻人对新型团队宅基地的渴望,而团队宅基地的建设也是一种现代的回归土地运动。在战后公社的启发下,后互联网时代冲浪俱乐部在博客上宣传合作住房、生态文化园和太阳能网状网络的优点。


小团体文化是新自由式个人主义的对立面。千禧一代正在迎来属于他们自己的时代,他们开始重新发现彼此间的生成性、探索性关系。小团体文化在年轻一代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他们在 Minecraft、DOTA 2 和堡垒之夜派对中都有着丰富的团队经验。


撇开对于军事的影响不谈,群组聊天功能为「小团体」话语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不管他们是为了生存还是玩乐才选择组建为小团体,在危急之下形成的小团体一般具有较强的适应力。随着网络空间的不断靠近,距离不再是交流的障碍——很快,重要的文化将主要由拟亲属关系来制定。如今,团队合作已经是大势所趋,小团体也顺势成为了人们社会、文化和经济生活的中心。用 K-HOLE 的话说:今天的人们生来就是单独的个体,所以必须找到自己的团队归属。


小团体的理论基础


虽然古时候的人们集结起来往往是出于生存的考虑,但团队成员保持密切交流的传统却一直保留到了现在。群组讨论的模式和适应性的团队工作空间为小团体成员创造了一个共享的交流环境。延续感是小团体赖以存在的基础:他们互相帮扶、共存共荣。


但小团体不仅仅是一个松散的从属关系网络,也是一个连贯的整体。小团体形成的第二个先决条件便是自我承认,是从「你、我、他」到「我们」的意识转变。小团体在刚开始时可能只是一次性的 Telegram 频道,但它们很快就变成了「群聊」,而群聊本身也是小团体的另一个代名词。


为了提高小团体的内在凝聚力,它必须要设有明确的界限,以对团队作出规范。根据邓巴数字,一个理想小团体的人数不会超过 12 人,因为人们确实很难同时和 12 个以上的人密切共处。人数的限制对于团队的协调性来说至关重要。小团体可能身处于一个巨大的人脉网络当中,这让它看起来似乎毫无边际、人员众多,但对于核心团队来说,他们总能被一种无形的约束力捆绑在一起,形成更强的团队认同感。


随着小团体的氛围不断向好发展,小团体成员也变得更加相互依赖,也更愿意共享他们的社会关系、情感或金钱。在不断的社会化和自我认同的过程中所积累下来的信任是小团体成员开展密切合作的前提和基础。与此同时,小团体文化的发展也才刚刚开始



小团体的交流空间


虽然新冠疫情的爆发将人们在现实中阻隔了开来,但人们在网络上的联系却越发紧密起来。人们一开始以为 Web2.0 只是一系列相互链接的文件,但随着其不断发展,Web2.0 创造出了许多相互链接的网络空间。


如今的小团体充分体现了数字的地域性,也让我们开始重新考虑过往那种个体化的社交网络是否依旧适用。与早期超文本愿景不同的是,互联网已经告别了个体化时代,步入了全球化的舞台。由于社交媒体的危险性,在没有团队支持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应该单打独斗。



上面显示的推特亚文化只是社会深层网络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在这张模糊的图形下面就是小团体空间,也是让数字微文化得以诞生的内部区域网络,比如小组群聊、Discords、Slacks、Keybases 等等。在小团体交流空间中形成的谜因会涌入「明网」之中,在怨联网(internet of beefs)上让 NPC 一败涂地。



小团体文化是小团体空间的下游产物,而小团体所处的数字场所也会发展得越来越好。Discord 支持了多人连线功能,Keybase 上现在也可以使用 Git 了,一个团队的能力就将由它所能使用到的工具决定,而不同的平台也因而塑造出了不同的团队思维模式。团队空间不仅仅是一种环境,也是一个行为主体,一个共享的认知层。它为市场交易的计划、密谋的构思和谜因的创造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纵使小团体各成员生活在不同的地域,但在这个空间里,他们过的都是自己的时间。对于每一个小团体来说,他们创建的那一刻便是团队元年的开始


团体动力学(Group dynamics)会随着环境而发生变化,但也不会离开小团体空间。生态学称这个过程为「生态位的形成」,而在网上它便是小团体文化。


小团体的精神文化


在社会深层网络的底层世界中,小团体开始发展属于自己的文化。它们不需要有自己的团队货币,因为图像、艺术品、音乐、话题、垃圾帖子,甚至挖苦,都能成为它们的交流媒介。同样,小团体一般也不会设置什么内部经济激励措施。相反,这种充满乐趣的交易中产生的信任、互惠互利与团队精神(小团体最为重视的团队能量),才是它们真正看重的东西。因此,小团体生产的核心就在于小团体本身产生的持续性。


加密谜因学告诉我们,写着烂贴的差劲团体能用其内部的社会框架来定义新的价值形式。谜因这类「资产」虽然不好估价,但却能引领文化和经济潮流。



谜因、热门话题、内部语言、视觉效果以及只有团队才能制作的手工艺品,都是小团体生产的主要产品。这样的团体往往也会更有灵魂,吸引力自然也就更大了。团队外的人也想体验到这种氛围——有时是为了获取社交资本,有时是因为这种氛围下所产出的内容更具战略价值,但在大多数人们,人们往往只是觉得这样的氛围更有感染力。在群组有条不紊的运营之后,一些小团体开始发展自己的社会产品,而播客就是一种常用手段。它可以快速地将谜因变为白皮书,让小团体内部的智慧可以迅速涌入创意市场。


不管是偶然还是必然,小团体一旦形成,就会产生惊人的创造潜力。VIBE(氛围)是一种具有高信息密度的不稳定物质。在小团体探索自己团队精神的过程中,可能会不小心弄出一些无头品牌、虚拟人物或它们无法控制的假名实体。因此,小团体需要从一个年轻的团队,不断熵增发展出属于自己的团队精神,从而激发出源源不断的团队能量。


小团体的变现方式


群体认同、共享空间、团队文化,它们不仅创造了社交资本,还提高了小团体的组织能力、降低了交易成本,让团队有了更高的生产能力和适应能力——这便是「小团体的本质」。不过,虽然小团体可以被看作是「一系列契约的联结」,但与科斯式企业不同的是,小团体中不存在法律结构。相反,社会契约是在人们约定俗成的相互尊重与规范遵守中得以实现的。


但是,为了维持团队经济,小团体必须将团队文化转化成变现模式:吸引客户、订阅者与赞助商、进行音乐交易、获取收益等。小团体生产的第一步往往是创建流程与界面,将自己创造性的劳动成果经由全球网络参与者传播出去。这时,团队工具就开始派上用场了。在 DAW、Figma 板或在游戏大厅中产生的团队精神可以转化为可供消费的文化工具。青年艺术家们创建了在线画廊和个性标签,因为他们允许团体借由熟悉的组织模式与世界进行互动或交易。Bandcamps、Twitch 网页、DAO 都是公共的 API,小团体可以借助它们与可信边界之外的实体互动。



一些数字工具是公共接口,而另一些则是用于内部协调。今天,小团体基础设施是由简易的软件原语组成的,包括 Venmo、Splitwise、Cash App。有了这些金融渠道,你就不用再向朋友借钱了,而且它们还可以优化小团体成员之间的内部协调性。尽管小团体有着很高的灵活性,但团体金融的社会污名还是让他们很难从朋友那里借到钱。


应用内的机制,如预算跟踪器、投票和抛硬币功能,在社会协议和技术解决方案之间搭建了一个中间点。例如,Splitwise 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社会规范,以确保其支出的正确输入。通过让个人选择加入一套追溯结算的规则,团队的社会摩擦和协调成本也得以降低。如果小团体可以自然而然执行很多重要功能的话,我们文明也就能向前发展了。


有些人认为新的软件可以解放「个人创作者」的双手,但在这种思想下,我们将不可避免迎来 Uber 平台那种中介式雇佣劳动的时代。所以,我们真正要解放的是小团体,因为它们才是是我们今天社会所需工具的基本用户阶层,但目前还很少有软件能让团体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合作生产并共同创造财富。为了充分实现「小团体文化」,这种情况必须得到改变。



小团体的团队财富


有了新的即插即用的金融工具,小团体在经济和社交上的适应能力都将有所增强。个人获得复利回报的机会也许有限,但团队凭借其更高的灵活性,可以承担更大的风险,从而也就能收获更多收益。


小团体成员对于团队做出贡献的同时,自己也能得到相应的回报,获得更多的机会,对未来的经济流量提出要求,并得到团队的支持。在共同承担风险的情况下,一个小团体往往能获得倍增的收益,并因此走向致富的道路。



一个强大的社会结构和正确的技术栈将带来新一轮自下而上的经济实验:无息 P2P 借贷、匿名借贷池、集体保险、社会化 ETF、基于 DAO 的自由职业者联盟、轮流储蓄计划、Revshare 公会、谜因风险集团、加密货币 Ponzis、退出骗局、浏览器内的矿工、偏远收益农场、男孩乐队、邪教和主权度假基金。


我们必须明确一件事情:获得融资和创造资本类资产至关重要。对于小团体来说,它们现在需要的是技术基础设施,从而获取并叠加它们所共同产出的价值。


虽然足够的现金能维持小团体的正常运转,但过早地启用金融基础设施也会扼杀这种能力。小团体经济产出的主要是非货币价值,而小团体财富则是每天 5 个的谜因、电子女郎的假期、抖音博主的炒作之家,你们团队在偏僻地区租用的空教堂。小团体财富是当你退出 Discord 聊天时,你能感到比每周 70 小时还要快乐。千禧一代都想辞掉工作,成立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而小团体已经在做其他事情了。


小团体发觉了新自由主义式零工经济「就业」和准社会化个人品牌的空洞谎言。它们看重的是集体维护和相互关怀之下的自主权,而不是纯个人主义的自主权。不仅如此,它们偏爱创造性的表达,支持集体创作而非个人创作。对于小团体来说,集体性才是自主性的前提。


那么,小团体能扩大规模吗?在我看来,小团体更像是一种文化,而非企业。所以说,挣钱并不是它们的首要目标,维系好团队的氛围才是,而稳定的收入则是锦上添花罢了。


相反,小团体可以通过发明新的视觉效果、组织形式和创意产品,成为其他人的榜样,从而实现横向拓展。当小团体的精神开始向外传播时,它们就有了自己的生命。虽然这些模式的现实价值可能有限,但我们也不能低估将一个新自下而上的经济模式谜因化的意义。



在未来的日子里,小团体将变得和企业同样重要。随着我们社会和经济结构的变化,强大的团队精神和可持续性将成为衡量成功的新标准。小团体不需要扩大规模,它们只用传递自己的的能量就够了。


小团体的无限能量


小团体究竟有多大能量?虽然小团体的确是数字工具时代下的产物,但它们却这远远不止是一种新的聊天应用或在线「社区平台」,而是一种新的发展,是在这个日益复杂的世界中帮助人们建立关系、学习创造的新型组织形式。小团体是由其精神、谜因和价值观组成的群体,而并不是什么乌合之众;相反,它们是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世界建构的原型机构。


小团体是对集体价值的重新定义



小团体是不断丰富着的共享环境



小团体是数字网络发展的意外成果...

小团体是历史的终结者



小团体非常有益于身心健康



小团体 = 自主 + 社区 + 公平

小团体是无敌的



小团体光芒四射、欣欣向荣




原文链接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律动研究院
栏目
律动BlockBeats关于行业的研究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