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2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FTX 创始人 SBF 接受 Tiffany Fong 采访时表示极端后悔启动破产程序,他自称「在签署破产程序后 8 分钟,就有 40 亿美金流动性的补充」;FTX US 用户预计可以拿回 100% 的钱,FTX 用户预计可以拿回 1/4 的钱;FTX US 一直是 100% 储备的,甚至黑客盗走了 2.5 亿美金,它也是储备充足的。
23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检方以违反《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中的欺诈及渎职、违反《资本市场法》、违反《非法信用行为限制法》等嫌疑,申请对 Terra 联创 Daniel Shin 等 8 人发出事前拘捕令,其中 4 人是 Terra Luna 的早期投资人,另外 4 人是 Terra 和 Luna 技术开发的骨干人员,这 8 人都留在韩国。
24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据 The Block 报道,伦敦证券交易平台集团旗下数据和分析子公司富时罗素(FTSE Russell)推出涵盖可投资数字资产市场的市值指数系列,该系列包括从大中型资产到微型资产 8 个指数,不间断监控数据和数百个交易平台。 富时罗素表示,其资产和交易平台审查是新数字资产指数的基石,着眼于技术、运营、监管、安全、交易和托管因素,之后审查单个资产,最后使用实时过滤器。
29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1 月 30 日,据官方公告,马士基和 IBM 将在 2023 年初关闭其全球航运区块链项目 TradeLens。 TradeLens 于 2018 年推出,该企业级区块链项目对航运和货运运营商开放,可在许可网络中跟踪航运交易和进度的实时数据。
以太坊8年挖矿时代结束:V神、中国矿业,与英伟达
最后的矿工,一段所有Web3人都应该知道的历史

原文作者:Jack(0x137),BlockBeats


「我们显卡已经全卖了,没有恐慌。」在 BlockBeats 与多位矿工的对话中,这个观点代表了大部分以太坊矿工。


相比于去年 6 月比特币挖矿政策的突然限制、全中国比特币矿机不得不等待关机止损的被动选择,以太坊的矿工们心态明显要好得多,他们有接近一年的时间来消化即将不能挖矿这件事。


加密世界最传统的挖矿,就是靠机器的算力去执行极度复杂的计算,比特币是挖矿鼻祖,以太坊也是爷爷级别。很多人听说过比特币在中国颇具规模的挖矿产业,矿场、矿机、山谷流水中机器 24 小时的轰鸣声,而以太坊也不差,比如,曾经的星火矿池是以太坊在全球最大的矿池。


不过这些都不再了,曾经最高能占到全球 75% 算力的中国比特币算力在去年 6 月的政策下完全消失,以太坊也随着自身机制的完全转换抛弃了算力挖矿。理论上,随着以太坊共识机制的转型,两条全球最大的网络挖矿,在国内彻底消失。


以太坊的挖矿 8 年结束,也是中国地理上矿业的结束,人们在这片领域里,崇尚算力,对抗熵增,创造了能单季度利润 11 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也能让英伟达这样的显卡巨头不得不重新规划自己的定价策略。我们想用这些文字,记录一段所有 Web3 人应该知道的历史。


史前


2010 年 5 月的一个晚上,一个饥饿的程序员用 1 万枚比特币换了两份价值 30 美元的比萨饼,比特币有了第一个计价——0.003 美元。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协议自此有了真实的价值,随之而来的,是一轮充斥着造富神话的牛市,和加密矿业的兴起。


早期的比特币没有价值,参与网络的人很少,挖矿只需要一个电脑 CPU。哈尔·芬尼是当时最早的一批矿工,他在一两个星期内,用自己的电脑挖到了几千枚比特币,后来因为 CPU 过烫,电脑风扇噪音很烦才把挖矿软件关了。


但 0.003 美元的这笔计价交易改变了一切。看到比特币挖矿有利可图,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网络中来,很快,各路极客们便开始编写自己的 GPU 显卡挖掘程序、组建有针对性的挖矿机器,也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矿机。


很快,这股科技热潮就传到了国内的极客论坛上,引起了一小撮人的热烈讨论。大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北京大学金融系学生吴忌寒建立了国内最早的比特币论坛巴比特,开始在论坛上谈论如何挖矿。在北航攻读集成电路设计的张楠赓则因制造了 FPGA 矿机而声名鹊起,被网友称作「南瓜张」。另外还有来自桂林的软件工程师西瓜李,研发出了红极一时的「西瓜矿机」。


就在 GPU 大行其道时,美国一家叫做蝴蝶实验室(Butterfly Labs)的小公司开始对外宣称,自己要研发一种专门针对比特币挖矿的机器——ASIC。这种机器舍弃了其他所有计算机功能,专门针对比特币 SHA-256 算法,速率远远超过 GPU 矿机。


蝴蝶矿机,图片源自网络


ASIC 矿机的概念传到国内后,很快就有人行动了起来。除了之前提到的「南瓜张」张楠赓,还有另一个矿圈传奇人物,烤猫蒋信予。烤猫 15 岁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后赴耶鲁攻读计算机博士。他在第一次听说比特币时就被它的理念给吸引,书还没读完就跑回国来做了矿工,成了继张楠赓后国内第二个研制出 ASIC 矿机的人。


而此时,在大洋彼岸,我们的主角 Vitalik 出现了。


在海外的各大比特币论坛中,Vitalik 的身影频繁出现,并开始写作和分享关于比特币的科普文章。因为没钱买比特币,他与一个博主达成了协议,每篇文章按 5 比特币的价格付稿费(当时比特币只有 0.8 美元)。尽管彼时的 Vitalik 同样对比特币充满兴趣,但他却没有参与到比特币挖矿的造富潮流中去,对他来说,比特币的去中心化故事更加令自己着迷。


自幼天赋异禀,Vitalik 很早就进了学校的「天才少年班」,但因为语速过快,别人很难与他交流,他从小就在社交方面显得比较「笨拙」。在他 10 岁时,Vitalik 的父亲送了他一份重要的礼物——一台 IBM 电脑。自此他便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当别的小孩还在外头玩耍时,他却沉迷于编写电脑小游戏。


Vitalik 13 岁时,《魔兽世界》横空出世,和很多人一样,他成了一个网瘾少年,没日没夜地打游戏,后来还因为暴雪削弱了自己辛苦练成的满级术士,多次发邮件给暴雪工程师。在自己的多次请求被回绝后,Vitalik 很是伤心,后来他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那是我第一次在睡觉时哭醒」。也就是因为暴雪这次改版,让 Vitalik 意识到了中心化带来的霸权,「开发商对游戏可以说改就改,玩家却只能接受或者放弃」。


小时候的 Vitalik 玩弄 IBM,图片源自 Vitalik 博客


2011 年,Vitalik 的父亲在公司偶然听说了比特币,回家后立马兴奋地向自己的儿子介绍了这个新奇的东西。不久后他的父亲便卖掉了自己的软件公司,创办了一家区块链孵化器。在父亲的影响下,Vitalik 也行动了起来,同年 9 月,17 岁的 Vitalik 创办了如今知名的比特币杂志《Bitcoin Magazine》,自己做撰稿和编辑,把杂志做的越来越大,直到 15 年被 BTC Media 收购。


比特币杂志期刊,图片源自网络


但虽说自己的杂志已小有名气,此时的 Vitalik 还没有进入公众的视野。


诞生:中国矿业和以太坊


矿业圣地


目光回到国内。2012 年 8 月,烤猫在深圳成立公司,并在外网上进行了 IPO,以每股 0.1 枚比特币的价格发行了 16 万股,代码为 ASICMINER。之后,他拿着众筹来的资金在深圳开了矿场,用自己的矿机挖比特币,传言 3 个月赚了 2 亿元。


烤猫(左侧)为数不多的公开照片,图片源自网络


在烤猫的 ASIC 样机公布 17 天后,张楠赓也组建了自己的阿瓦隆团队,完成首款矿机 Avalon 1 的交付。就在烤猫、张南庚迅速发展的同时,另一个竞争者也跑步进场。2013 年上半年,吴忌寒成立比特大陆,短短 13 月内就推出了 3 款算力芯片,与烤猫和张南庚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入冬后,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 S1 更是横扫大批竞争对手,让自己的矿机代理商们赚了一大笔钱。


烤猫和张南庚这边同样一机难求、生意兴隆,比特币 ASIC 矿机时代呼啸而来。


巨大的财富效应,吸引无数创业者入局,生产出各式各样的比特币矿机,菊花矿机、小强矿机、银鱼矿机数不胜数。厂商们百舸争流,矿机迭代越来越快,以至出现早期预定期货矿机,到手后就过时的疯狂景象。到后来厂商们发现,自己的矿机还在生产线上,对手的客户就已经拿到了更好性能的矿机。而像比特大陆这样入局早的公司,已经开始以 P 为单位部署更大规模的算力了,从这时开始,比特币超过 70% 算力就牢牢地扎根在了中国。


另一边,在极客矿工的带领下,中国的比特币市场涌入了一大批淘金者。在「中国大妈」的推动下,比特币的价格疯涨,在突破 4000 元大关后,几天内就逼近 7000 元,而在年初,比特币还只有不到 80 元。短短数月,就有约 100 亿元的资本被投入市场,中国成为世界上最热衷挖矿和交易比特币的市场。


13 年,比特币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财富神话,李笑来就是最典型的一个。这位早年的新东方英语教师,在 2011 年购买了 10 万枚比特币,如今成了中国「比特币首富」,不仅创立了比特基金,还成立了云币网。老猫也是另一个例子,10 年老猫在一次跟老板出差谈商务的路上,在报刊亭的报纸上看到了比特币的相关报道,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99% 的国内比特币圈的人都错过了这次机会」


这是老猫在后来的文章里回忆以太坊早期投资机会时写下的话。比特币发展的早期,中国资圈对机会的把握,奠定了国人在区块链世界不可撼动的地位,甚至可以说有能力左右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大部分圈内精英们还是错过了下一个加密黄金大潮流早期机会。


2013 年,比特币在美国同样十分火热,Vitalik 的比特币杂志也在加州举办了展览会,这次展会让 Vitalik 体验到的,不仅仅是线上社区的活跃,还有线下人们对比特币、区块链的浓厚兴趣。还在读大学的 Vitalik 决定退学,去世界其他地方看看比特币社区和加密行业的发展。


在以色列旅游的途中,Vitalik 遇到了两家数字加密公司,他们正尝试开发一套基于比特币的智能合约,用来发行自己的代币,并运行金融合约。Vitalik 一下子就来了兴趣,作为比特币 2.0 的开发者之一,他立马像正在研究比特币扩展性的 Mastercoin 社区提出了一个新的设想:为比特币开发一个智能合约平台,让用户可以方便快捷的编写脚本,基于比特币创建自己的应用程序。但因为当时比特币所有的改进技术都围绕着支付和安全属性展开,Vitalik 的这一提议很快就被否决了。


Vitalik 的 Ultimate Scripting 提案,图片源自 Vitalik 博客


被回绝的 Vitalik 很快就决定另起炉灶,同年 12 月,他开始分享自己撰写的一份白皮书,在里面详细阐释了比特币系统的不足,以及关于自己新项目背后的想法:一个图灵完备的、可编程的通用区块链,以智能合约为基础,使之成为去中心化应用的终极平台。在白皮书中,Vitalik 给自己的项目取了个名字,叫 Ethereum。


「Ether 是以太,eum 这个词根是工厂的意思。」巨蟹对 BlockBeats 回忆道,「以太坊这个中文名字,是我最后确定的。」当年巨蟹和咕噜两位前辈合力翻译了以太坊白皮书,让中文互联网上第一次认识到了这条智能合约网络的愿景,最终巨蟹将 Ethereum 翻译确定为「以太坊」,代表着这条平台型公链的历史定位。以太坊这个翻译我们现在看起来无与伦比,但当年也有不满的声音。「要不是你翻译的这个名字,这个项目我就投了。」当时有投资人对巨蟹这么说。


刚开始,Vitalik 只把这份白皮书发送给了自己最亲密的几位朋友,他们在读完后觉得很有意思,就又发给了其他社区成员。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Vitalik 关于以太坊的想法很快就在比特币社区里炸开了锅,不少人为这个前卫的想法兴奋不已,亲自上门找 Vitalik 交流讨论,这其中最活跃的,就是后来 Polkadot 的创始人 Gavin Wood。


Gavin Wood 博士有着极强的 C++编程技能,也是第一批接触并支持 Vitalik 的人,他也成为了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和 CTO。后来,Vitalik 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当时的以太坊协议完全是我自己的创作。然而,从这里开始,新的参与者开始加入。到目前为止,协议方面最突出的是 Gavin Wood,他在 2013 年 12 月通过 about.me 消息联系了我......… 将以太坊视为构建可编程平台的微妙变化也归功于 Gavin,这起始于术语的细微变化,随着对『Web3』体系的日益重视,这种影响变得更加强烈,这种体系将 Ethereum 看作是一套去中心化技术的组成部分。」


Gavin Wood 发给 Vitalik 的邮件,图片源自 Vitalik 博客


正好,由于对比特币 2.0 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Vitalik 获得了 Paypal 创始人、Facebook 早期投资人 Peter Thiel 的 10 万美元蒂尔奖学金。拿到钱的 Vitalik 一分钟也没有停歇,开始全职和 Gavin Wood 一起展开以太坊的开发工作。


14 年 2 月,Vitalik 在比特币迈阿密大会上首次公开以太坊项目,同年 4 月,Gavin Wood 发表了以太坊黄皮书,阐述了 EVM 技术说明,成为以太坊的技术圣经。按照黄皮书中的具体说明,以太坊兼容 C++、Go、Python、Java 等 7 种编程语言,使以太坊在开发和编程上变得更加优化。


而在以太坊的共识机制问题上,Vitalik 也有着很新奇的想法。他在以太坊白皮书中写道:


「比特币挖矿算法(Proof of Work)容易被两种形式的中心化攻击。第一种,挖矿生态系统被专门设计的因而在比特币挖矿这一特殊任务上效率提高上千倍的 ASICs 和电脑芯片控制。这意味着比特币挖矿不再是高度去中心化的和追求平等主义的,而是需要巨额资本的有效参与。第二种,大部分比特币矿工事实上不再在本地完成区块验证;而是依赖中心化的矿池提供区块头。这个问题可以说很严重:在本文写作时,最大的两个矿池间接地控制了大约全网 50% 的算力,虽然当一个矿池或联合体尝试 51% 攻击时矿工可以转换到其它矿池这一事实减轻了问题的严重性」。


不难看出,Vitalik 写下此番话,正是因为看到了比特币挖矿,尤其是中国比特币矿业的「极端内卷」现象。在他看来,PoS 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对以太坊来说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实际上,PoS 共识机制早在 2011 年就在 BitcoinTalk 论坛上被提出,且一直是最受欢迎的 PoW 替代方案。因此在最早的以太坊白皮书中,Vitalik 就希望采用 PoS 作为以太坊的共识机制。但在与 Gavin Wood 等开发成员讨论时,以太坊团队也意识到,当下阶段的 PoS 技术尚未成熟,大家对 PoS 还没有很好的认同,不能保证以太坊的安全性。同时整个区块链行业还处于早期,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参与,因此比较下来,PoW 目前仍然是保证以太坊茁壮成长的最优选。


Vitalik、Andreas M. Antonopoulos 以及 Gavin Wood 在开发以太坊,图片源自 Vitalik 博客


几经权衡后,团队还是采用了 PoW。不过 Vitalik 并没有放弃对 PoS 的追求,他始终认为,PoW 只会使整个网络变得越来越贵、效率越来越低,因此在确定采用 PoW 作为共识机制后,Vitalik 和他的团队立刻开始着手制定以太坊未来转向 PoS 的计划。


最终,该计划被分为了四个阶端:Frontier(新边疆)、Homestead(家园)、Metropolis(殖民大都会)、Serenity(宁静)


Frontier 的主要目的是为引入保障网络安全的矿工,它采用了比特币社区熟悉的 PoW 模型,包含一个挖以太坊的接口和一些上传和执行合约的简单方式。Homestead 则主要是让以太坊网络安全、平稳地运行,比如调整挖矿激励、提供拥有图形界面的钱包等。Metropolis 会提供面向广大用户的、功能相对完整的用户界面,团队还预计在此次阶段发布一个 dApp 商店和几个精心设计的项目,以展示网络的能力。


而 Serenity 阶段则会实现以太坊 PoW 向 PoS 的最终转换。在 15 年发布的以太坊发展四阶段介绍文章里,以太坊开发者 Vinay Gupta 的口吻充满了期待和希望,当时的以太坊团队里,没人想到以太坊的 PoS 之路将要走上足足八年,一路上还伴随着各种风霜。


走向边疆:中国矿业初遇幼年以太坊


按照既定的发展路线,Vitalik 开始了以太坊的宣传发展工作。启动和保障以太坊网络的第一步,就是吸引开发资金和矿工,而 Vitalik 想到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中国。


以太坊出师不利碰壁


「我第一次来中国是 2014 年 5 月。那时候,我只看到了矿工和交易平台。他们已经很强,Huobi 和 OKcoin 已经有 70 多人,但是除了这几个公司以外没有很多有趣的东西」。


这是 Vitalik 对 14 年中国加密产业最深刻的影响,为了给以太坊的预售做宣传,Vitalik 来到了全球最大的加密市场。第一站就首先就拜访了 Huobi 的杜均,向他介绍以太坊的目标和理念,希望得到杜均的资助,却被当作「骗子」扫地出门。


后来在上海的区块链社区活动上,Vitalik 又以「第二代数字加密货币的机会」的主题,给坐在场下的达鸿飞、初夏虎、徐义吉等大佬做了一个多小时的演讲。结果大佬们一半听得昏昏欲睡,另一半忙着操盘,对眼前 19 岁的青年「小 V」给出了大体相同的结论:这小屁孩是骗子,就是来圈钱的。在拍合照时,Vitalik 不仅被挤到了最后排,脸还被遮了一半。


活动与会者合照,Vitalik 在右后的角落里,图片源自网络


Vitalik 碰到这样的冷遇并不意外,14 年的中国加密市场正经历着急剧变化,没人有空搭理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年。


这一年年初,好比特币创始人吴刚和比特大陆的吴忌寒打了一个 10 枚比特币的对赌:年底比特币算力能不能突破 1000P?吴忌寒认为不能,吴刚认为可以。当时,全球比特币算力刚刚突破 P 级,要想破千并不现实。但经过一整年的价格飞涨,圈内的所有人都信心爆棚,资金人才纷纷跑步进场,矿机生意持续升温,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拦比特币的脚步。


5 月,宝二爷郭宏才组织的比特币矿机大会在深圳召开,张楠赓、李林、徐明星、谢坚等圈内大佬悉数到场,大会气氛非常热闹,整个市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此时的中国加密市场,主流声音是比特币挖矿和交易,对初来乍到的以太坊完全没有认知,很多人甚至怀疑以太坊是一个杭州人搞的项目,Vitalik 则是他们雇来的演员。


14 年比特币矿机大会,宝二爷组的「汉子局」,图片源自网络


14 年 7 月,在中国四处碰壁的 Vitalik 将团队迁到了后来被称为「加密硅谷」的瑞士楚格,并在这里创建了以太坊基金会,专门负责以太坊的开发和管理。因为没有钱来运营这个项目,团队甚至还在大门上贴纸条,写着「欢迎大家赞助一杯咖啡」。


为了获取开发资金,团队很快进行了以太坊 IC0 预售,1 枚比特币可以兑换 2000 枚以太坊。整个过程维持了 42 天,售出以太坊总量超 6,000 万枚,共募集 31,531 个比特币,按当时的价格约折合 1843 万美元,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尽管销售所得资金很快就被用于偿还日益增加的法律债务,以及给开发者们发放薪酬,但这次募资仍在国内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大家这才开始问:以太坊究竟是什么来头?也才有了刚才老猫「99% 的国内比特币圈的人都错过了这次机会」的惋惜。


与此同时,加密市场正在发生着微妙的转变。


消极的市场


2013 年底,央行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和郁金香泡沫影响的通知》,整个市场的风向开始发生转变。在经历疯狂暴涨后,加密产业迎来了首个寒冬洗礼,一场长达 3 年的熊市,把比特币从 8000 元的天价拉回了 900 元。因价格暴跌,许多人信仰崩塌,曾经如潮水般涌入的人群也开始迅速退场,在一片哀嚎声中,中国比特币市场开始经历天翻地覆的变化。


随着币价下跌,矿工购买矿机的需求急剧下降,迅速萎缩的市场让矿机厂商们难以为继,银鱼矿机、莱特币矿机纷纷消失,原本利润丰厚的矿机生意,忽然间变成了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屠杀场。一度风光无限的小强矿机,也因持续亏损在 14 年下半年关停了矿场,按创始人谢坚的说法,「年初投入的 600 万,现在只剩下 200 万」。


交易平台这边也不好看,为了在熊市留住投资者,各家纷纷开始寻找现货交易以外的潜在机会。13 年下半年,团购网站人人折的李林创立了 Huobi,徐明星则离开了豆丁网 CTO 的职位,创立了 OKex 的前身 OKCoin。第二年,旅游卫视主持人何一和彭博期货研究员赵长鹏(CZ)加盟 OKCoin,组成了闻名一时的「币圈铁三角」。后面的事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OKex 创始人徐明星和两位 Binance 创始人何一、CZ,图片源自网络


当时,为了留住用户,2014 年顺利完成融资的 OKCoin 和 Huobi 网接连宣布推出比特币期货服务、点对点借贷等金融杠杆工具,以期实现新的增长。


这些新玩法很快就奏了效。在此之前,比特币市场没有杠杆交易,价格走势的主导权也主要掌握在矿机厂商手里。新的金融杠杆工具出现后,立马就吸引了大批投机资金重新入场寻求套利机会,比特币的价格也逐渐脱离厂商的控制,开始由市场定价。这也直接威胁了矿机厂商的生存空间。


到了下半年,比特币的价格还在一路下滑,突破新低,矿机间的竞争更是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在生存空间缩紧、矿机售卖陷入僵局时,比特大陆和烤猫纷纷做起了云算力生意。9 月初,比特大陆率先宣布推出云算力服务平台「算力巢」,仅 30 天内用户注册量就突破了 1 万人。而小强矿机的谢坚则与烤猫达成合作,一起推云算力项目 AMHash。但平台不久后就爆出算力造假门,随后烤猫人间蒸发,投资人血本无归,AMHash 也成了「传销骗局」。


最终,吴忌寒赢下了这个 10 枚比特币的对赌,只是此时他的心情与年初相比,早已是天上地下。


以太坊创世区块被挖出


以太坊这边,开发仍然在持续。14 年底,第一次以太坊开发者大会 Devcon-0 在柏林举办,这次大会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以太坊开发者,大家讨论了各种以太坊技术的主题以及一些能使以太坊更加可靠、安全的计划。次年 5 月,以太坊的最后一个测试网络 Olympic 上线,为了更好地完成网络测试,团队开展了「Vgrants」计划,凡是参与测试网络的人都会获得以太坊奖励。


经过近两个月的严格测试,在 2015 年 7 月 30 日,以太坊第一阶段版本 Frontier 发布,第一个以太坊区块被开采,「无限机器」正式开始运转。


初级版本的以太坊网络并不安全,V 开始各地游走演说,邀请以太坊爱好者贡献代码,邀请矿工们加入以太坊网络,增加网络安全的同时赚取以太币。在 V 神的努力下,以太坊社区开始变得活跃起来。早期的以太坊非常容易挖到,一些网吧的老板用闲置的设备挖以太坊,其中有人因此积累了几万枚 ETH。


Vitalik 与申屠青春等早期中国开发者吃饭,图片源自网络


尽管现在来看,Frontier 顶多算是一个公测版本,但它在引入矿工方面的表现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期望。因为激励力度大,全球各地矿工开始进入以太坊网络挖矿,这其中就包括不少国内的比特币矿工,他们提高了以太坊网络的算力,也提升了网络抗击攻击的能力。Frontier 的发布,是以太坊开发史上的第一个里程碑事件。


但受到比特币市场的牵连,以太坊的价格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同样非常低迷,一些投资者迟迟见不到回报,甚至对以太坊产生了质疑。当时,万维链创始人吕旭军反着主流共识,认为以太坊是区块链技术的未来,还把手里的比特币都投给了以太坊,后来他和人说:「我很多朋友都是比特币的忠实拥趸,他们都笑话我,我那个时候都不敢说自己投了以太坊。」


价格低迷,被影响的不止是投资者,还有以太坊开发团队本身。眼看基金会就快没钱了,Vitalik 再次来到中国试试自己的运气。


此时国内,无论是矿圈还是币圈皆是自顾不暇、哀嚎遍野,Vitalik 在中国的融资还是遇到了极大的困难。但一次偶然,让 Vitalik 遇到了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CEO、分布式资本合伙人肖风,作为最早一批接纳区块链技术的投资者,肖风立即购买了当时价值 50 万美元的以太坊。Vitalik 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说到:「当时万向的 50 万美元,成了以太坊的生命线」。肖风送来的及时雨,让 Vitalik 有了足够的资金来支付开发人员的费用,并继续发展以太坊的平台。


除了 50 万美元的助资,肖风还凭借自己在投资和政治领域的巨大影响力,给 Vitalik 和以太坊带来了更广的投资和社区人脉,并帮助他们与中国监管机构沟通。在他的推动下,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请来了巨蟹和咕噜翻译以太坊白皮书。而比特币小强矿机创始人谢坚也在万向影响下,于杭州成立了中国最大、最早的以太坊社区 Ethfan,并为早期的以太坊贡献了大量的算力。


2019 年 10 月,Dragonfly 主办加密峰会,Dragonfly 创始人冯波、美团 CEO 王兴、Vitalik 以及万向肖风,图片源自网络


2015 年 11 月 9 日—11 月 13 日,以太坊举行的第一届 DEVCON-1 开发者大会在伦敦举行,有一百多个演讲者,吸引了全世界三百多名开发者参加。这次会议让以太坊真正受益的是,软银、IBM 和微软等大公司出席了会议。这是区块链进入主流的关键时刻,以太坊则代表着这项技术,站到了区块链发展边疆的最前沿。


稳固家园,开荒拓土:社区分裂、IC0 浪潮、英伟达入场


2015 年下半年,国内一些交易平台开始上线以太坊,其中李笑来的云币上的最早。当时云币的负责人老猫打电话给李笑来,劝他多买入点以太坊,李笑来的答复却是不买。在他眼里,以太坊过于复杂,而复杂的系统意味着它不够安全,因此觉得以太坊不符合自己的投资逻辑。当时的以太坊,总市值尚不足 7000 万美元,但在短短 3 个月过后,它的市值就达到了 11 亿美元。


以太坊过山车


进入 2016 年后,以太坊逐渐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16 年 3 月 14 日圆周率节当天,以太坊成功进入了第二个阶段 Homestead。与 Frontier 相比,Homestead 没有明显的技术性里程碑,而是在网络运行的稳定性、安全性和可用性上做出了改进,Homestead 版本的发布也意味着以太坊真正成为了一个安全、可靠的网络。


同时在此阶段,以太坊开始提供拥有图形界面的钱包,易用性得到极大改善,以太坊不再是开发者的专属,普通人也可以方便地体验和使用以太坊。另外,为了防止未来矿工联合抵制以太坊从 PoW 转向 PoS 升级,团队在挖矿难度设计中引入了往后多次被人们提及的难度炸弹(Difficulty Bomb)。


在生态初步稳健后,Vitalik 开始追寻自己早在白皮书中就希望实现的去中心化组织(DAO)梦想。5 月,历史上第一个 DAO 组织——The DAO 启动了公开募资,在为期 28 天的众筹中募集破纪录的 1.5 亿美元,使以太坊再次成为圈内媒体的焦点。


或许是树大招风,刚刚稳固了新家园的以太坊马上迎来了当头一棒。


6 月 16 日,The DAO 遭到攻击,黑客利用合约代码漏洞,让系统重复拨款,盗取了 370 万多个以太坊,金额约 6000 万美元。消息传出,以太坊价格应声下跌,直接导致市值蒸发了 5 亿美元。多亏合约尚未允许用户提取自己以太坊,为团队赢得了制定应对措施的时间。经过简单的讨论,团队给出了两种方案:关闭 The DAO,包括黑客在内的所有人承担此次损失,或者通过分叉回滚区块,补偿 DAO 的投资人。


作为以太坊的领头人物,Vitalik 旗帜鲜明的倾向了后一种方案,但也引发了社区激烈的争吵,以太坊社区出现了严重的分裂。反对分叉的人坚持区块链不容更改的的原则,认为分叉会杀死以太坊,因为只要这次分叉通过了,那么以后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新的分叉。而支持硬分叉的人则认为,黑客的行为给很多人造成了伤害,让他们得逞,这在道义上是说不过去的。


Vitalik 最终决定让大家自由选择,坚持区块链不容更改的人们留下来维护和管理原来的以太坊,认同自己的人则接受分叉并修改当前以太坊的安全漏洞。几天后,硬分叉方案公布,超过 85% 的矿工算力支持硬分叉。7 月 20 日,硬分叉成功,以太坊网络和社区被一分为二,有了现在的 Ethereum(ETH)和 Ethereum Classic(ETC)。


后来的事实证明,分叉并没有杀死以太坊,完成分叉后以太坊社区重整旗鼓,很快就回到了正轨。但质疑分叉的人们也没有错,这次分叉的确在以太坊的发展之路上买下了另一枚定时炸弹。


16 年 9 月 19 日,重新振作的以太坊在上海举办了第三次开发者大会 DEVCON-2。此次大会由微软直接赞助,主要讨论了 3 月份网络的一些升级和更新,包括可以让开发者在以太坊上自由创建 dApp 的智能合约,以及后来影响深远的新代币标准——ERC20。ERC20 的到来,为区块链团队发币融资提供了极大地便利,而它所蕴含的巨大潜力,远远超出了这次与会开发者们的预期。


DEVCON-2 宣传海报,图片源自网络


IC0 之王,成了英伟达的创收功臣


2017 年 5 月 19 日,以太坊价格首次突破 100 美元大关,新一轮加密牛市一触即发。在这轮牛市中,最令人影响深刻的,就是 IC0 的盛行。


IC0(Initial Coin Offering)与股票市场的 IPO(Initial Price Offering)相对应,是早年区块链项目融资的主要方式。在 ERC-20 标准的助力下,以太坊上的 IC0 呈现出雨后春笋之势,为加密市场带来了大量的场外资金。在 16 年,以太坊上的 IC0 项目只有数十个,总融资金额不过几万多美元,到了 17 年后,不管是 IC0 的数量还是融资金额都翻了个十几倍。数以百计的区块链项目都借助以太坊的平台来进行融资,在市值排名前 100 的加密项目中,94% 都是建立在以太坊之上的。


狂潮中,以太坊的价格一涨再涨,5 月底,以太坊上线 Huobi 等国内一线交易平台,价格势如破竹般节节攀升,到了年底,市场上 IC0 融资总额超过了 60 亿美元,随之而来的各种乱象一发不可收拾。不仅区块链项目发币,就连传统互联网以及各种上市公司也要发,发币不仅成了机构融资的渠道,还成了传销骗子的圈钱机器。牛市期间,在媒体刊发一篇介绍 IC0 项目的软文价格达到了 5 万甚至是 10 万,包装 IC0、运营社区、代理投资成了投机者们的财富密码。


尽管如此,IC0 依旧让很多人对智能合约有了更深入的认知,以太坊的用户也有了爆发式的增长,地址数量从年初的 100 万增长至年底的 1800 万。Vitalik 也从「小 V」晋升成了「V 神」,常常受邀参加国内的各类会议、圆桌以及 AMA。


Vitalik 在中文社区的活动上发表演讲,图片源自网络


同时,以太坊在国内的忠实群体也在不断壮大。除了 Ethfans,ECN、以太坊最大矿池之一 Sparkpool,以及当时国内流行的 imToken 钱包都在持续地为以太坊作出贡献。他们当中有矿工、有交易员,还有早期的「DeFi 传教士」,他们会定期翻译 Vitalik 的文章并在中文社区传播,举办研究以太坊最新主题的线下聚会,甚至帮 Vitalik 解决在微信上的技术问题。又一次,中国社区挑起了以太坊生态发展的大梁,为它提供了安全的算力和充裕的资金。


而大洋彼岸,对区块链的关注和热情同样高涨,比特币、以太坊、IC0 成了财经媒体每日必报的焦点,生怕自己错过新的内容和潮流。不过在离加密赛场不远的硅谷,媒体的聚光灯却忽视一个看似与区块链毫不沾边的重要人物,他也在这轮牛市里尝到了以太坊起飞的甜头。


从 2016 到 2018 年,英伟达的市值从 140 亿美元增长到了 1750 亿美元,这个硅谷巨头的价值在两年时间里翻了十倍之多,惊掉了所有投资者的下巴。仅 2017 一年,英伟达的营业收入就达到了 97.14 亿美元,环比增长 40.58%。作为 CEO,黄仁勋对公司的表现十分满意,为此还在自己左臂上搞了一个新的纹身。


乍一看上边的数据,你可能并不会把它与 17 年的以太坊甚至是加密市场扯上关系,但其实仔细观察后,我们就能发现二者之间异常紧密的联系。不夸张地说,17 年的加密牛市,为英伟达带来了相当丰厚可观的回报。


18 年英伟达 CEO 黄仁勋在显卡发布会上展示自己新的「英伟达纹身」,图片源自网络


在这里我们需要先搞明白,以太坊挖矿和比特币挖矿的不同。


比特币采用的是 SHA-256 加密算法,在挖矿的时候,比拼的是算力。因此为了提高算力,普通的 CPU 和 GPU 并不能满足矿工的竞争需求,专业化程度更高的 ASIC 矿机很快就统治了矿机市场。Vitalik 在看到比特币挖矿的这种恶性竞争后,认为以太坊的 PoW 机制应该允许普通用户通过自己的台式或笔记本电脑就可以进行一定量的挖矿活动,以去除了对中心化矿池的需要。


因此以太坊采用的是 Ethash 加密算法,在挖矿的过程中,需要读取内存并存储 DAG 文件。由于计算机每次读取内存的带宽都是有限的,而现有的设备又很难在这个技术上有突破,所以无论矿工怎么提高算力,挖矿效率都不会得到显著提升,这也就让以太坊的 PoW 机制有了「抗 ASIC 性」。


加密算法的不同,使得比特币和以太坊在挖矿设备和算力规模上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比特币的 ASIC 矿机基本被几家厂商垄断,矿工只能从市场上购买,而虽说以太坊的显卡矿机也有专门的厂商生产,但大部分仍然是矿工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 DIY,从市场上购买配件然后组装。


也就是说,这个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开发网络,给黄仁勋的显卡销售创造了一个无比巨大的市场。


作为显卡生产的绝对龙头,英伟达是不会错过这块又大又甜的蛋糕的。2017 年,见以太坊交易和挖矿日渐活跃,英伟达立马针对以太坊挖矿,推出了取消输出接口的 GTX 1060 6GB 显卡,首批供货就是 30 万块,后来甚至停掉了正常带输出显卡的市场供给。年底又有针对性的优化了显卡的性能,推出了 P106、P104 等一系列算力更强、价格更低的专业「矿卡」,这个系列的显卡连 IO 输出接口都没有,用户甚至没法用它来打游戏。


为了抢占挖矿市场的芯片供给,英伟达甚至不惜与自己的头号死敌 AMD 展开密切合作,加速「挖矿产品」的研发与生产。然而,与生产线上的风骚操作相反,英伟达在财务和公关上却极力摆开与以太坊的距离。2017 年 97 亿美元的巨额营收中,55 亿来自游戏营销,占比超 50%。


但事实上,游戏玩家所贡献的收入占比在 16 年就已经开始势微。在 Steam 2022 年 8 月最新一期硬件报告中显示,这张诞生于 2016 年的显卡 GTX 1060 依旧是平台使用人数最多的显卡,占平台总用户的 6.6%。换句话说,在自己的财报中,英伟达把矿工购买显卡带来的收入,大手一挥统统进了游戏营销中去。


Steam 2022 年 6 月硬件和软件调查,图片源自 Steam


但聪明的人还是揭穿了黄仁勋的小把戏。17 至 18 年财报公布后不久,Susquehanna 就以虚拟货币相关收入占营收超 10% 为由,下调了英伟达的股价预期。2022 年 5 月,SEC 更是发表声明,称英伟达就加密挖矿对公司游戏业务显卡销售影响上的信息披露不充分,起诉后与英伟达和解。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直到 2018 年,英伟达 CFO 才公开披露了自己依靠销售「矿卡」赚钱的事实,而黄仁勋则是在言语中,透露出了自己对挖矿行业的「兴趣」:「英伟达实际上对用户购买 GPU 的用途有所把控...... 我们必须留意它(用户买显卡来挖矿)的存在,并保证充足的库存来应对」。


但好景不长,英伟达入场不久后,加密市场就迎来了又一场寒冬。


2018 年 1 月 14 日,加密货币市值到达峰值,以太坊价格达到 1,418 美元,日交易量近百亿美元,市值从 17 年初的 11 亿美元增长至 1350 亿美元。但在随后不久的一个清晨,整个市场开始骤然下跌,并从此一蹶不振。到 18 年 4 月,以太坊的价格已经跌落 400 美元。


又一次,矿工们纷纷抛售显卡、跑步离场,市面上的显卡供过于求,导致库存积压,价格远低于正常售价。此时,专为矿工打造的 P104 显卡已经无人购买,英伟达不得不把芯片转向消费者市场,产品线和下一代产品的定价体系受到了严重冲击。公司第四季度财报的收入瀑布式跳水,股价更是不堪入目,一度跌至 160 美元。英伟达首次尝到了加密寒冬的苦头。


PoW 问题初显,网络升级屡次延迟


和仍然有收入的英伟达相比,以太坊的情况显得更加惨烈。


熊市下,以太坊的价格最低跌到了 80 美元,在市值排名上甚至一度低于了 XRP,市场上充斥着质疑的声音。在 2017 年牛市期间,以太坊上出现了一款曾经引爆市场的 dApp 游戏 CryptoKitties,尽管只有一些简单的操作,但这款游戏却挤爆了以太坊网络,使得其他应用基本无法使用,Gas 费用也变得异常离谱。此后,针对以太坊扩容的讨论一下多了起来,但团队计划的君士坦丁堡升级却一再延迟。


君士坦丁堡升级是以太坊进入第三阶段 Metropolis 的关键一步。为了让以太坊成功进入 Metropolis 阶段,团队设计了两步走的方案,通过拜占庭和君士坦丁堡两次硬分叉实现。第一步的拜占庭计划在 2017 年 10 月 16 日成功完成分叉,它主要调整了区块难度评估公式、减少了挖矿奖励,并将引爆「难度炸弹」的时间推迟了 1 年。而第二部君士坦丁堡分叉本该于 18 年初完成,但却由于市场等多种因素一直未能实施。面对这种情况,Vitalik 也被人指责为是不专心搞开发的以太坊「推销者」。


2018 年 9 月,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Jeremy Rubin 在 TechCrunch 上发表了名为《ETH 的崩溃无法避免》的文章,称以太坊无法大量承载去中心化应用,即便以太坊网络存活下来也没有任何价值。此番言立刻论造成以太坊价格进一步下挫,许多以太坊上的项目甚至开始向 EOS、波场等公链生态转移。在价格影响下,以太坊的全网算力也开始收缩,下跌近 20%。


Jeremy 的这篇文章,也给以太坊社区敲响了警钟。


在回应 Jeremy 的 Reddit 博客中,Vitalik 承认了以太坊的问题所在,他写道:「如果以太坊不改变,Jeremy Rubin 的言论就可能成真」。紧接着,12 月 Vitalik 又在推特上呼吁,未来采用 PoS 分片技术的区块链「效率将提高数千倍」。


Vitalik 回复 Jeremy 的 Reddit 博客,图片源自网络


最终,在 2018 年底的核心开发者会议上,以太坊开发团队成员就分叉的激活时间达成了一致。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在几经推迟之后,于 2019 年 2 月 28 日,在区块高度达到 7,280,000 时被成功触发。


君士坦丁堡升级启动了以太坊的「冰河时代」,在以太坊网络创建区块的难度开始不停地提升,直至减慢到完全停止。同时团队再次减少了挖矿的区块奖励,并将「难度炸弹」向后推迟了 500 万个区块。这次升级的重中之重在于区块奖励的减少。随着挖矿收益的减少,矿机厂商和矿工们的机会成本增加,团队希望矿工在以太坊上挖矿的性价比会逐渐低于其他币种,以此迫使以太坊的矿工转而去挖 ETC 等 PoW 公链。


君士坦丁堡升级成功后,团队不再停歇,接连制定了进入 Serenity,即我们今天以太坊 2.0 的方案,还是和此前一样,将分「伊斯坦布尔」(该步骤同样被囊括在 Metropolis 三阶段中)和「以太坊 1.X」两步走。伊斯坦布尔硬分叉于 2019 年 12 月 8 日成功完成,这次升级的关键词是成本和速度,降低了 Gas 成本,并将 TPS 上限提升至 3000。


伊斯坦布尔的升级成功,意味着 Metropolis「大都会第三阶段」顺利实施,以太坊向 2.0 的转变迈出了重要一步。


宁静前的躁动:王者归来,接下来是什么?


以太坊进入 2020 年后的故事我们就非常熟悉了。DeFi Summer 的到来掀起了加密市场又一轮强劲的牛市,数月内以太坊上的 DeFi 总锁仓量就达到了 305 亿美金,出现了借贷、DEX、保险、理财等各种协议和应用。随着 NBA Top Shot、BAYC 等 NFT 的爆火,以太坊的交易体量不断膨胀。紧跟着是 Layer 2、DAO 等多个赛道的轮番增长。


以太坊自己也迎来了新的拓展机会。2020 年 11 月 4 日,以太坊 2.0 存款合约正式部署,随后 Lido 等一众以太坊 2.0 流动性质押协议,为以太坊 PoS 网络吸引了大量质押资产。2021 年 8 月,以太坊伦敦升级完成,包括 EIP-1559 等 5 个协议,进一步优化和改进了以太坊网络的参与体验和机制,再次削弱了矿工的收益,为以太坊迈进 2.0 做好了准备。


然而有意思的是,越在「靠近宁静」之际,社区躁动的声音却越大。毫无疑问,躁动仍然是从显卡挖矿市场开始。


再次出师的英伟达


伴随新一轮牛市的开启,以太坊也迎来了第二次矿潮,英伟达再次出动,顶着全球缺芯潮和玩家需求的压力,为显卡矿工们开发了 CMP 系列矿卡。为了获得最高挖矿效率,CMP 直接舍弃了图形处理功能。后来迫于压力,才宣布新推出的 GeForce RTX 30 系列显卡会限制挖矿性能,使得显卡价格再度高涨。更有意思的是,尽管新推出的 Lite Hash Rate 显卡限制了挖矿性能,英伟达却在 2021 年 3 月份放出了一款开发者驱动程序,不到一年时间,各个版本的 LHR 显卡都被不同程度地破解。


黄仁勋展示 RTX 30 系显卡,图片源自网络


此时的以太坊价格已经逼近 3000 美元,PoS 合并在上涨的价格面前不再被看作是潜在的威胁。黄仁勋成了加密货币的全力倡导者,公开对外表示自己对市场热潮和区块链价值的长期看好。矿工们也买账,显卡一抢而空,据知情人透露,一些大的矿场甚至是直接向英伟达提货,都不走一二级市场。


一时间,显卡价格上涨成了央视、自媒体反复报道的内容。据机构报告,2021 年,依靠向矿工出售显卡,英伟达大约创造了 30 亿美元的收入。同年,英伟达的市值突破了 5000 亿美元,次年 2 月的财年财报里,公司的全年收入更是创下了 269 亿美元的纪录,同比增长 61%,实现连续 7 个季度的营收上涨。


但到了五月,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5 月 19 日,加密市场再度跳水,市场开始转熊。本月,英伟达发布了最新财年的第一季度财报,利润环比下降 46%,8 月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中,挖矿芯片 CMP 相关业务营收更是同比下降 66%。2022 年的英伟达,又一次收到了加密市场的「连累」。


很快,大量二手显卡流入市场,直接与新品形成竞争,去库存成了让英伟达颇为头疼的一件事。为此英伟达鲜有地调低了 RTX30 系显卡的官方价格。最让英伟达措手不及的,是那些直接供给矿场的货,被商户改造成了独立显卡,流回到了市场上冲击现有显卡的库存销售。


本次显卡抛售的主要原因,除了价格的下跌外,就是即将到来的以太坊 2.0,它意味着曾经庞大的显卡挖矿市场将不复存在。据估计,在以太坊转向 PoS 后,会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消费显卡市场彻底消失。


而随着占以太坊全网算力 33% 的 Ethermine 矿池宣布将结束以太坊 PoW 挖矿矿池业务,GPU 显卡挖矿的黄金时代也宣告结束。以太坊矿工们开始各自寻找出路,有躺平观望的,有的折价卖掉了手上所有的显卡,还有的凭借挖矿获得的收益开始转型做 Web3 应用的。


未来 8 年


PoS 转换对以太坊网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这就是以太坊的最终形态了么?当然不是。


以太坊还有一系列问题没有解决,比如 PoS 的抗审查性,这是区块链根基,现在开始被质疑;比如性能,Rollups 能让以太坊的性能提升到什么水平;比如有了 Rollups 还是否需要分片技术等等,这些都是问题。


以太坊在 2014 年的白皮书里就写了要转型 PoS,谁想到一等就是 8 年,而上面那些问题,需要每一个生态成员一点一点摸索,去期待下一个 8 年。


以太坊 PoW 已成为历史,Vitalik、以太坊开发团队以及矿工们八年来的功过是非。我们用文字记录下来,and then move on。


参考文献:
A Prehistory of the Ethereum Protocol
The Ethereum Launch Process
Why Vitalik Buterin is Known as the 'V God' in China
以太坊五年
比特币矿机在中国的全部发展历程一览

英伟达挖矿史:「把这一代最优秀的工程师聚在一起,然后研究挖比特币」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律动研究院
栏目
律动BlockBeats关于行业的研究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