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快讯
更多
21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据 The Block 报道,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Hashflow 宣布与跨链互操作性协议 Wormhole 集成以提供跨链交易功能。 据悉,目前 Hashflow 支持以太坊、Avalanche、Optimism、Arbitrum、Polygon 与 BNB Chain,未来或因集成 Wormhole 而增加对更多区块链网络的支持。
21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据 The Block 报道,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Hashflow 宣布与跨链互操作性协议 Wormhole 集成以提供跨链交易功能。 据悉,目前 Hashflow 支持以太坊、Avalanche、Optimism、Arbitrum、Polygon 与 BNB Chain,未来或因集成 Wormhole 而增加对更多区块链网络的支持。
32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据 Coindesk 报道,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Binance.US 宣布取消以太坊交易手续费,包括 ETH/USD、ETH/USDT、ETH/USDC 和 ETH/BUSD 交易对。此外 Binance.US 还将为使用 BNB 支付交易费用的用户提供额外的交易费用折扣。
47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加密交易平台 FTX 曾与英国流行音乐巨星 Taylor Swift(泰勒·斯威夫特)团队接洽,寻求与其签署 1 亿美元赞助协议并在 NFT 票务等项目上达成合作,但该计划在破产前就以失败告终。 据一位化名「Swift」的前 FTX 员工透露,FTX 商务开发团队高管 Claire Watanabe 是该平台试图与 Taylor Swift 达成合作的直接原因,而 SBF 本人也支持该合作,因为两人都是 Taylor Swift 的粉丝。 据另一内部员工透露,该计划最终遭到大量 FTX 内部成员的反对,认为达成交易的金额过于昂贵,同时对「与 Taylor 达成合作是否能有效吸引新客户」一事存在较大质疑。而 Taylor Swift 本人也从未考虑过接受这一合作邀请。
三个问题引出Web3的本质:ERC-3475对话ERC-3525
两位ERC协议标准主作者探讨Web3、SBT的具体应用、链上Metadata的重要性

原文标题:《论剑 Web3:ERC-3475 对话 ERC-3525》
原文作者:老雅痞,FastDaily



2022 年 10 月 14 日,D/Bond CPO、EIP-3475 主作者 Liu Yu 和 Solv Protocol 联合创始人、EIP-3525 主作者 Will 共同举行了一场以 ERC-3475 对话 ERC-3525 为主题的圆桌会议。二人基于 ERC-3475 和 ERC-3525 这两大标准的特性和设计理念,针对 Token 协议标准的实质、SBT 的具体应用、链上 Metadata 的重要性,以及 Web3 的本质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探讨和观点的交锋。


ERC-3475 和 ERC-3525 这两种 API 标准都具有多层数据结构,因此双方均声称可以被用于构建去中心化债券等高级金融资产。而也正因为其用例的重合性,外界对于这两种标准的对比、讨论,甚至说是疑惑之声也不绝于耳。



一论:Token 协议标准的实质



根据 EIP-3525 的主作者 Will 的看法,Token 作为数字资产的载体,其核心主要包括两个组成部分——Ownership 和 Transfer,即拥有和转账。


「所谓数字资产模型的核心,从用户的视角来看,其实就是两个东西,一个是 Ownership,也就是拥有者的关系;另一个是 Transfer,也就是转移的关系。」 
——Will


反观 EIP-3475 的作者 Liu Yu 则认为,从全局角度出发,Token 的本质其实就是一种数据储存和读写的格式。


「所谓 Token 协议标准,实质上就是一种数据储存的格式。从这种角度理解,Transfer 实质上就是将某一个 Key => Value 从 1 减到了 0,与此同时,又把另一个 Key => Value 从 0 变成了 1 的过程。其底层逻辑体现的其实还是一种数据结构,而整个 Transfer 其实也就是一次完整的读写过程。」
——Liu Yu


当我们在探讨 Token 本体的时候,可以像 Will 一样站在用户的视角将 Token 视为一个载体。用户同钱包的交互其实也无不涉及对这个载体的操作,而地址对 Token 对应的拥有关系其实也就是一种持有证明。


相较于 Will,同样的问题在 Liu Yu 的视角里则显得更加抽象。但实际上,也确实如他所说,如果我们将视线拉到足够概览全局的范围,就会意识到,Token 的本体其实就是一个智能合约,在这个合约里通过一套标准的数据储存形式记录相应地址的 Token 持有数。


就这一话题主持人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在双方各自总结之后,主持人引入了 SBT(灵魂绑定 Token)的话题,并详细介绍了其概念,同时询问了嘉宾对它的看法。


对于 SBT,双方嘉宾均站在自己的视角分阐释了自己的观点。从中我们也可以窥见 ERC-3475 和 ERC-3525 这两种协议的侧重点。


ERC-3525 的核心在于拥有和转账(Ownership 和 Transfer),其利用双层架构建立了一个双层资产模型,以使得协议可以同时具备 ERC-20 和 ERC-721 的特性。同时,ERC-3525 较为开放的特性,使其可以和 ERC-721 或 ERC-5192 等协议兼容使用。


ERC-3475 则从整体出发,强调数据读写的格式。SBT 作为不可转移的 Token,其内核其实是一套制式的数据储存空间。对 Token 作为一个对象的定义应该取决于数据储存中的参数,而相较于 ERC-3525 的不加解释,这些参数在 ERC-3475 中会被以 Metadata 的形式储存在链上,并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二论:链上 Metadata 的重要性



在传统的 ERC-721 和 ERC-1155 方案中,Metadata 通常会被以 Url 的形式储存在链下。这是因为虚拟机对变量的读取需要提前定义。因此,一套可以同时对链上和链下数据进行读写的结构对于任何协议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在这一点上,Will 同 LiuYu 也达成了一致。


不过根据 Will 的表述,ERC-3525 的核心理念在于少即是多或者说是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因此,其在设计协议时,并没有整合任何链上数据储存的方案。


与此同时,Will 认为对于 Token 协议的设计,我们无需考虑具体的应用场景。而是应该结合协议自身的特性,将其带入适合该协议的场景。如 ERC-3525 最为显着的特点就在于其所具有双层资产模型,因而其在债券或 SBT 等场景中就能得到合理的应用。


Liu Yu 首先对 EIP-3525 文档中关于在具体的债券或 SBT 产品设计中如何储存链上数据询问 Will。在得到 Will「如无必要,勿增实体」的回答后,Liu Yu 解释了 ERC-3475 的链上 Metadata 储存的设计思路。


在 Liu Yu 看来,Token 标准就像车轮,对于车轮的发明通常有两种思路:


1、人们看到一个已有方案无法解决或无法妥善解决的问题,然后具有指向性的发明了解决该问题的车轮。


2、人们先发明车轮,再为其找可以适合的使用场景。


对于这两种思路,Liu Yu 更加赞同第一种。在他看来,结果将决定过程,方法和开始的目的也将决定事情的结果和走向,而这也是他与 Will,或者说 ERC-3475 与 ERC-3525 的分歧所在。


三论:Web3 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我们需要 Web3?



Liu Yu 在同 Will 的交流过程中问到:


「工具的出现是因为什么?如果没有需要解决的问题,那工具还能不能被称之为工具?」


对于这个问题,Will 表示:


「我真的怕我们自己的宣讲限制了大家的想象力。」 
——Will


Web3 的概念提出至今,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在行业内更是有着「一百个人眼里就有一百个 Web3」的说法。其实这是可以理解的,Web3 从出生至今所涉及的题材确实太过宽泛,它囊括了大千世界的种种。


因此,Will 认为 Builder 不应该尝试为一个协议勾勒具体的使用场景,因为这可能会大大限制人们对协议应用的想象力。他认为,可能在需要解决的问题出现之前,解决方法就已经出现,而我们只需要将具有某种特色的协议带入与其相性相合的应用场景中即可。


而 Liuyu 却并不这么认为,他认为 Web3 的本质其实就是发现一个发现 Web2 无法解决或者无法很好解决的问题,然后为其提供一个高效的解决方案。同时,这个方案应该具有一定的泛用性,以至于遇到同类问题时,仍能迎刃而解。


「如果我们是游牧民族,我们可能不需要轮子。因有牧民族可以骑马。」
——LiuYu


结语


Liu Yu 在访谈的最后引用了人类简史里的一个比喻——他将 Web2 比作一辆马车,而 Web3 就是一辆内燃机车。


在大家习惯驾驶马车之时,他们不会认为马车有什么不好,也不会认为有更换机车的必要。但其一旦开始大规模使用机车,马车的时光就注定一去不复返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 Web3。


ERC-3475 与 ERC-3525 的这场圆桌会议以 Token 协议本身作为出发点,伴随着话题的深入逐步延展到链上 Metadata,甚至 Web3 本质等核心话题。同时,两位作者在输出个人观点的同时,也从不同角度为我们提供了看待同一个问题的新思路。也只有在这种各抒己见的辩论中,我们才能更加接近事物的本质。


附录:


1、ERC-3475


ERC-3475 是由去中心化债券生态平台 D/Bond 提出的全新 API 标准,其基本原理在于使每个债券类别的 ID 都可以代表一个新的可配置 Token 类型,并一一对应于各个类别,从而使得发行具有多种赎回数据的债券具有现实的可行性。


ERC-3475 搭建了一个可以把包括债券在内的复杂金融产品标准化的系统。在该系统的设计之中,包含了 nonce 结构,而主要数据就可以以 class 的形式储存在该结构上。


当具体应用于债券层面之时,根据每个债券发行条件的不同,利息也会发生相应额浮动,同时,赎回时间也会发生一定的改变。


通过将以上数据绑定在 nonce 结构上,Metadata 也具有了两大特征:


1)ERC-3475 以两种节点或深度对 Metadata 进行链上的储存;


2)ERC-3475 为所有的 Metadata 设计了一个可以在链上智能合约和链下的前端都能统一阅读的全新格式。


2、ERC-3525


ERC-3525 是由 Solv Protocol 提出的全新以太坊 Token 标准,它采取了由 ID 和 value 组成的双层资产模型,同时还定义了一种新的资产类别——半同质化 Token(SFT)。顾名思义,SFT 就是介于 FT 和 NFT 之间的 Token 类型,其特点在于既可以拆分计算,又具有唯一性。


3、SBT(灵魂绑定 Token)


2022 年 5 月,在以太坊核心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同 E. Glen Weyl、Puja Ohlhaver 共同发表的论文《去中心化社会:寻找 Web3 的灵魂》一文中,他们首次集中讨论了新型 Token SBT(Soulbound Token)的概念、应用和实现技术。


该论文一经发布,立即引起了整个加密世界的热烈讨论。那么究竟什么是灵魂绑定 Token(SBT)呢?在搞清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先知道什么是 Soulbond(灵魂绑定)。


Soulbond(灵魂绑定)这个概念来自于闻名世界的 MMORPG 游戏《魔兽世界》。它是一种通过将游戏装备同玩家角色绑定,来阻止装备被交易或邮寄的底层游戏机制。这种设计的初衷是为了防止低等级玩家过早使用高等级玩家才能接触的强力装备,以致破坏低等级游戏环境中的游戏体验。


而顾名思义,SBT 灵魂绑定 Token,就是同用户账户或钱包绑定的 Token,这种 Token 一旦生成就不可交易。SBT 可以用来代表承诺、资格、关系等,其作用类似于个人履历,由用户对应的相关方账户进行发行,以作为相应社会关系的一种证明。


SBT 可以理解为是公共区块链上永久的、不可转移的 Token。它可以以各种形式发行;也可以由任何人发行。SBT 最大的目的在于在公开的区块链上将用户之间的交互行为正式化,以便全世界都可以见证和验证。在这种模式下,原则上,只要通过不断的公开交互,就可以根据社会背景来塑造一个人的数字身份。


在 Will 看来,SBT 是一种较为典型的双层资产模型,其既强调 ID,也强调 value,因而与 ERC-3525 的应用场景具有极高的适配性。


而 LiuYu 则认为,SBT 实质上已经摒弃了 Transfer 的特性,如果按照 Will 对于 Token 本质的看法(Token 的本质是由 Ownership 和 Transfer 组成的数字资产的载体),SBT 甚至无法算作是一种 Token。这更加佐证了其认为 Token 的本质其实就是一种数据储存和读写格式的观点。


原文链接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对话一线
栏目
对话行业一线拼搏的创业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