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辦人終被清算,Curve飛輪徹底破產?

24-06-13 13:11
閱讀本文需 17 分鐘
总结 AI 總結
看總結 收起

在加密貨幣普跌的行情中,沒想到最慘的是 CRV。


今晨,Arkham 發文表示Curve 創辦人Michael Egorov 目前在5 個協議的5 個帳戶上以1.4 億美元CRV 作為抵押借出9570 萬美元的穩定幣(主要是crvUSD)。其中,Michael 有 5,000 萬美元 crvUSD 借款在 Llamalend 上,Egorov 的 3 個帳戶已經佔了該協議上所借 crvUSD 的 90% 以上。


Arkham 指出,如果 CRV 的價格下跌約 10%,這些部位可能會開始被清算。隨後,CRV 跌幅持續擴大,一度跌破 0.26 美元,達到歷史新低,Michael 多個地址上的 CRV 借貸部位也逐漸跌破清算門檻。



以往Michael 都會補倉以拯救自己的接待部位,但這次,他似乎「放棄」了。


根據餘燼監測,Michael Egorov 的主位址在 Inverse 上的借貸部位已經有部分 CRV 開始清算。另根據 Lookonchain 監測,Michale Egorov 目前在 4 個平台上持有 1.1187 億枚 CRV(3,387 萬美元)抵押品和 2,060 萬美元的債務。


2 個月前的清算危機


CRV 的危機早在2 個月前就初見端倪,當時Michael 的借貸部位就已跌破清算門檻值,但彼時的Michael 並未被清算,也不見Michael 有任何補救行為。


4 月 14 日,隨著市場下跌,CRV 價格也受影響跌至 0.42 美元,Curve 創辦人 Michael Egorov 的借貸倉位又進入了紅線。根據餘燼監測,Michael 透過 5 個地址在 6 個借貸平台共計抵押了 3.71 億枚 CRV,並借出 9,254 萬美元的穩定幣。在 12 筆債務中,以 silo 借貸部位最危險。



從2022 年11 月,「鏈上大空頭」ponzishorter 試圖做空其代幣CRV 開始,到2023 年7 月底,Curve 由於Vyper 編譯器故障被攻擊,Michael為了挽救自己的倉位頻頻行動,攪動著defi 這鍋「湯」,人們也將這一系列行動比喻為「DeFi 保衛戰」。


第一次「保衛戰」興許是Michael 的誘空,讓CRV 價格不降反升,在與「空軍對戰」中獲利,第二次的「保衛戰」借助場外OTC 之力,雖然使其持有量下降,但獲得了一批包括吳忌寒、杜均、孫宇晨等頭部玩家,以及DWF 等一眾機構在內的極具實力的支持者。可以說 CRV 的兩次保衛戰都頗有勝利者風範。


相關閱讀:《Curve 問題,是DeFi 「收益病」的表症


4 月14 日中午,CRV 價格跌至0.42 美元,根據debank 數據,Michael 的12 個部位中,5 個部位健康值已達1.12 甚至更低。餘燼監測到 Michael 債倉紅線,並發推文做出清算推測,他指出若 CRV 價格如若繼續下跌 10% 而沒有補倉或還款的情況下,將啟動清算程序。


所有債倉均未清算


然而,正當人們思考CRV 該如何應對第三次「DeFi 保衛戰」時,有趣的事發生了。


人們注意到,當日凌晨 4 時,CRV 價格一度跌到 0.3592 美元,早已跌破 0.42 美元的 10%。但 Michael 債倉並沒有如餘燼所說被清算,甚至連 Michael 本人似乎也沒有做出任何補救措施。



Michael 的債倉分佈於6 個不同的借貸協議,其中爭議最多的借貸協議是silo。


在curve 被攻擊後,由於大多數借貸協議不願意承受太多與CRV 相關的風險,紛紛收緊了政策,而在Michael 籌集到的貸款中,超過一半來自silo。在隨後 Michael 償還 AAVE 債倉的過程中,silo 幾乎提供了所有所需貸款。可以說 silo 成為了 Michael 還債路上的最大援軍,並被不少社區成員將其調侃成 Michael 的「個人銀行」。 。


彼時,Michael 的總債倉中,silo 協議裡共存入約1.13 億枚CRV,共借出價值約2,790 萬美元的穩定幣,佔Michael 總債倉30%,但Curve LlamaLend、UwU Lend 以及FraxLend 協議也為Michael 提供了大部分貸款,雖佔比不如silo 高,但仍高於15%,其中Curve LlamaLend 佔20.7%,UwU Lend 佔17.9% ,FraxLend 佔17.3%


另一方面,silo 曾分叉出一個新協議Silo Llama,是專為crvUSD 設計的隔離借貸協議。雖此協議充滿了質疑聲,但 DeFi 在設計上應該是與用戶情緒無關的。與借款相比,CRV 的鎖定率對CRV 被拋售的影響更大,為CRV 單獨設池屬於defi 借貸金庫的工作方式之一,而silo 團隊成員也明確否定“為一個人創造Silo Llama”的指責。


拋開 silo 和 curve 關係不談,爭論的本質是 silo 沒有清算 CRV。知情人士表示,由於 silo 上的 CRV 部位使用 Chainlink 預言機,價格更新較 debank 會出現滯後,所以預言機是否追蹤到清算價格是存疑的。


根據Chainlink 資料,彼時收錄的CRV 價格均顯示其在4 月14 日凌晨5 點半跌破0.4 美元,位於0.36 至0.38 美元區間。隨後筆者查看了 dexscreener、coingecko、tradingview、coinmarket 等多方數據,彼時 CRV 在 30 分鐘線位均跌至 0.36 美元左右。



由於crv 的最低價格發生在凌晨,目前筆者無法查證當時的健康因子是否歸零。但無論當晚 CRV 與各借貸協議發生了什麼,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不僅僅是 silo,Michael 的所有債倉仍在。


這次危機有人把目光放到了 silo 的手動清算機制上。由於 silo 的清算是完全開放的,清算人可自行選擇手動或機器。在問及選擇手動清算後是否就不會被機器清算時,知情人表示,手動清算只是平台提供的個人清算入口,在面對一筆待清算債務時,個人仍需和機器搶單,且往往無法搶過機器。


所以,清算觸發與否最關鍵在於抵押品價格是否真的跌到了清算值。


清算機制的「價格遊戲」


根據silo 文件介紹,該借貸協議有一個清算應用程式,核心團隊使用清算應用程式來監控風險頭寸,並在清算機器人(包括Silo)因任何原因不先清算的情況下清算資不抵債的部位。


4 月19 日,CRV 再次下跌至0.4 美元,根據餘燼提供的Michael 地址,0x9 開頭地址、0x4 開頭地址以及0x7 開頭地址在silo 的債倉健康因子均低於0.1,處於危險狀態。



silo finance 抵押貸款因素表,CRV 在silo 協議中,其貸款價值比(LTV)為65% ,清算門檻(LT)為85%。這意味著 Michael 的 silo 清算價格位於 0.41 至 0.44 美元價格區間,因此健康因子理論上已經為 0。


計算公式:
清算價格=借款總額/(抵押品數*LTV*LT)
健康因子=1-借款總額/(抵押品總額*LTV)


對此,BlockBeats 向專案團隊查證,其價格追蹤並非簡單地查看預言機餵價,而是採用了加權平均演算法.這也意味著某一代幣的清算價格會受到貸款人其餘借貸資產價格影響,所以僅憑藉 CRV 的價格下降還不足以讓部位進入清算。但在問及流動性供應問題時,專案團隊並未回應。


而對於 Michael 最大部位所在平台 Llamalend,其「自動變現」機制可以防禦軟清算。簡單來說其清算過程就是當價格下跌,抵押品自動轉換為穩定幣,當價格上漲又賣回抵押品代幣,而且只需償還少量的 crvUSD 就可增加健康因素。


此外,知情人告訴BlockBeats,事實上,在市場波動大的情況下,清算人需要考慮滑點問題,這同時涉及crvUSD 和CRV 的滑點。在以往幾次大浮動波動行情下,借貸協議機器清算不動是很正常的。


這次被 Michael「割」了?


數千萬美元的債倉清算對整個加密市場的流動性影響不容小覷,4 月的危機尚能因借貸平台的保衛機制躲過一劫,而這次CRV 跌破0.26 美元,危機終於到來。


清算人獲利


價格新低是不是應該抄底也是投資人關注的話題,但至少在CRV,清算人已經開始獲利了。


根據 ai_9684xtpa 監測,位址 0xF07...0f19E 是 Michael 部位的主要清算人之一。過去一小時,該地址以均價 0.2549 美元清算了 2,962 萬枚 CRV,共花費 755 萬枚 FRAX,目前這部分代幣已全部充值進 Binance,充值均價為 0.2792 美元。


身為清算人,更經濟的方式或許是:在Binance 先開好CRV 空單(或借幣賣出)再進行清算,這樣清算得的代幣僅用作平空(或還款),而無需承擔期間幣價波段導致的盈利虧損。


但即便 0xF07...0f19E 不這麼做,僅以儲值均價賣出也能夠獲利 72 萬美元。


投資人受損


但另一邊,投資人面對的就是災難了。


一方面是價格下跌引發的其餘借貸平台清算,Fraxlend 的貸款人遭受數百萬美元的清算,據Lookonchain 監測,有使用者在Fraxlend 上被清算1058 萬枚CRV(330 萬美元)。



相較來說,Fraxlend 的清算機制更容易觸發,其風險隔離和動態利率機制不需要任何額外措施就能讓Michael 自己主動還錢。在先前幾次清盤的危機中,Michael 從 Aave 借出大量資產,並透過 OTC 賣幣也是為了償還 Fraxlend 的債務。


而另一方面就是早期 CRV 投資者面臨的巨大損失。


自去年CRV 危機以來,社區不乏「Curve 一手好牌被Michael 打得稀碎」的言論,這次CRV 危機最值得說道的還是此前幫助Michael 的各大投資人。


去年 7 月底 Curve 被竊後,各方 OG、機構及 VC 都鼎力相助。比特大陸和Matrixport 聯合創始人吳忌寒在社交媒體發文表示:「在即將到來的RWA 浪潮中,CRV 是最重要的基礎設施之一。我已抄底買入,不構成財務建議。」


黃立成在社群媒體上確認自己透過OTC 從Curve 創辦人收購375 萬枚CRV 並質押鎖定在Curve 協議中。隔日,孫宇晨的相關地址也向 Egorov 地址轉入 200 萬枚 USDT,並獲得 500 萬枚 CRV。


緊接著就是 Yearn Finance、Stake DAO 等項目,以及 DWF 等一眾機構和 VC 紛紛參與到 CRV 的救火行動中。


而如今 CRV 跌至歷史新低,Michael 本人目前還未做出任何挽救表態。這場風波正如社區所說,「割人的一方終於被 Michael 割了」。


欢迎加入律动 BlockBeats 官方社群:

Telegram 订阅群:https://t.me/theblockbeats

Telegram 交流群:https://t.me/BlockBeats_App

Twitter 官方账号:https://twitter.com/BlockBeatsAsia

選擇文庫
新增文庫
取消
完成
新增文庫
僅自己可見
公開
保存
糾錯/舉報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