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没有梦想

24-05-24 10:36
阅读本文需 22 分钟
总结 AI 总结
看总结 收起

过去几天,以太坊 ETF 的反转新闻似乎彻底改变了市场对其基本面的判断,此前极力唱衰的分析师们在一天时间里态度 180 度大转弯。随着 ETF 的正式通过,ETH 今晨几近突破 4000 美元大关,但在价格高潮背后,以太坊基金会却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自去年黑山 EDCON 后,行业对于以太坊基金会的不满情绪就已开始显化。这个组织似乎步入了中年危机,在结构、效率和文化等方面均陷入困境,并随着 Solana 的再次崛起颓势尽显。在 ETH 正式成为一种世界资产后,以太坊基金会好像成为了这个生态最大的包袱。


寄生以太坊


5 月 21 日,以太坊基金会(以下简称 EF)知名研究员 Justin Drake 和 Dankrad Feist 先后披露自己此前已成为 EigenLayer 顾问,并将拿到「可能超过自己现有财富总和」的 EIGEN 代币作为报酬。在社区看来,这种「既要又要」的行为吃相实在难看,还有人戏称 EF 研究员「正在把自己『再质押』化」。


相关阅读:《以太坊基金会陷内忧外患:研究员与工程师激辩,成员担任 EigenLayer 顾问或存利益冲突



这种情况早已不是个例,在如今的以太坊生态,EF 更像是一个索取者,通过自己的「教会」身份向生态输出「意识形态美元」,而 EF 成员则在这种环境下名利双收。


EF「国会化」


在关于「EigenLayer 顾问」的争论中,讨论最多的是 EF 研究员担任项目顾问会不会影响其中立性的问题。


尽管两位研究员均声称自己是以个人身份参与顾问,且会在 EigenLayer 违背以太坊利益的情况下「随时准备结束」顾问职位,但显然社区对此并不买账,在潜在收入「可能超过自己现有财富总和」的情况下,一个人很难保证自己视金钱如粪土。


在披露 Eigen 顾问身份的前一天,Dankrad Feist 仍就 MEV 议题与其他研究员做激烈争论,最终迫使 Vitalik 出面调停。作为提出 Danksharding 的「以太坊指路人」,Dankrad 显然在 EF 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换个角度看,EigenLayer 更像是花钱在 EF 买了一个说客。


如今的 EF 就像是以太坊的「国会」,研究员们手里写出的 EIP 可以直接改变以太坊的方向与格局,影响上亿美元的生态产业。随着生态参与者数量和体量的不断增长,EIP 牵涉到越来越多的利益关系。每个参与者都希望自己能像 L2 那样在升级中得到「特殊照顾」,但又无法做到所有人与以太坊利益保持一致,因此 EF 研究员就成了资本眼中必须拉拢的「议员」。


实际上 EF 研究员,不论离职或仍在职,以个人名义担任顾问或者其他形式参与项目已经是行业公开秘密。对于项目来说,为了给自己争取生态正统性,必须通过各种方式尽力与 EF 搞好关系,这时身边若有一个与 EF 接近的人,台上台下做事都要方便很多。对于 VC 来说,与 EF 搞好关系则是更早接触优质投资标的的便利渠道,借由 EF 研究员引荐的项目,不仅更容易拿到份额,在正统性方面还能提前上一层保险。


不管愿不愿意,EF 研究员身边必然埋伏着各路围猎的资本,要么委以顾问职位,要么直接赞助研究员的个人研究,而研究员自己似乎对此也并不反感。在 EigenDA、Celestia 等模块化趋势日渐明显的背景下,这种情况或许将以更加快速和明显的方式展现出来,更多团队会在 EF 拥有自己的议员团队,而 EF 自身也将因各方利益的解绑走上「国会化」的道路。


精神胜利法


在 FTX 暴雷后,Anatoly 作为 Solana Labs CEO 曾亲自找到 Backpack、Jito、Tensor 等正在开发的生态项目交谈。这些项目在 FTX 事件中失去了不少 Runway,Anatoly 挨个劝留这些团队,并鼓励他们加速开发,Labs 和基金会则尽可能为这些团队提供技术支持。


在 Solana 生态,很多事情 Solana Labs 和基金会似乎都亲力亲为,许多生态叙事都离不开团队的助推。Anatoly 频繁出现在社交平台或者播客节目中,甚至亲自喊单生态开发者项目以及 meme 币,Lily Liu 带领的基金会则在台前台后对接各个生态内大小项目,在外界看来,Solana生态一直很「团结」。


而这对如今的以太坊来说,已经不太可能发生了。与大多数公链不同,以太坊并没有「Ethereum Labs」,因此 EF 成了独揽生态大权的唯一实体,但作为一个「中立组织」,生态内许多事情又很难亲自下场,这让 EF 更多呈现出「无为而治」的形象,也使得 EF 在与 Solana 团队竞争时显得力不从心。


相比起来,EF 似乎不太愿意弄脏自己的手。Uniswap 后,EF 变成了一个坐而论道的学术机构,300 多号拿着 ETH 津贴的成员,绝大多数是在纸上搞研究。因此除了 EIP 外,EF 并不能带给以太坊更多的价值,相反,在生态发展方面,EF 的存在使以太坊受到不少意识形态的束缚。


过去一年,以太坊圈子不聊创新,不聊应用场景,但是大谈「正统性」(Legitimacy)。这个由 Vitalik 在 2021 年提出的概念,尽管更多与公共物品(Public Goods)相关,但在大多数人眼里,它就是指与基金会的嫡亲关系。就本质来说,这并非是一种误解。对「正统性」这个概念,EF 有着绝对的解释权,这其中也包括了什么才是好的公共物品。


今天以太坊上的大型项目,几乎都经受过这种正统性的凝视,一个没有背景实力的小团队想要发展壮大,首先就要经过意识形态这一关,创新不是首要任务,唱好主旋律才是关键。所以不管是帐户抽象或者其他什么概念,过去一年行业基本就是 EF 指哪儿打哪儿,项目方干脏活累活,VC 为梦想买单,两拨人争前强后给 EF 抬轿子,拉着生态跑,而 EF 研究员则在 Zuzalu 的海边和 Vitalik 聊长寿。


文化中毒


前两天,EF 研究员在社交媒体上就 MEV 议题对骂,Vitalik 出面调停,表示自己对以太坊生态这种开放自由的文化感到自豪,「以太坊没有任何试图阻止人们表达自己想法的文化,即使他们对协议或生态系统中的主要事物有非常负面的感觉。」



在以太坊社区,你确实可以表达不同观点,但有意思的是,这些观点往往集中在纯粹的技术讨论上,你很少会看到 EF 研究员对以太坊的方向、治理以及文化展开激烈的争论。如今的以太坊世界似乎缺失了许多东西,它的文化就像中毒一样,在某些议题上几乎丧失了思辨能力。


Vitalik 成为硬通货


去年 4 月的 EDCON,「DeBox 事件」算是最出圈的话题之一。团队成员在 Zuzalu 和 Vitalik 合影后,项目立刻引来大量关注度,随后许多华人团队争相效仿,在黑山对 Vitalik 围追堵截。整个 EDCON,几千号人在一个小校园里人挤人,发现 Vitalik 躲在海边大别墅后,又一股脑涌向 Zuzalu,跟核心圈的几个面孔打个照面,在远处抢拍一张 Vitalik 的照片,然后回来就写「Zuzalu 闪现城市的精神洗礼」。


在市场的眼里,Vitalik 才是正统性,只要是和 Vitalik 沾边,市场就认,这种认可延伸到了生态的方方面面。黑山之后,关于「正统性」的话题在中文社区发酵,大家意识到,自己太渴望得到以太坊主流的关怀,但这个核心圈子离我们又是那么遥远,怎么挤也挤不进去。


作为以太坊生态诠释正统性的化身,EF 维系自身权威性和认可度的方式,就是紧紧追随随 Vitalik 的脚步。过去一年,Vitalik 的文章仍旧是 EF 以及以太坊社区讨论最多的内容,从内部社区到「喉舌」Bankless 都鲜有传出反对 vitalik 的声音。一些与 EF 成员有过深入交流的人甚至反馈,Vitalik 身边成员大多阿谀奉承,其本人已很难听到社区的真实想法,当然,这一说法的真实性仍有待证实。


最经典的案例是 Scroll,在 L2 叙事盛行时期,从一个不起眼的「华人土狗」,转瞬崛起为赛高 Starktnet、zkSync 等的 10 亿美元主流 L2,究其缘起就是因为一封由创始人写给 EF 的邮件得到了 Vitalik 的回复。产品层面也是如此,Farcaster 尽管已经获得 Multicoin 甚至 a16z 的巨额融资,在 Vitalik 入驻前始终是一款小众产品,但现在,你大抵已很难见到 EF 研究员大量在 X 上更新自己的社交动态了。


市场需要 Vitalik 的关怀,EF 需要市场的输血,所以 EF 把 Vitalik 围起来,让市场围着自己转,最后,Vitalik 成了以太坊的「硬通货」。


工程师逻辑思考需求


过去两年,以太坊社区的工程师思维进一步固化,这种思维又与谷歌的工程师文化不同,它不聊新的实验标准或者应用场景,而是专注纯粹的技术研究,在 EF 内部,仅研究 ZK 技术的就有上百号人,从 EDCON、ETHCC 再到 Devcon,与会者无一不是 ZK 这 ZK 那,搞得非技术背景的外行人一头雾水。


优秀的产品经理都知道,要站在用户的角度考虑需求,但显然 EF 不这么想。在 EF 的定义下,以太坊要成为一个中立可信的世界计算机,要实现这个目标只需考虑去中心化、安全性和可扩展性,任何与这三个指标不大沾边的议题,比如潜在商业和应用场景,是一概没有价值的。


这种价值观直接影响了生态内的产品逻辑,其中最明显的是 L2。从 Optimism 到 Arbitrum 再到 Starknet,所有讨论的焦点都围绕着技术优越性:ZK 为什么比 OP 强;自己 TPS 如何比别人高、Gas 如何比别人低;不同类型的 ZK Rollup EVM 兼容性如何等等。但从今天 L2 的市场表现回看,你会发现这些让开发者们自嗨到情不自已的「代码艺术」,在真实的市场需求面前是多么无力。


唯一坚持产品导向的 L2,如今在用户眼里已经是「蓝色的 Solana」,成了生态里最能打的选手。相比之下,去年还在各种大会上纠结 ZK 技术哪家强的几个主流 L2 现在几乎无人问津,有的可能还将因为技术瓶颈胎死腹中。


另一方面,在 EF 及其「正统性」主旋律的影响下,以太坊开始以公共物品导向,生态文化与创新渐行渐远,反复上演「清君侧」的戏码。


L2 作为提升以太坊扩容性的解决方案,从第一天起就被铐上「以太坊对齐」(Ethereum Alignment)的枷锁,接受并执行 EF 的旨意。每个人都在对以太坊表忠心,要做最 EVM 兼容的 L2,要成为以太坊扩容的太子,这就使得很长一段时间里,后来居上的团队永远比之前的「更舔」,而 EF 对此当然是喜闻乐见,谁舔得最狠谁上位。



这种情况不仅只在 L2 领域发生,以太坊冗余的基础设施,使生态内创新的重叠率很高。最近一个例子是 EigenLayer,一个新概念直接抢了 LSD、L2 甚至是以太坊自己的饭碗。尽管如此,EigenLayer 仍然要在价值观上对齐 EF 以示效忠,但如前文提到的,清君侧不一定出于忠诚。


在 Celestia 等模块化叙事兴起以及 Solana 强势回归后,EF 对于正统性的痴迷程度丝毫没有消减,你甚至还能时常听到有关「不用以太坊 DA 的 L2 就不是以太坊 L2」或者「Solana 单片扩容未来一定不如 L2」等种种阿 Q 式讨论,但就是没有人说当前以太坊还可以有哪些新的应用场景。


逃离以太坊


即便是在衰败这件事情上,EF 做得也不是十分体面。去年 9 月的时候 MakerDAO 宣布「Endgame」计划,提议用 Solana 代码库新建一条链,以便为「整个多链经济的网络效应提供有益的推动」。随后 Vitalik 立刻抛售了 500 枚 MKR,并在社媒频道里说 Maker 的这个举动是「自杀行为」。


很多大协议在「逃离」以太坊时,还要背负来自 Vitalik 或 EF 的道德审判,或许是希望协议能跟自己走到最后,但开发团队们显然不希望和以太坊一起死。应用永远服务于用户,而不是区块链,尽管安全性是在许多蓝筹协议在部署时考虑的重要标准,但完全忽视用户环境和市场同样是非常愚蠢的。


所以,以太坊的协议正在逃亡 Solana。Render 去年便将自己的代币迁移至 SPL 标准;Aave 在今年年初以 83% 的通过率,决定在 Neon EVM 部署其 V3 隔离市场版本;GMX 社区也发布提案,希望在 Solana 上部署一个独立的合约;还有市场传闻称 Ethena 与 Pendle 皆将很快部署到 Solana 生态。


在生死面前,正统性不值一提。清醒的开发者早就承认承认,未来的链上金融没有绝对中心,无论是以太坊、Solana 还是其他结算网络,守住自己的市场份额并活下来才是最要紧的事,而在这一方面,EF 帮不了自己。


ETH 的包袱


在加密货币主流化进程中,团队似乎不可避免地要向旧有秩序妥协,Ripple 团队为了证券问题,和 SEC 的诉讼案拉锯数年;Tornado Cash 和 Uniswap 先后陷入监管打击;就连此次 ETF 申请,资管巨头也要就「ETH」和「质押的 ETH」玩复杂的法律游戏。


相比之下,以太坊和 EF 却好像很轻松地逃过了监管的审视,而 SEC 调查两年前就开始的针对 EF 的调查,也丝毫没有影响 ETF 的顺利通过。如果换作 Ripple,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这是说明 EF 已经脱离危险区了吗?我并不这么认为。


抛开监管因素不谈,今天的 EF 正在变成 ETH 作为一种资产的负担,这个带有极强意识形态色彩的组织,对以太坊极其生态而言已经成为负资产。ETF 通过后,ETH 步入主流资产殿堂,当投资者们考虑 ETH 时,他们的比较对象是黄金、白银以及比特币。需要想清楚的是,未来金融世界的投资者看中的会是以太坊网络区块的价值,还是 EF 意识形态的价值。


10 年过去了,以太坊早已不在创业阶段,EF 的确没有必要像 Solana 基金会那样拼死拼活,但这也不意味着一个组织就可以居高临下坐享其成。回顾互联网乃至全球企业史,因固执己见或者不懂得居安思危而死去的商业帝国数不胜数。和互联网世界一样,加密市场的战争永远不会结束,对以太坊来说也是如此。


于 ETH 而言,其未来的价值完全取决于以太坊区块的稀缺程度,这种稀缺性不会来自 EF 高高在上的理想主义,而是世界对以太坊区块结算的真实需求。而这些需求,又往往带有各种不同的意识形态,ETH 只有像水一样不抱任何偏见,才有可能吸纳所有潜在的需求。


没有价值,一切理想主义都是空谈。今天的 EF 之于以太坊生态,就像车夫与拉车的老牛,但作为以太坊世界的一份子,EF 的使命不应再是控制以太坊的思想与灵魂,而是像生态里所有参与者一样,确保以太坊区块的价值。


「如果离开自己以太坊就活不下去,那就应该当好老牛;如果离开自己以太坊会活得更好,那就应该让出舞台。」或许,EF 该考虑考虑这个问题了。


欢迎加入律动 BlockBeats 官方社群:

Telegram 订阅群:https://t.me/theblockbeats

Telegram 交流群:https://t.me/BlockBeats_App

Twitter 官方账号:https://twitter.com/BlockBeatsAsia

选择文库
新增文库
取消
完成
新增文库
仅自己可见
公开
保存
纠错/举报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