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Flash
More
27分钟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Binance 在社交媒体发文表示,由全球金融审计、税务和咨询公司 Mazars 负责审计的 Binance 平台 BTC 储备金证明报告已公布。 据 Mazars 审计结果显示,截止 2022 年 11 月 22 日(BTC 区块高度 764327),Binance 平台上用户 BTC 净余额为 575742.4228 枚,储备比率为 101%。 据悉,Mazars 是一家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全球会计师事务所,其美国分部 Mazars USA LLP 曾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公司工作。
1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日本国际事务副部长 Tomoko Amaya 于近期在官方货币和金融机构论坛 (OMFIF) 主办的圆桌会议上发表关于加密资产的演讲时表示向立法者建议,Stablecoin 不得使用算法来稳定其价值,同时需要加强对赎回权的确保。 据悉,该观点最早于 10 月由日本金融管理局提出,且议会于 6 月通过 Stablecoin 法规草案并未将算法 Stablecoin 划入到法规草案的监管范围内。(Cointelegraph)
1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Stablecoin 初创公司 Membrane Finance 宣布完成 200 万欧元种子轮融资,由芬兰风险投资公司 Maki.vc 全资投资。 Membrane Finance 将发行基于欧元的 Stablecoin EUROe,该产品将成为欧盟合规的全储备欧元 Stablecoin。EUROe 目前已获颁芬兰电子货币许可证,计划于 2023 年初推出。
2小时前
BlockBeats 消息,12 月 7 日,据官方消息,Solana 生态 DeFi 项目 Mercurial 推出 Meteora 计划以对品牌、治理等方面等进行改进。Mercurial 将更名为 Meteora 并将其借贷和 AMM 作为独立项目推出,并将推出 DAO 使 Token 持有者参与项目治理。此外,Mercurial 还将发行新 Token,并空投给现有 Token 持有者。
云九资本牛凤轩:我们仍处在Web3.0爆发的前夜
「对于准创业者来说,我希望你们先成为 believer,再成为 builder。」
原文标题:《云九资本牛凤轩:我们仍处在 Web3.0 爆发的前夜》
原文作者:牛凤轩,Sky9 Capital


截至今年七月底,以太坊域名服务独立地址数已突破 50 万,Web3 正收获越来越大的用户群体。从 2017 年开始,Web3 基础设施逐渐完备,呈现出从「泥泞小路」到「柏油公路」的变化。但与此同时,行业生态繁荣依然与市场牛熊高度挂钩,链上数据价值尚未完全被发掘,新的应用场景和用户交互机制还有待解锁,Web3 行业仍处在爆发的前夜。  


近日,云九资本合伙人牛凤轩参加了网易科技数字星球联合投中网举办的《Web3 的投资和创业机会》沙龙,与 BAI 资本合伙人汪天凡、青松基金合伙人张放以及 Web3 场景实验室发起人杨林苑一起,探讨投资人眼中 Web3 行业的发展情况、投资布局思路和对创业生态的观察。以下是分享内容整理:


1、一个创业者视角下的 Web3 行业发展


我想先从创业者视角来分享一下我对 Web3 行业发展的理解,因为相比于投资人,其实我个人更适合被定义为创业者。我从 2014 年底就开始创业。第一次创业是做传统 Web2 行业的 SaaS 工具,但并不是很成功,只经营了两年,到 2017 年就关闭公司。同年我在 Web3 行业开始了我的第二次创业,创立了数据公司 DappReview。


从 2017 年到 2021 年的四年时间里,我感触颇多。2017 年我初入 Web3 时,我们基本上是开荒者。当时除了以太坊,还有一些其他的链以及链上的开发工具。甚至基础到钱包等一些开发者生态的基础设施都并不完善,更不要提应用了。虽然那时大家已经在畅想一些场景,包括金融,游戏,身份,社交等方向,但当时行业基本上还是荒芜状态。


而经过四年的周期,我们可以看到基础设施的逐渐完备,我将其形容为,从「泥泞小路」到「柏油公路」的变化——可以行驶车辆,但还未容许飞机通过。四年前,走这条路是十分艰难的,以开发者、创业者的身份进入,很多事情没法做到。相反,如果拿 Web2 创业做对比,移动端 APP 的开发者无需担心网络、存储性能、计算性能等问题;大部分情况下,创业者只需要想清楚产品怎么做,解决什么用户需求,产研是否跟得上即可。但在 Web3 行业里,基础设施有非常多的限制,我们需要知道能做的和不能做的。四年里,我也看到了中间层和协议层从 0 到 1 的爆发,应用层也在基础设施开始完备的背景下,迎来了第一次的爆发,实现了从 0 到 1,今天在进行从 1 到 100 甚至从 100 到 1000 的过程。


其他几个赛道,包括游戏、NFT、元宇宙等,我个人认为尚处于早期阶段。同时,上一周期的形势孕育出了很多现在的头部项目,如 OpenSea、Sandbox、Uniswap、Aave、Axie 等等,这些项目都是在 2017 到 2019 年,上一轮牛市末期和熊市初期间成立的,而并非都是在去年和前年的牛市中诞生的。


这些公司经历了很多。我在 2017、2018 年做 DappReview 的时候就结识了 Sandbox 跟 Axie 的成员。熊市特别难熬,他们一度融不到足够的资金。2019 年底的时候,Axie 跟 Sandbox 同时在融资,当时他们的估值是 1500 万美金,只融 150 万到 200 万美金。而现在 Web3 的项目起步动辄 2000 万美金到 5000 万美金。


这个市场周期中,我作为创业者见证了许多有意思的事情,下面我会分享其中一部分。


2、区块链技术 到底带来了什么价值?


四年间,我一直问自己:以区块链技术作为底层基建的 Web3,到底能带来什么样的价值?这也是很多人会去思考的问题。2017 年我开始做 DappReview,2019 年底 DappReview 被一家交易平台收购,此后我做了一段时间的个人投资,再后来我加入了云九资本做 Web3 的投资。四年里,我通过创业实践和投资经验反复思考过这个问题。我自己认为的答案有两点:


image


第一,可组合性,即互通性。可组合性,本质上是代码层面无需许可的组合和调用。比如,用智能合约在区块链上写了代码,其他人无需许可就能调用该代码和接口,在此生态上构建新的东西。以及数字资产(无论同质化还是非同质化)都可以跨应用与原生互通。Web2 的很多支付应用,某一个应用中的钱是无法在另一个应用中使用的;或者游戏中的道具装备,在另一个的游戏中也是无法使用的。但是在基于区块链技术作为底层去上层构建应用的特点是,仅需资产即可实现实时跨应用调用。这是一件原来很难做到的事情。另外,由于代码的可组合性(我们把它称之为乐高逻辑),就好比在叠积木,我制造了方块,别人可以在我的乐高积木上搭建其他的东西,这就使得整个行业发展非常迅速。纵观 2020 年整个 DeFi 的发展,仅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面,赛道就探索出了无数的可能性。在底层的借贷和交易等最支柱的应用之上,我们构建出了各种聚合器,以及其他有意思的产品。


第二点是 统一的数据库。统一的数据库指的是,将现在海量的 Web2 应用背后的数据全部打通。比如,一个用户在其五个应用里的所有数据都是在同一个地方读写,只需要一个地址就可以登录每个应用,那么这个数据库的价值将是巨大的。


今天,大部分的头部项目都是在熊市孕育出来的,而中基础设施是重中之重。没有公路,就无法开汽车;没有飞机场,就无法开飞机。


接下来是由此展开的两个我们认为比较重要和有意思的投资主题:


第一个是 数据 的投资主题。如前所述,整个区块链带来的价值之一是标准统一的数据库。在该数据库中,我们认为链上的数据其实是一座「金矿」:每个人都有一个地址,这是你的唯一标识。如果你将该地址运用在多个应用上,你所有的相关数据都会记录在你的数据看板上,记录在该地址下面的交易流中。我们就可以给地址打上各种标签,进行分析。数据不再是孤岛。而在过去,我们在微信等各种 APP 里留下数据,那些数据只会存在于每个公司自己的数据库里,这就是数据孤岛,因为大公司不会把数据分享给别的公司。但是现在不同,整个以太坊上面所有的数据都公开可见,虽然是匿名制,没法知道地址的主人,但是地址曾经的行为、使用过的 DeFi 产品、使用过的 Game-Fi 产品、做过什么样的交易,这些信息都是可以无缝抓取到的,还能做更全面更高效的数据分析和挖掘。基于这套逻辑看,从底层的数据源,往上一层进行数据的清洗、分析、索引,还有节点服务;再往上一层,在数据分析过后,有各种各样基于这些数据和内容的一些协议层项目,还会有很多 ToB 的数据工具、ToC 的数据看板和数据应用。


image


上面列的这三层,每一层里面都已经出现了独角兽级别的公司,而且是有实际收入的,我们非常看好这个赛道。因为现在处理数据,跟过去不同的一点就在于可以更全面的看到地址下面所有的数据行为,这些数据行为都是可验证的。我们投了一些公司,比如 Galxe(原名 Project Galaxy)和 CyberConnect,其实就在做链上的社交图谱,以及用户的数据聚合。


我观察到很有意思的一点是,现在行业里面招人,会问他用过哪些应用。虽然简历上会写曾经用过的产品、研究过的产品,但这不一定真实。而只要有了他提供的地址,就可以看到该地址是否真的曾经进行过他所说的行为,比如参加过 DeFi 项目、购买过 NFT,可以验证他过去所有在链上的行为与操作,是否与他自己声称的一致。


第二部分是 应用层。我们认为下个周期,即未来三年到四年,会是应用层大规模爆发的阶段。在上一个周期,其实应用层里面 DeFi 已经完成了从 0 到 1 的用户和价值的沉淀,流存下来了一些非常基础的 DeFi 应用,即便在熊市也会有用户使用。但是反观一些其他的赛道,无论是游戏、社交还是 NFT,它们虽然在上轮牛市周期中存在一定的炒作和泡沫,但是熊市一来,这些赛道的用户都流失了,意味着它本质上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打开方式,依旧在早期探路阶段。Web3 的杀手级应用不是把今天的 Web2 应用简单地叠加一个钱包登录,而是结合区块链上的底层特性,即可组合性和标准统一的数据库,在一些特定的场景下,通过创新机制和玩法去解锁用户新的交互方式,从而创造实际的价值。DeFi 就有类似的例子。很多早期 DeFi 的项目,比如 Swap,并非现在 AMM(自动做市商)的机制,而是用订单簿的机制。


因为大家觉得中心化交易平台都是订单簿,有人挂卖单,有人挂买单,相互交易,所以有很多人去做订单簿的种交易。但是最终证明该模式并不适合链上应用和链上 DeFi,最终 AMM 机制的 swap 赢得胜利。借贷其实最早也是 P2P 的借贷方式,最终也是验证不成立的。最早 Aave 的模式是 Ethlend,这其实是 P2P 的借贷,但是没有成功,最终的 compound 其实是通过池子的方式把 DeFi 的借贷协议做到当今的规模。从中,我们得出,在特定的场景下会有全新的玩法。这个全新的机制一定与现在的模式不同,会打开一些全新的交互方式。我们所看好的下个周期的赛道,都一定会带有新的机制、场景和玩法,这也是我们对新项目的重点关注。如果只是改变现有的模式,或者生搬硬套 Web2 的产品加钱包登录,我们认为它将很难成功。只有找到全新的玩法,才有可能脱颖而出。


3、创业者可以做什么?


最后是关于创业者可以做什么。我自己也是创业者,在上个周期也曾熬过了一个熊市。在我看来,首先,需要储备足够多的资金来应对熊市。熊市可能延续两年、三年,甚至更长;熊市也有可能很短,明年就开始牛市。但是我个人建议每个团队都能够准备好至少 2-3 年的资金,以坚持到牛市爆发。


在熊市时,团队需要用心找到真正的产品需求和目标用户,而非跟风追逐牛市的热点,在虚假的繁荣之下过度关注价格或者虚有用户,从而忽略了产品的本质。上一个周期中,其实 Axie 和 Sandbox 等项目都是在熊市中艰难生存下来的产品和团队。当时有至少 20 个团队,产品也相似,无论是类似于 Axie 的产品还是 Sandbox 这种元宇宙产品。区别在于其他的团队没有熬下来,很多在 19 年底、2020 年初就发声明停止运营。所以,比别的创业者能坚持过更长的时间,熬过熊市,本身就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对于准创业者来说,我希望你们 先成为 believer,再成为 builder。行业在熊市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2018 年有很多创业者进入行业,但是做了一年后,没有正反馈,就有人熬不住离开了。再做一年,到 2020 年,尤其是 3 月 12 日,2020 年 3 月 12 日是行业历史性的日子,因为那一天整个行业的价格跌了非常多,甚至很多这个行业多年的从业者都产生了动摇和质疑。因此若是对行业没有很强的信仰和真正的热爱,就很难在熊市中坚持。


第二点重要的是,抛开历史包袱,在行业里面沉浸一段时间,再去想做什么。Web3 行业其实在上两个周期还是草根创业的时代,而今天,有很多优秀的大厂工程师出来,他们把杰出的产品研发能力、管理能力、组团队能力带入了这个行业。但是这个行业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浸去理解和认知,因为它刚从「泥泞小路」,变成「柏油马路」,这里面依然有很多的不完善。有些曾经的 Web2 创业者进来之后,会觉得大家的产品太简单了,而他可以做很复杂的东西,但这件事情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所以需要在行业里面去沉浸一段时间再去想自己可以做的是什么,有哪些限制,而不是好高骛远。很多优秀的人,一进来就想大展拳脚,但其实行业的基础设施还不足以让他们去制造这些东西。


4、圆桌交流


Q:Web3 的投资,跟之前其他行业的投资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首先,相对来说,我投 Web2 的经验会少一些。而在 Web3 投资中,我的直观感受是比较难去做一些深入的 DD(尽职调查)。有些项目团队可能有人在美国,有人在英国,有人在新加坡等等,甚至说很多项目我们在投资时并没有在线下见过团队。所以,对于一些去中心化办公的项目,在投资角度来说还是有挑战的。但是有些这种项目还是得投,比如前两天 Nansen 的 CEO 发了条推特说他们几个 Co-foudner 第一次在线下见面。Nansen 已是将近 10 亿美金估值的项目,去年收入大约几千万美金。当时我投资 Nansen 的时候,也没有见过 CEO,只是觉得产品不错。所以对 Web3 项目的团队、创始人的 DD 和 reference 其实是更复杂的。


同时,Web3 投资的投资人结构更庞杂。传统行业一轮融资最多是三四个机构参与,但在 Web3 投资一个轮次多达十几个机构都很常见。每个机构是可以在不同的地区或者领域能够帮到项目,提供一些资源的支持和一些 value add 的服务等。而机构能否提供这种附加值,也是能否投进这个项目的门槛。因为市场上目前并不缺钱,而是缺好的项目,这也是现在的市场供需环境导致的。


Q:你最看重 Web3 哪些领域的机会,会偏好哪一种类型的创业者?


现阶段,我们会更侧重于基础设施和中间件,因为我们觉得底层的开发环境和基础建设还不够完善,所以很重视这一块。在应用层,我们看好更有新意的玩法、机制、设计。相比团队、赛道、产品这几个因素,我们更希望看到有创意的产品。其实在很多赛道都看到了许多同质化产品,我们认为它们大概率都是无法成功的。我们偏好一些有创新、赔率比较大的案子。


就团队而言,除了一些基础设施、比较 technical 的方向对团队本身的硬实力有一定的门槛和要求,此外对于一些协议层和应用层的东西,我们还是认为想法比团队本身的配置更重要,我们对团队的要求会相对弱一些,更着重去观察这些想法是否有创意。我们比较看好的一类创业者是,首先要高度关注行业,应该比我们在赛道里懂得更多,而不是泛泛而谈一些我本就已经知道的事情。我们更喜欢涉足到我们未知的领域的人才,我们认为他更关注这个行业,其心态不只是做做项目。相反,那种怀抱「拿着锤子找钉子」心态的创业者不是我们特别喜欢的类型,因为我觉得行业还足够早期,依然有机会做革命性创新,而非只是组织一批开发人员,去融资做产品。


我们希望创业者真的信仰这个行业,无论是寻找需求还是提出有意思的想法,他得是以做大事为目标的。


Q:这个行业最大的坑是什么?能不能给新进入 Web3 的创业者一些提示?


我认为当下一个明显的问题是,很多人信心满满,立志入行之后要大展宏图,却发现并没有用户,或者活跃用户其实很少,且这些用户还基本是以薅羊毛为主的——如果项目无法给一些激励,用户可能就会离开。我觉得这是行业的阶段性问题,它背后是有多重因素的,有行业基础设施不健全的原因,也有产品本身未满足用户刚需的原因。所以我前面才在分享里提到,创业者进来之后应该先沉淀一段时间,再去想我要做什么,明白什么能做,摸清行业现状,再去开始创业。我觉得行业最大的坑是,行业内的实际感受和行业外呈现的表象是不太一样的,不亲身实践其中无法知道。就好比过河,小河看似浅,但是过河时才发现水很深。这是对于创业者来说比较大的挑战。


Q:除了资金之外,你们能给创业者提供什么样的价值和帮助?


投资 Web3 的基金,其核心竞争力在于给被投资项目带来额外的价值。依我看,它分成业务和资源两方面。在业务上,首先,很多 Web3 的早期项目,特别需要业务和产品的支持,乃至深度参与、出谋划策。比如 Uniswap V3 的白皮书其实是 Uniswap 的团队和 Paradigm 研究团队一起发布的,所以头部基金其实都有自己的研究团队去深度参与项目,而这也是为项目创造价值的体现。我们一直在尝试去对 portfolio 在产品和方向方面提供更多的建议,和他们共享想法,他们有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找我们。有些项目在产品的开发阶段和转型的过程中,我们会非常密集地跟他们见面,甚至每周一次。


其他的帮助,我相信大部分投资人其实都会去做,比如说 token 的经济模型设计、资源上的对接、牵线其他的项目合作。但我认为更重要的还是在业务上提供支持,因为其实行业间的合作是很开放的,资源的对接其实相对容易。还有就是招人。我们帮 portfolio 招了一些人,我相信这也是大家都会做的事情。所以核心还是,我们希望去理解我们投资企业的产品方向,在方向上提供更多的见解和关注,去帮助他们在这条路上走得正确,去到更高的舞台和更广的市场。


原文链接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Web 3.0
栏目
有关Web 3.0, 你不得不知道的事